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反入侵,區域封鎖”的方式確保其在西方世界的話語權

中國共產黨正在實施反介入戰略,以防止外國思想滲透到其國內。

最近,這個黨國已經開始了下一階段的思想反攻。中共公然違背《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宣言》所體現的普世價值,不僅如此,中共政府還企圖將自己的理念強加給聯合國,將“發展權”置於其他各項權利之上,以“一帶一路”倡議與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互相配合,旨在為現有國際秩序奠定基礎。削弱人權的絕對優先地位,以宣傳手段反對言論自由、宗教自由、貿易自由、和平集會自由、獲取信息自由或選擇政府自由。

中共正試圖通過宣傳攻勢實現其對軍事領域的操控。對北京來說,對政治輿論的操控甚至比軍事行動更重要。中共的軍事現代化已經發展幾十年了,但它有影響力的行動最近才開始受到關注。原因很簡單,決策者通過可以指出對手日益增強的軍事能力,強調對國家安全構成的潛在危險,提高公眾的意識,將選民團結起來請他們提供足夠的手段來應對挑戰。相比之下,宣傳的潛在破壞性影響是很難做出評估的。

中共的“A2/AD戰略”最早出現於20年前,當時的名稱是“一致對外的戰略反攻”。它的目的是防止或限制對手的部隊部署到某一戰區,並限制他們在那裡的行動自由。面對逼近中國領土的敵人,中國人民解放軍採取“從先、從深、從重”的戰略,盡可能遠離大陸,不僅瞄準戰區的敵軍,還瞄准其指揮、控制和後勤基礎設施。

這樣的戰略框架也同樣可以解釋中國精英看待全球宣傳戰的態度。在他們看來,敵對勢力不是對中國領土安全造成威脅的武裝部隊,而是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個人權利、經濟自由主義、自由媒體,這些被中共認定為致命的“危險”的自由民主理念。中共認為西方推廣的自由民主是在打意識形態戰。

在爭奪影響力的戰鬥中,權力的差異與其說是技術上的,不如說是“話語權”的失衡。在中國不斷發展的戰略詞彙中,這個術語指的是不僅能夠表達有吸引力的想法,而且能夠被傾聽,能夠影響他人的看法,並最終塑造國際對話的能力。北京方面認為,西方利用其在這一領域的實力主導了國際體系和世界秩序。語言不僅僅是用來促進交流和討論的交流工具;它們傳達的概念、理想和價值觀是國際架構賴以建立的準則的基礎,從而決定了世界秩序的運作方式。總之:誰統治了文字,誰就統治了世界。在中國共產黨看來,西方的話語權是一種時刻存在的威脅,遙遙無期的軍事入侵更迫在眉睫。

針對西方在冷戰後的“話語攻勢”,中共領導層建立了一個逐級防禦體系,從保護國內周邊開始,逐步向外擴展。它首先試圖阻止或限制自由民主價值觀和理想在其領土內的流入:在中國的網絡空間建立一個巨大的防火牆,加強黨對國內媒體和信息流通的控制。中共還加強了國內宣傳和“愛國主義教育”,從第一道防線就掐斷了對國民思想的“毒害”。

最近,中共還加強了對海外華人社區的控制。中國共產黨認為海外華人是中華民族的“兒女”,無論他們住在哪裡。控制的工具包括,肉身接受中國大使館官員監測和定期強制檢查,建立華僑聯誼會和學生協會,加強對海外中文媒體的監測,審查和控制,加強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上的信息傳播。所有這些活動的目的都是限制被黨所認定的顛覆性思想的擴大和傳播。

當中共抵禦外國勢力滲透其國內言論空間的同時,又瞄準了海外華人群體。以所謂“適當傳播中國的聲音”,影響外國對中國崛起的看法,讓他們認為中國的崛起不具威脅性的方式。他們常用的宣傳語言是:“和平已經融入我們中國人的血液,是我們DNA的一部分”,中國“永遠不會尋求霸權”。

反擊的形式還包括對那些可能威脅到黨國核心利益的人進行報復。比如暫停NBA在華的比賽,對支持香港街頭運動的人進行經濟打擊等。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白夜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