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時訊2021.05.16:廠家警告:這些產品現在可能變得更加昂貴

《德意志時訊》發表的譯文和報道不代表我們認同原文作者的觀點,僅供讀者了解德國媒體的走向及德國社會狀況

購物變得昂貴:制造商和專家對小麥、糖和其他食品的價格上漲做出警告。現在,消費者在結賬時也能感受到這一點,即使是肉類產品。

當看著超市的貨架時,許多顧客可能很快會感到驚訝。加工類食品,如面包、蛋糕、餅幹、玉米片甚至現成的比薩餅可能很快就會更貴。因為在過去幾個月裏,小麥、油菜籽、玉米和糖等基本產品的價格不斷上漲。

冷凍食品家庭服務機構埃斯曼的新聞發言人帕特裏克·肖威在回答詢問時說:”一些供應商已經與我們接觸,並提醒我們,由於原材料價格升高,他們將不得不提高采購價格。”

這並不奇怪,因為價格漲幅巨大:根據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的數據,小麥的價格在過去一年中增長了45%,4月份的價格與八年前的價格一樣。雖然一噸小麥在2020年5月仍然是185歐元,但在2021年4月底已經是251歐元。

糖的價格上漲得更高,在一年內增加了77%。大豆的價格是一年前的兩倍,玉米買家要比2020年5月多支付113%。

德國商業銀行的商品分析師說:”近幾個月來,生產端價格上漲了很多,因為他們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中間產品。生產者現在將試圖把少部分差價轉嫁給消費者。”

這一點也得到了行業本身的證實。德國食品和飲料工業聯合會副總經理彼得·費勒在接受采訪時說:”可以預見,在某些領域將會漲價。如果消費者保護者沒有在第一時間誇大事實,而是也表示理解,那就好了。”

另一方面,來自埃斯曼的帕特裏克·肖威認為暫時不會漲價,他說:”我們已經對2021年進行了規劃,可以排除對終端消費者漲價的可能性。”同時,他補充到:”不過,未來幾年的情況如何,當然取決於原材料的價格發展。”

埃斯曼是少數幾個至少在談論原材料通貨膨脹的公司之一。許多其他大公司不願意公開評論此事。他們擔心會嚇退顧客或大型連鎖超市。例如,餅幹制造商巴爾森不願意提供關於可能的價格發展的任何信息,而糖果制造商費列羅則完全沒有回答詢問。

然而,在沈默不語的情況下,一些主要制造商非常清楚目前的情況正在引發緊張。一位德國大型食品制造商在接受采訪時說:”這樣的價格上漲總會引起我們的關註。”

即使是大公司在定價方面也不太自由:”貿易商對我們生產商施加了巨大的壓力。”這主要是指大型連鎖超市,如Rewe、Edeka、Lidl和Aldi,它們一再被批評在談判中利用其市場力量來獲取最佳條件。

德國食品和飲料工業聯合會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費勒要求:”食品行業和貿易商之間的價格談判往往是艱難和密集的。但它們必須是公平的,使制造商能夠生存,並提供規劃保障。”

事實是,超市貨架上爭奪我們註意力的很大一部分產品都直接或間接地依賴於農產品價格。從面粉、植物油、面包、餅幹或蛋糕到即食比薩。如果價格長期保持在這個高位,一定會有後果。一位著名的生產商說:”生產商、貿易商或消費者中,有人將不得不承擔更高的成本,或是三者共同承擔。”

而這不僅可能影響經典的小麥和糖制品或玉米罐頭。高昂的農產品價格甚至可能很快推高肉類的成本。

因為小麥和大豆也是受歡迎的飼料,這也繼續推動了價格上漲,商品專家溫伯格解釋說:”中共國在這裏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是因為繁榮程度的提高也導致了營養狀況的變化,並使中東地區的進口配額越來越高。”中共國的大豆進口需求占80%,對玉米的需求也同樣高。”

崛起的中產階級希望在飲食中獲得更多的肉類,而畜牧業需要越來越多的大豆、玉米和小麥。據專家溫伯格說,雖然直到最近幾年,中共國甚至還能出口過剩的小麥,但現在他們的這種原材料依賴進口,推動了價格上漲。美元疲軟也使得去年的采購對進口商來說特別便宜,他們的訂單可能比美元強勢時更多。

但是,不僅是中共國的日益繁榮推動了玉米和小麥達到近十年來的最高價格水平,CCP病毒危機也發揮了作用。許多投資者不僅將資金投資於股票或房地產,以保護其免受中央銀行寬松貨幣政策造成的通貨膨脹的影響。根據溫伯格的說法,原材料成為一種流行的投資。

在德國,首先是大工業商感受到了影響。他們的利潤率正在下降,賺的錢也越來越少。然而,貨架上的面包貴幾分錢,也不會導致有人要挨餓。

溫伯格說:但在其他國家,糧食價格與小麥或玉米等的投入成本聯系的更緊密。這意味著商品價格上漲也加劇了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國家的饑餓問題。”在這裏,公民有時會把收入的三分之一花在食品上,而通貨膨脹有時會達到兩位數。”

這可能會產生全球性的後果:在2012/2013年,當小麥價格最後一次達到與今年類似的高度時,饑餓迫使許多人走上街頭。當時的後果之一是”阿拉伯之春”。

溫伯格覺得目前還沒有這種危險。他說:”自那時起,工資也大幅上漲,所以這些國家的負擔與2012年和2013年不可同日而語。”然而,在政治不穩定和CCP病毒的背景下,基本食品價格的持續上漲可能會成為一種催化劑,從而引發新的抗議。

樂施會發展組織的瑪麗塔•威格薩爾補充說,目前小麥庫存比2012/2013年高得多,因此情況還不像八年前那樣緊張。

她還認為商品價格的上漲與投資者和投機者有關。威格薩爾說:”金融投機者在玩弄糧食,以賺取利潤。他們在小麥期貨交易中的份額自3月初以來一直在上升。”她指出,像雀巢公司這樣的大食品公司可以利用期貨來對沖價格上漲,而另一方面,窮人只能挨餓。

商品分析師溫伯格駁斥了這種批評:”我們目前看到的是3%的通貨膨脹。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比目前討論得很多的財富稅還要高。”溫伯格認為,如果投資者用商品投資來對沖這種價值損失,反而是那些實行寬松貨幣政策的中央銀行應該承擔責任。

評論:在這裏建議大家不論在哪裏都做些必要的物資準備。目前的原材料價格加上媒體放風,食品漲價一點已經確定無疑。但我們更應該擔心的是如果情況更糟,出現必要物資或食品短缺的情況。
目前就歐洲情況來看,歐盟各國都在解封過程中,封鎖一年多的時間,大家急於放飛自我出門度假,而且媒體還一直渲染疫苗的功效,這樣更會讓已經接種疫苗的人放松警惕,這樣不止是對自己造成很大的感染風險,同時也會加大對他人的感染幾率。一旦之後因此出現再一波的感染高峰,很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各行業都會出現生產力下降的情況。各國政府又已經進行了貨幣超發。同時,在心理上也會給大家以沈重的一擊,揭示出最後的救命稻草——疫苗也是個騙局。最終很可能如郭先生所說,對社會穩定和個人心理都會造成嚴重的次生災害打擊。
同時,在報道中也清楚的寫出了中共國對糧食進口的依賴程度之強,希望國內的各位戰友也盡快有所準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