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衝突是憲政民主與暴政體系的衝突

撰稿:Microkevin

最近巴以衝突加劇,雙方展開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戰鬥方式,哈馬斯完全是以流氓的方式,藏在居民區以無辜居民做掩護毫無底線的無差別發射數千枚廉價的火箭彈,意圖傷害以色列無辜人民,而以色列完全是以高科技的方式反擊,不僅攔截了絕大多數的火箭彈,用高科技手段精准打擊哈馬斯的高級領袖,並且在打擊目標之前都以各種方式通知附近的無辜群眾趕緊撤離。

圖片來自網路

目前哈馬斯高級官員以及被14連殺,其中有一個很經典的瞬間就是坐在車後座的目標被切成了屍塊而開車的司機只是輕傷。這就是民主,法治,自由,憲政體制下才能擁有的高科技力量。在一個自由的平等的法治的國家裏,每一公民都能夠充分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有充分的思想和言論的自由,才能有各種突破傳統和打破常規的創意,才能有各種科技研發上質的飛躍。

而反觀各個流氓暴政國家都是一個尿性,高壓統治,強化洗腦,把人民當奴隸,不斷的榨取剩餘價值,各種馭民五術,如有反抗將其殺之或者使其精神崩潰自我毀滅。而遇到外部挑戰和危險就把人民群眾當炮灰和盾牌。毫無底線的躲在婦老人,婦女甚至是兒童的身後,拿他們當人質,還美其名曰為民族復興而戰。

因為對人民思想和精神的鉗制和自身的驕奢淫逸,暴政體系的科技發展絕對是一片空白。於是流氓暴政體系都會拿著榨取老百姓的錢去對著各國科學家和政要搞BGY和搶騙偷。數十年的現實已經證明,這種搶騙偷和BGY搞出來的科技完全都是些落後的和不入流的科技,想靠這些技術彎道超車是不可能的。

在一個小小地域卻又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政治體制,而兩種政治體制不同造成了兩邊人民生活水準天差地別,兩邊的人民都知道生活水準的差距不是信仰不同造成的,而是兩種不同的政治體系造成的。而暴政者一定看那些人民幸福和諧的民主國家各種不順眼,總想滅之而後快。

所以,任何相鄰地域有兩種截然相反的政治體系的,肯定會衝突不斷。因此,我認為巴以衝突有他的必然原因,巴以衝突一旦開始,結局就是註定的。戰爭的什麼時候開始是流氓暴政國家決定的,但戰爭的結束一定是掌握高科技的民主憲政國家決定的。

即使各種思想和言論的鉗制和各種無底線的洗腦教育也不可能將人性的正義和善良的天性壓制,任何只要是人受到了不公的對待都會有反抗之心,最終都會集結成一股力量來推翻壓迫他的暴政。因此,任何流氓暴政體系的結局都是註定的————那就是必將毀滅。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審稿&編輯:五餅二魚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