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直播經典回顧】2017年6月3日文貴報平安直播

我不會與國家爲敵,也不會與習主席爲敵,更不會與我們的民族爲敵,何來的招安呢?招安用在我身上是多麽險惡地別有用心,善良正義的推友們,我救我的員工難道不對嗎?我一不圖官位,二不求名聲,三不求利益,何來的招安呢?任何一個會思考、有基本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我爲此付出的代價豈是招安能了結的呢?
——郭文貴
要點一:文貴先生對“八九六四”的感想

我的八弟在“八九六四”時還不到18歲就被黑警打死了,當時醫院拒絕給予治療,雖然不是爲“六四”而死,但是改變了我的命運,這是一個什麽樣的社會和體制,讓警察多年來如此的囂張。1989年的4月,我從北京到黑龍江途徑遼甯、沈陽返回北京,然後跨河北回到河南,在我的車上有當時文化大革命的哈爾濱造反派的頭領、文革主任,還有當年哈爾濱很有名的幾個老領導,後來他們到了北京紅旗村炮兵部大院,跟很多軍隊領導在一起,提前聽到了這些老革命對這件事情的判斷。最近幾天多個老領導勸告我不要在“六四”這天談太多關于“八九六四”的事情。從1989年至今28年過去了,我跟很多朋友聊起「六四」時,都會問:“你在‘八九六四’時都做了什麽?從那一天到現在又做了什麽?”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中華兒女都不應該忘記!更重要的是不應該用這些英雄們的鮮血來成就個人的名聲,獲得自己今天的名望,所謂的紀念是對英雄們的不尊重,也會令他們失望,甚至有些人評價“六四”本身就是對“六四”的一種侮辱,它不需要評價,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評價,這些“六四”的英雄們爲整個國家付出沈重的代價,我們需要的是行動和傳承,這就是我對“六四”的所有感想。

要點二:文貴先生絕不會被招安
6月1日我直播以後,有極少數推友說我可能被招安了,說這話的絕大多數是五毛。在“六四”的前夕我一再說現在五毛和七毛在某省幾個點接受了專業培訓來對付我。五毛們已經改變戰略,從過去的直接侮罵變成與我相向而行,先贊美後懷疑再打擊,穿上馬甲先誇獎一番,然後舉出似是而非的證據給我們善良、真誠的推友們以達到混淆視聽的目的。最近一兩個月,李衛東說服並煽動章立凡等大V挑釁我。潘石屹、胡舒立都到美國起訴了,這在一個月以前,我就說過了,他們就是要在美國和海外給我制造一系列的法律麻煩,造謠、汙蔑、毀名聲,斷掉我的資金鏈、朋友圈。我不會與國家爲敵,也不會與習主席爲敵,更不會與我們的民族爲敵,何來的招安呢?招安用在我身上是多麽險惡地別有用心,善良正義的推友們,我救我的員工難道不對嗎?我一不圖官位,二不求名聲,三不求利益,何來的招安呢?任何一個會思考、有基本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我爲此付出的代價豈是招安能了結的呢?

要點三:文貴先生對自己未來的四種判斷
昨晚我與幾個非常尊敬的朋友共進晚餐,持續了七、八個小時,最後讓他們評價一下我的結果和未來會怎樣?他們每個人都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基本上跟我的想法是不同的,我的結果非常清楚:第一,被暗殺或明殺;第二,被抓,被誰抓不得而知;第三,僥幸銷聲匿迹;第四,一直堅持 “郭七條”走下去,直到有一定的效果,全部達到不可能。在這四條之前要保命、保財、報仇。保命已經說了,保財就是在任何情況下他們不能拿走我的錢,報仇是永遠不可能放棄的。盜國賊有機會一定會把我滅掉,這是永遠的威脅。 “郭七條”——我反對“以黑反貪,以警反貪,以貪反貪”,我相信以習主席爲核心的黨中央一定會聽進去,也相信會有所改變,前提是我“不反習主席,不反國家,不反民族”,我從第一期《明鏡》的節目就是這麽講的,我反對就是那幾個人,不是隨著時間調整的,一切都在我計劃之中。

