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詆毀到蘋果的妥協 話語權迎來G世代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土星

編輯上傳 水星

321webmarketing.com

頗具影響力的英國第二大報章《每日郵報》美東時間5月17​​日令人驚訝地刊登了一名署名勞倫·弗倫(Lauren Fruen)的所謂調查報告,文章從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先生入手,全面詆毀郭文貴先生與其領導的爆料革命。 《每日郵報》的這篇文章所宣傳的所有觀點與新聞真實性相去甚遠,甚至是顛倒黑白,有些甚至與該報自己前不久的新聞觀點也相左,讓讀者大跌眼鏡。

《每日郵報》自戴“嚴肅”、“傳統”、“主流媒體”的光環和標籤。這篇《每日郵報》的文章標題是“研究發現,中國億萬富翁(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他的遊艇上被捕)‘是在假新聞網絡幕後的那個關鍵,該新聞網絡兜售有關疫苗,選舉和Q組織的謊言’。”

開篇聲稱引用了Graphika網站的所謂“科學分析”,並使用該報告的內容展開進一步論述。文中指出標題上的中國億萬富翁就是郭文貴先生,Graphika將郭文貴描述為運動的“關鍵”,並補充說:“他是領導者,似乎定義了目標和信息,並被定位為明智的領導者,應該受到讚賞和遵循。”

他們補充說:“郭文貴是眾多相互關聯的媒體實體網絡的核心,這些媒體實體散佈了在線虛假信息並推動了現實世界的騷擾活動。”“Graphika已經確定了與該網絡相關的數千個多數為真實的社交媒體帳戶,這些帳戶在包括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witter,Gab,Telegram,Parler和Discord等平台上均處於活動狀態。”

到這裡,大家都看到了Graphika認為“郭文貴是運動的關鍵”,這點沒錯,但他們是不知道還是沒有明白他們所稱的“運動“是什麼呢?是指”爆料革命“嗎?爆料革命是一群追求正義的人尤其是華人,因為要反共滅共自主跟隨郭先生而形成的一股越來越強大的正在改變世界的力量,他們在上述的社交平台上惺惺相惜又各自為戰,為香港反送中運動呼喊,為揭露中共內部體制腐敗而發聲,同樣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舞弊揭露真相而使勁敲鍵盤……

更重要的是,在所有主流媒體、世界衛生組織、各路醫療、製藥即各國政府都或替中共隱瞞或迫於中共淫威或因一己私利而不敢發聲,甚至全面打壓真相,萬馬齊喑的時刻,是爆料革命和閆麗夢博士勇敢地站出來,通過路德社在油管上首先發聲,導致數小時後中共在中共病毒(COVID-19)發源地武漢全面封城。是他們為了全人類的福祉和生命,完全不顧個人安危和前途,“一人戰一國”地一直奮鬥到現在。

當真相越來越被世界揭露和驗證的時刻,這個《每日郵報》和Graphika網站居然顛倒黑白地將郭先生和班農先生為代表所發布的關於疫情、疫苗和硫酸羥氯喹等的事實和真相打上“虛假信息”的標籤,他們的依據是什麼?這就是因為主流媒體的話語權吧?彷彿他們擁有了絕對真理一樣,但凡與他們所言、所允許放出來的聲音不一樣的就是“虛假信息”?

總統大選舞弊如果不存在,目前幾個搖擺州的選舉審計為什麼遭到那麼多人和勢力的忌憚和阻撓?號稱自由燈塔的美國還受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嗎?美國總統川普在他自己的國家都沒有地方發聲,臉書、油管、推特等等都關了他的賬號,禁了他的言,而那些公認的美國的敵人和恐怖分子的頭目的賬號可以繼續保留;中共不允許國人使用臉書、推特、油管,他們自己的喉舌和外交部發言人都可以擁有推特的賬號,甚至於中共可以安插制定推特審查規則的人,比方那個啥飛飛。

郭文貴先生三年多前就經歷了川普總統今天經歷的所有被社交平台禁言封號的過程,他幾年來一直被中共及其代理人故意誣衊和官司纏訴,去年在船上的班農先生也親身經歷了被逮捕的過程,就像今年5月初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先生被FBI搜查公寓一樣,他當時在推特上說,FBI早在2019年就得到他的所有云數據,這次來搜查完全是非法的,僅僅為了製造一個令人難堪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

對反對中共對抗中共的人和組織中共無一不打壓,慣用的作法就是搞臭你的名聲,以莫須有的罪名打擊當事者的自信,背後再想辦法切斷你的經濟來源。這當中最好用的就是他們可控的媒體。

這次Graphika在據說採集了大量數據的前提下,片面且狹隘地定義了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對推翻獨裁中共所做出的種種努力。沒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先下定義稱爆料革命媒體的發聲是“虛假信息”,並將毫不相干的Q組織的行為與爆料革命建立連接。明顯可見來自中共宣傳的手法和中共打擊異己的做派。

