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二)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封面、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回顧: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村民李福已經弄清楚了,村長牛二在村後修建的汽車修理廠沒有合法手續,是違建、是違法。當時的李福想法很單純,國家和政府對違法的行為一定會管的,雖然他還分不清國家和政府的區別,還不知道這個政黨的腐敗和邪惡。

李福騎著電動車來到鎮里。鎮政府距離李莊不遠,大約幾公裡的路程。鎮政府的房子不高,5層樓的樣子,但是占地面積確很大,前面一個偌大的院子,被圍牆圍了起來,門口有保全在執勤,四面空曠無人,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為人民服務”的“公僕”們都集中在裡面。表明瞭來意,門口保全告訴李福要到信訪辦。

說是信訪辦,其實就是一間辦公室,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獨自坐在那裡吸煙。李福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禿頂男問道:你有書面材料嗎?你有什麼證據嗎?李福回答:沒有。李福接著說:修理廠的地原來就是耕地,每年都種麥子,這是事實,難道不是證據嗎?禿頂男咧嘴笑了,說道:好吧,我們會將你反映的問題向上匯報,你回家等著吧。

這一等就是半年,期間李福又去了兩次,都被禿頂男敷衍了事。這個時候,李福才明白被騙了,鎮里根本沒有所謂的向上匯報。李福於是來到了縣城,找到了信訪辦。

這次李福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準備了書面材料。然後是一通忙活,登記、詢問、上交材料、簽字等等,再然後就是回家繼續等待,這一等又是一個月。李福估摸著是不是又泡湯了。

但是有一件事堅定了李福的信心,在從縣城回來後的一周時,村裡的一位好友給他帶了話,告訴他不要繼續上訪了,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李福知道一定是牛二讓他說的,更重要的是縣里肯定通知了鎮里,鎮里肯定通知了牛二。李福知道,牛二在鎮里還是有相當的關系,一位徐姓副鎮長就是牛二的朋友,沒少接受牛二的好處。既然你牛二在鎮里有關系,在縣里也可能有關系,那麼我就去市裡、去北京,就不信你都有關系。

李福的想法只對了一半,牛二在市裡在北京真的不一定有關系,但是不一定不能拉上關系,關鍵是看你付出的代價是否足夠。中共國的一個普遍規律就是官越大越值錢,官越大胃口越大,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就像曾經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一次索要5000萬美元。別說牛二一次拿不出這麼多錢,就是拿的出也不會拿,因為他覺得不值,對付一個李福牛二不會付出這麼高昂的代價。

李福來到了市裡,市裡果然不一樣。烈日下的信訪辦的外面已經有了幾十人,有男有女,形形色色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臉上的愁雲和焦慮。李福排隊等待,很久很久才輪到自己,然後是登記、交材料,然後李福被打發了回去。

沒有多久,有人找上門了,是鎮政府的工作人員。首先表示鎮里領導的重視,一定會解決問題,最後說:有問題直接找鎮里,鎮里會解決;不要再上訪,否則後果自己承擔。這哪裡是解決問題,分明是要解決李福。被威脅的李福沒有屈服,幾天后又進城了,這次他直接來到了市紀委。把事情的原委和縣、鎮政府的不作為一並進行了反映。

沒過多久,李福的家裡來了幾個不速之客。一個高大的光頭漢子,後面跟著四五個同樣的光頭,胳膊上刺著毒蛇猛獸,一臉的凶神惡煞。來的人叫大山,當地的黑社會頭子。看來牛二真的有些急眼了,否則他也不會請大山出面,其實牛二在當村長之前也是個小混混,打打殺殺偷雞摸狗的事熟手到擒來,一般的人和事他自己就可以擺平。這次讓大山出面就想徹底將李福制服,斷了他上訪的念頭。

“姐夫……”大山見到李福後竟然稱之為姐夫。原來,大山的一個表姐正是李福的媳婦。大山雖然幾年沒有見面,但是表姐還是認識的。這樣,牛二利用大山打擊李福的計劃落空。看到了牛二的不擇手段,更加堅定了李福決心,不告倒牛二絕不罷休。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