要點四:任何事情都要先自救不能寄希望于別人,否則比盜國賊還可怕
前天晚上一被抓的正部級領導的孩子找到我說他現在在某國,手裏有現常委、政治局委員的海外賬號和私生子信息,特別是在洛杉矶人工授精試管嬰兒的資料,還有一些視頻資料。我問既然他爸承認有腐敗,雖然有冤枉也有被政治打擊的原因,爲什麽幾年來都不出聲呢?他說他害怕但想替父報仇。很抱歉,這個資料我不能要,也不想用,因爲我不會成爲任何政治鬥爭者的工具,他這不是報仇,是讓我成爲他的工具,這違反了我做事的原則和道德。我們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不能依靠別人,如果所有人都保持沈默,都寄希望于別人爲自己做事,這比盜國賊的腐敗還可怕。我拿著我全家、全部員工的生命、自由和未來,拿著年邁父母的身體健康與生死,拿著千億財富,以及隨時面對死亡威脅來爆料,任何懷疑我追求“郭七條”的決心和勇氣的都是別有用心。

要點五:盜國賊不能代表國家,文貴先生更不是叛國
兩天前跟一位老領導通電話,我問:“我揭發這些盜國賊的腐敗是不是等于叛國?”他說:不是。“我過去揭發的那麽多事情、提供的證據,可以印成兩本書了,在中國反腐曆史上有過沒有?”他說:沒有。我揭發的這些人,他們是不是代表了國家?他們是國家公務員,但他們的行爲不代表國家,那麽何來讓我們維護國家利益呢?我現在的所作所爲就是在維護國家利益,怎麽就成反國家、叛國了呢?!現在很多推友被五毛誤導,說我不是英雄是混蛋,我再次聲明:我既不想當英雄,也肯定不是混蛋。不管我是什麽人,與我揭發的盜國賊們是否盜國,是否“以黑反貪、以警反貪”,是否是犯罪沒關系!他們擁有百套的房産沒關系!與他們偷盜兩三萬億資産沒關系!

要點六:文貴先生希望中國能像美國一樣形成兩黨給中國人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法治
昨天下午與美國司法部門開會,告知目前中國派來的殺手超乎想象,並建議我最近一周不能去中央公園,北京正在用無法想象的招數來對付我。我不想摻乎推翻共産黨、一個人改變國家這些事,我只想實現“郭七條”,必須擁有民主和自由,相對的空間和條件做爲配套,才能實現“郭七條”。中國不能亂,誰讓中國亂就是中國的罪人。共産黨如果能承認過去諸如“六四”天安門事件並徹底解決問題,像美國那樣分成兩派形成兩黨,一定能給社會帶來幸福安祥、公平公正、民主自由和法治!

要點七:文貴先生談評價他的唯一標准
我的推特已達2900萬的轉播量,在國內絕對超過6億次流傳,已經顛覆了所有當初不看好我的那些人的想象,不是我多厲害,也不是我有神人高助,這是天意,是人民對真相的需要。遠在伊春的三十多年前的老友對我的直播進行了點評,讓我激動萬分,他的家人在公安隊伍,已經將查封我的視頻作爲首要任務。當今人類最大的文明就是信息科技、信息文明,共産黨還在逆流搞信息屏蔽。盜國賊們在海外有私生子女、有房産,有巨額資産,害怕傳到國內去,他們綁架了國家,以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名義建成網絡長城——防火牆!給我三年時間推動“郭七條”,我會爲此不惜代價、不顧生命,這是評價我的唯一標准。

致謝:
聽寫校對:東京櫻花團 心悟明一
要點原文:紐約香草山農場 shangshang
要點原文校對:巴塞喜悅農場 Awen
要點編輯:紐約香草山農場 Dolores
要點編輯校對:紐約香草山農場 GForever(文紫)
發布整理:休斯頓星光農場 文順
發布:東京櫻花團 二丫

視頻鏈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N7yzyYPa6Q&list=PLpq6bGgCev7dcWmnUOAK7rBsKAtcDF-dj&index=17 (時長45分鍾)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