中共國內的宣傳機器即使沒有事實依據也可以塑造一個“不可懷疑的專家”,然後利用媒體放大錯誤的觀點。他們就是這樣塑造了“共和國勳章”獲得者鐘南山,利用他的觀點在疫情肆虐之時販賣“蓮花清瘟”,這件事最後連身處中共國的老百姓都看不下去了,進而迫使中共官方媒體闢謠。在海外,同樣一輪輪用漫畫、五毛水軍等等醜化攻擊閆博士的網絡打擊一年多來始終沒有斷過;郝海東,曾經聞名天下的足球先生在中共的媒體上社交平台上已經完全消失,海外則反復出現他的假視頻來混淆視聽。

在理解了Graphika的報告在事實基礎上的片面之後,我們會很容易識別《每日郵報》如何利用擁有的新聞話語權,放大報告中的真正虛假信息。

首先文章放大了報告中對爆料革命所傳播真相的詆毀,重點認定所有真相​​都是“虛假信息”,甚至包括“中共病毒是中共製造的生物武器”這一觀點,而這一觀點在《每日郵報》自身4月25日的新聞報導中剛得到部分支持(新聞)。

文章還反復強調文貴先生所擁有的財富,以及班農先生曾經受到的100萬美金諮詢費用。對讀者製造財富差距的落差和疏離感之後,文章熟練地暗示郭先生或許財務來源不當,“郭文貴在得知自己因賄賂、欺詐、洗錢和強姦被通緝後,於2014年逃往美國,他堅決否認這些指控。他曾公開談及幫助建立GNEWS。”這一狡猾的手段,徵召利用了讀者的“正義”。

這手法是中共慣用的伎倆,多年以前他們使用相同的套路分別鼓動農民和工人仇視相對富裕的地主階層和民族資本家,開展“運動”搶奪私人財富。就在現在,中共也還在利用這一手法挑動有色人種的“種族歧視”情結,開展針對西方民主國家白種人的“滅白行動”。

如果你足夠警覺,你會發現這篇文章比同樣題材刊登在《華盛頓郵報》的文章用心更為險惡,我們看到了中共的影子。當然如此深入的報導,也完全暴露了中國共產黨對郭文貴先生以及爆料革命的深度恐懼,並對植根於事實和真相的新聞力量展現的無奈與反撲。

從這裡我們又一次清楚地看到,壟斷話語權的媒體如同使用了棱鏡,呈現給讀者一個真相被扭曲被掩蓋的世界。在這個新聞中我們看到新聞機構只是使用了很小的力量和技巧,就使得文章與事實完全不同,而讀者還沉浸在光怪陸離之中,如同眼前旋轉的棱鏡,扭曲了視野。當媒體的話語權集中到少數人手中,作為第四種力量的輿論監督很容易腐蝕墮落。

看看今天(5月18日)《紐約時報》這篇《審查、監控與利潤:為做生意,蘋果向中共政府妥協》一文,蘋果這樣一個行業的巨無霸,一家美國公司,在巨大的利益和中共的脅迫下一再妥協,作出了犧牲用戶的權益的事情不算,還主動配合中共政府大搞自我審查,既違背它的承諾,又違反了美國的法規,更背叛了他們時時標榜並被主流媒體舉高高的價值觀。

恰好文中也提到了郭文貴的應用軟件如何被蘋果下架、如何打壓,蘋果的員工甚至因此被蘋果公司辭退等等,說的應用軟件就是《每日郵報》文中貶低的G-TV。可見堅持“唯真不破“,講真話的環境有多難得,生存多艱難。

郭先生正是遭遇了主流媒體、社交平台和高科技公司如蘋果等的連續打壓持續迫害後,才全面思考所謂主流媒體和社交平台是如何壟斷話語權的現實,而如何突破他們的壟斷,讓我們普通讀者能享受對真實事件的知情權就顯得尤為緊迫;另一個更高層次的也更必要,就是讓所有人都可以成為媒體的一份子,一起監督權力和慾望,保護自由法治下個人的權利。由此,才誕生出在此新聞中反復被詆毀的GNEWS和G-TV兩個平台,另外的蓋特正在路上。

真的像郭先生在GTV直播和蓋特里說的,如果沒有GTV、GNEWS,今天的世界會怎樣?媒體墮落至此的西方世界還是自由的民主的法治的國嗎?

GNEWS和G-TV兩個平台為打破“話語權”壟斷已經做出了有意義的嘗試,最終大家會發現它們其實是劃時代的革命。很快,在這個平台上每一個用戶都可以自由發出觀點和聲音,每一個普通人都可以成為歷史的記錄人和情報的供應者,拿起自己的手機就可以錄下最真實的圖像和聲音,發上G-TV、GNEWS就可以成為監督政府、高官的一支無法阻擋無法收買的力量。所有的都晾曬在太陽之下,才能讓醜惡、陰毒無處躲藏、無處滋生。

郭先生說這幾個G成為了撬動地球的那個“點”。今天的所謂主流媒體們,到那時你們會在哪裡?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