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文件披露 “6年前,中國(中共)就用Corona之類的生物武器爲第三次世界大戰做準備”

翻譯:LL
編輯:嫣嫣123

首爾新聞 Now News

美國國務院文件披露 “6年前,中國(中共)就用Corona之類的生物武器爲第三次世界大戰做準備,美國調查機構獲得的文件顯示,過去六年來,中國科學家一直在爲第三次世界大戰做準備,以使用包括冠狀病毒在內的遺傳生物武器進行戰鬥。英國日報Daily Mail等外國媒體於8日(以下稱當地時間)進行了此類新聞的播報。

據報道,美國國務院發佈的爆炸性報告稱,這些生物武器將是贏得戰爭的關鍵,同時還擁有使用這些武器的理想條件以及對敵人醫療系統的詳細影響。

中國(中共)政府早在2015年就已經考慮到冠狀病毒的軍事潛力的最新證據引起了人們對COVID-19病因的新關注,一些官員懷疑 COVID-19可能是從中共的一個實驗室泄漏的。

該文件詳細地發表在澳大利亞日報《澳大利亞人》上,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科學家和衛生官員編寫的,研究瞭如何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操縱疾病來製造武器。結果,英國政府高級官員對習近平主席的意圖表示了極大的關注,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中國政府(中共)對其科研機構的活動缺乏監管。

該文件的作者認爲,與分別被稱爲化學戰爭和核戰爭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不同,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一場生物戰爭。研究人員還引用了研究結果,暗示投放在日本的兩枚原子彈使得日本被迫投降,稱生物武器將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勝利的關鍵武器。

該文件還描述了使用生物武器造成最大損害的理想條件。科學家說,強烈的陽光會破壞病原體,而雨或雪會影響氣溶膠顆粒,因此不應在晴天或中午進行這些攻擊。相反,據說氣霧劑可以在夜晚,黎明,日落或風向穩定的多雲天氣中流向目標區域。

同時,該文件還指出,這種襲擊可以導致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人激增,從而破壞敵人的醫療系統。

另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是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關於中國(中共)“特徵獲取”的研究。在這項研究中,病毒學家正在創造更具傳染性和致命性的新病毒。

英國衆議院外交關係特別委員會主席湯姆·圖根達特(Tom Tugendart)說:“這份文件引起了某些顧問對中共黨內領導人的野心的極大關注。無論多麼嚴格地控制,這些武器都是非常危險的。”

化學武器專家德布勒頓·戈登·哈米什(Debreton Gordon Hamish)表示:“中共已阻止了任何可能進行此類試驗的科研機構的監管和打壓措施。”

澳大利亞記者莎莉·馬克森(Shari Markson)於7日在新書(武漢真正發生了什麼)中首次揭示了該文件的存在。

這份題爲“人類新病毒作爲遺傳生物武器的新物種”的文件說:“隨着不同科學領域的進步,生物產品的輸送已取得了巨大進步。”例如,新發現的抗冷凍能力的,乾燥的微生物,人們能夠在攻擊過程中存儲生物製劑並對其進行霧化。”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所長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也對未來冠狀病毒的生物學研究可能會被武器化表示擔憂。

“研究能力沒有明顯的區別。 “研究能力是積極使用還是防禦使用,這不是科學家做出的決定。” 他解釋說:“如果你們正在建立表層技能來保護您的部隊免受生物攻擊,那麼你們將同時使你們的士兵能夠主動使用這種武器。”

同時,情報機構懷疑,Corona 19可能是武漢研究所泄漏的結果。但是,據說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是故意泄漏的。

中共 #生物武器 #準備第三次世界大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