分析中共在上傳給GISAID的武漢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

作者:Diago

篇首聲明:本文對於路德先生在1/19/2020路安艾時評:為什麼財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認武漢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關聯性?中共和該病毒有什麼關係?該病毒是否已經進化具備人傳人大爆發可能性?為什麼中共要不斷隱瞞確診案例?提到中共給GISAID上傳的病毒基因序列的前兩次造假進行了追查,經詳細查證找到了第一次上傳的造假單位,對於第二次的造假,由於資料不足,無法進行準確定位,在此一併列明,希望在資料充實的情況下進行進一步的確認。

本次查證的線索來源於財新的最新一篇文章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 (2020年02月26日22:10來源於財新網 )這篇文章的頭緒非常亂,經過整理,現將該文中提到的上傳病毒基因序列的事件進行了匯總—— (筆者註:引號內容系根據該文章進行整理,不是全部引用原文,但所有事實均根據該文內容導出)

“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於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

第一例基因報告的來源:

2019 年12月15日,一名65歲的華南海鮮市場男性送貨員開始發燒;

2019 年12月24日,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樣本送到第三方檢測機構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進行NGS檢測;

2019 年12月27日,該實驗室組裝出了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同時也共享給了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並由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於1月11日上傳。

病人於2019年12月25日轉入武漢同濟醫院。

2020年1月29日《中華醫學雜誌(英文版)》發表的“鑑定一種能引發人類嚴重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一項描述性研究”一文即為本病例的化驗結果。

病人死亡;

第二例報告:

2019年12月27日,一名41歲的陳姓男子到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就診。 (12月22日在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看病,沒有好轉。)

2019年12月27日傍晚,患者的樣本送往了另一家從事NGS檢測的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

2019年12月30日,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將這位病人的送檢報告反饋給了醫生,檢測結果直接是“SARS coronavirus”(SARS冠狀病毒)。

第三例

2019年12月26日陳姓41歲海鮮市場個體經營者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以“發熱查因、肺部感染”住院,

2019年12月30日醫院對其進行支氣管鏡取樣,呼吸道灌洗液樣本中多留了一份放入冰箱在-80°C環境保存。 1月2日,武漢市疾控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員將樣本用乾冰、鐵盒和泡沫箱重重包裹,和其他動物標本一起,經鐵路快運送往上海。 1月3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振教授團隊收到樣本。

2020年1月5日凌晨,張永振研究團隊從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

其他:

2019年12月26日從武漢協和醫院收到一份基因測序委託的行業“龍頭老大”華大基因。

2019年12月29日,華大基因對該病例樣本完成的基因測序結果顯示,病毒與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達80%,但不是SARS,而是一種之前未有的冠狀病毒。

2019年12月30日,華大基因將測序結果口頭通報給武漢協和醫院,稱病原體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醫院向武漢市衛健委報告。

武漢當地醫院2019年12月至少送了超過30例疑難肺炎的病例樣本給華大基因委託測序。華大在其中一共發現了三例屬於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除了12月26日這一例,另外兩例分別收樣於12月29日和30日。

2019年12月31日,他們將三例類SARS的冠狀病毒混裝,即將三個病毒基因序列片段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混裝的全基因序列。 2020年1月1日,這份混裝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提供給了中國疾控中心,2020年1月3日,華大基因對三個樣本中的病毒都完成了全基因序列測序。華大方面並沒有對外公佈這三個樣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

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平台上共上傳有13條樣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除去日本、泰國的三條,剩下的10條全部由中國科研單位上傳。 ”

針對該文提到的上述事實,筆者對GISAID網的上傳基因進行了查證。查證網站是: Genomic epidemiology of SARS-CoV2 (Showing 87 of 119 genomes sampled between Dec 2019 and Feb 2020.)

並按照該數據的取樣時間進行了排序,發現了最早由中國上傳的三條記錄(筆者註查證內容見於附件《GISAID目錄》),在這三條記錄中第一條已經確認無疑,見於下邊分析:

編號402123的相關信息是——

Wuhan/IPBCAMS-WH-01/2019

Collection date 2019-12-24
Authors Ren et al
Age 65
Country China
Admin division Hubei
Host Human
Location Wuhan
Origina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Sex Male
Submit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GISAID EPI ISL 402123
Genbank accession MT019529

對於財新在文章中提到的第一個上傳病毒基因序列的小山狗,經筆者查詢該公眾號,在財新文中提到的該公眾號發布的《記錄一下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經歷》的文章已經刪除,為此筆者在網上查到了一篇轉載記錄一下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經歷 ,在該文中提到的GISAID上傳記錄如下圖:

編號為402123與上述編號查證結果吻合。 (為了防止這篇文章被404,筆者也同時將該文件做到附件《GISAID目錄》中。

對於第二例和第三例上傳的基因序列,取樣日期均為2019年12月26日,該兩份信息如下:

1 、編號406798的信息——

Wuhan/WH01/2019

Collection date 2019-12-26
Authors Chen et al
Age 44
Country China
Admin division Hubei
Host Human
Location Wuhan
Originating Lab 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
Sex Male
Submitting Lab BGI &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Shandong First Medical University & Shandong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
GISAID EPI ISL 406798

2、編號402125的信息

n-Hu-1/20193、

Collection date 2019-12-26
Authors Zhang et al
Country China
Admin division Hubei
Host Human
Location Wuhan
Submitting Lab 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CDC)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a CDC)
GISAID EPI ISL 402125
Genbank accession MN908947

為此參照財新文中提到的“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平台上共上傳有13條樣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除去日本、泰國的三條,剩下的10條全部由中國科研單位上傳。從樣本採集時間看,最早的是前述2019年12月24日採集並由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上傳的那一例。還有8個樣本是在12月30日採集的,分別為武漢市金銀潭醫院與湖北省疾控中心(1條)、金銀潭醫院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5條)、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2條)。此外,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還上傳了一條2020年1月1日完成採集樣本的基因序列。”,經比對《GISAID目錄》2019年12月26日取樣的結果有兩份,分別為上別提到的406798和402125,所謂2020年12月30日上傳的8份樣本,在《GISAID目錄》中查到了6條,編號分別為:403930、402132、402130、402121、402128、402127,這6份與2019年12月26日上傳2份,加在一起就湊成了財新所說得8份樣本,不知道財新為什麼要胡說八道,在日期上造假?

那麼可以推測在前文提到的402125和406798必然有一份是造了假的,經查406978病毒試驗的最初實驗室是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對應的中文就是中國人民總醫院(301醫院),上傳單位是BGI &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Shandong First Medical University & Shandong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在此不對中文名字進行一一對應;402125試樣沒有最初實驗室名稱,只有上傳實驗室名稱: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CDC)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a CDC)。其中402125的信息更為缺少,沒有提供試樣供體的年齡,也沒有原始實驗室的名稱,在此對402125高度存疑 。在此處又要提到財新,財新在文中提到的患者年齡是41歲,在GISAID網站查到的年齡為44歲,對此不知道是財新造了假還是病毒信息上傳者進行了篡改。

寫到這裡,發現路德先生節目中提到的三次上傳日期與查證的日期不一致,我想應該是路德先生口誤,於是對路德先生的節目進行了重聽, 1/19/2020路安艾時評:為什麼財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認武漢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關聯性?中共和該病毒有什麼關係?該病毒是否已經進化具備人傳人大爆發可能性?為什麼中共要不斷隱瞞確診案例? 00:30:14 “中共在2019年12月1號給WHO(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一個病毒序列,當時提交是錯誤的,在12月14日悄悄更改了,原來就是舟山蝙蝠,通過軟件對比一找就是舟山蝙蝠,但是他們是1月12號悄悄更改序列,1月12日改了一次,1月14日改了一次,改了兩次,因為這個病毒全世界別的沒有,中共自己要藏著掖著,之前先給大家一個錯誤的,讓大家找,找來找去,哦,又是一個非典,讓全世界蒙著眼睛去找,後來可能考慮到不知道什麼原因,有一些部分有良知的人,可能悄悄更改了(領導也不懂啊),哦!是1月12號,不是12月10號(筆者註:前邊的12月1號是口誤),是1月12號, 1月14號改完以後,我們的戰友馬上找到。,,,,原來就是舟山蝙蝠,並且現在大規模爆發的可能性很大,因為根據現在發展的速度來看,就像廣州SARS一樣,它才會引起很大的恐慌,按照BBC報導的1700例安例的話,接下來大面積爆發的可能性會很大很大!”

對於已經確認的第一份上傳信息造假,讓我們記住參與造假的單位,它們是——

Origina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原始實驗單位:中國醫學科學院和北京協和醫學院病原生物研究所

Submit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上傳實驗單位:中國醫學科學院和北京協和醫學院病原生物研究所

在查這個配圖的時候,我噗呲一下笑了,因為我看到了這張圖片——

(筆者註:李克強總理去中國醫學科學院和北京協和醫學院病原生物研究所考察)

您笑了嗎?可是對於財新的這篇獨家還有更多的疑點,不知道細心的讀者看出來沒有?請認真審閱財新的這篇獨家,並請大家盯住財新的每一篇報導,因為

魔鬼藏在細節裡(The devil is hidden in the details),讓我們一起緊緊盯住財新!

詳細內容參見附件《GISAID目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