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瘟疫把武漢變成了人間煉獄

作者:品行

瘟疫肆虐全球,特別是武漢人在這次災難中受到的傷害,死亡恐懼是相當相當大的,有的是一家人一家都被瘟疫殺死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聽郭先生的爆料,一個六歲的小孩用餅乾維持著生命陪伴著死去幾天的爺爺,這是什麼樣的世道啊,中共高層你們能看到你們做的孽有多深嗎。這孩子在遭遇這種無助恐懼飢餓之中,他才六歲,幸好家裡還有餅乾吃,如果沒有任何吃的會是什麼樣呢?

前幾天讀武漢導演常凱遺言也是讓人痛哭不已,好友說:“常凱畢業於武漢大學,高大帥氣,為人隨和,很紳士,有品位。常凱本來在酒店預訂了年夜飯,後來武漢出台政令,酒店年夜飯取消。常凱便親自掌勺,給家人做了一頓大餐。常凱是一個孝子。

他寫道:三十兒晚上,一家人歡聚一堂,溫馨熱鬧。誰知第二天,噩夢開始。

大年初一,常凱父親開始發燒,咳嗽,呼吸困難。常凱聯繫了多家醫院,但都被告知“沒有床位”。一家人多方求助,還是一床難求。

極度失望之下,只好讓老人留在家裡自救。期間社區曾找醫生上門問診,但父親病情危重,回天乏術,1月27日,大年初三,老人離世。

常凱母親當時也已經感染,2月4日被收治進武昌醫院,只是在多重打擊之下,身心疲憊,免疫力極差,於2月8日離世。

2月4日,常凱也出現了不適症狀。母親去世第二天,他住進了醫院。短短5天后,可怕的病魔帶走了他。

“除夕之夜,遵從政令,撤單豪華酒店年夜宴。自己勉為其難將就掌勺,雙親高堂及內人歡聚一堂,其樂融融。殊不知,噩夢降臨,大年初一,老爺子發燒咳嗽,呼吸困難,送至多家醫院就治,均告無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還是一床難求。失望至極,回家自救,床前盡孝,寥寥數日,回天乏術,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擊之下,慈母身心疲憊,免疫力盡失,亦遭烈性感染,隨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奄奄氣息之中,廣告親朋好友及遠在英倫吾兒:

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一家被這邪惡生化瘟疫吞噬而亡,遠在英國的孩子如何承受這天大的痛苦呢。

還有一位武漢同胞在自己治好回家後發現全集都已死去,自己無法面對,苟且在人世間,在樓頂用繩子掛住了脖子,追隨家人去了。

昨天六歲孩子這一幕讓人痛之外之後,網絡上有一位大媽的視頻讓人更是無語,超越恐懼,在視頻中她說:”親眼看到人活著就給打包好,用了幾次裹起送去火化,之前有一個小女孩就說她的爸爸,在病的後期,她永手去摸爸爸的小腿還是熱的,她的父親眼角流下淚來,媽媽也感染了站在旁邊哭,她覺得爸爸還想和她說什麼呢,只是可能已說不出話來了她喊醫生,醫生聽到她說的話,大為驚駭她,並把她呵斥出去。

一件件一樁樁無不記錄者中共的邪惡和這個被紅魔附體的政府。為什麼武漢會變成人間的煉獄呢,武漢病毒研究所因武漢肺炎一直陷在輿論的風暴眼中,其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一直是輿論焦點。有爆料稱,舒紅兵背後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而上海幫間接掌控中共的軍工生物武器地盤。

更有人認為這是毫無道德底線的中共江澤民集團為攪亂時局,想「翻盤」,而搞出的「病毒洩露事件」,也就是中共一直宣揚的「超限戰」。

也有報導說常凱的父母都是武漢同濟醫院的教授。這裡不多說什麼。死者為大。入土為安,一家人都走了,留下了一個孤單的孩子。還有什麼比這慘痛的。無話可說。

這是江澤民、王岐山和武漢那些參與的高官等江家血債幫對人類犯下的滔天大罪,生化瘟疫和活摘器官都從武漢出發,他們高層的權鬥也好,掩蓋罪惡也好,他們的惡把武漢推到了人間煉獄。也在世界蔓延。

我知道在這個世間有的人牽扯到的人太多,涉及到的生命太多……不管他以前錯過了多少次機會,但如果他最後終於做對了選擇,那也有利於更多的生命能做出正確選擇,走出絕境。就像《生命的選擇題》中講的那個故事:七十多年前的二戰中那個寒冷的夜晚,艾森豪威爾威爾將軍在事關生死的選擇題中,做出了正確選擇,不僅救了他自己,也救了跟隨他的所有人。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