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內404】爲什麼美帝官員從來不訪貧問苦?

(以下內容由發佈者個人引用自互聯網,以供讀者自行品讀思考,其中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意見。)

作者/發表時間:佚名 / 2020年04月20日

不管是表演也好,演砸了也罷,訪貧問苦總不是一件壞事。但有個問題值得我們思考,爲什麼美國總統和官員不抓住這麼好親民機會,也到貧困家庭中去秀一把呢?

美國官員沒有訪貧問苦的習慣,重大節日,上至總統,下至市長,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美國當然有窮人,特別是新冠肆虐的這一年,很多人生活困難。那爲什麼,號稱燈塔的美國,各級官員不在感恩節、聖誕節去給困難羣衆送溫暖呢?

先說“政治正確”的標準答案,那就是美國的各級政務官員,都是通過虛僞的民主程序上來的, 只會騙取選票,並不是真心實意爲人民服務的。

標準答案之外呢,我們還可以做一點實證分析,看看他山之石,有否可以攻玉的成色。美國的大小官員不去訪貧問苦有制度和文化方面的原因。

一、窮人窮得有尊嚴

雖然都是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但美國不同於北歐,不是典型的福利社會。話雖如此,美國各級政府對窮人還是很照顧的。某種程度上,窮人有時比中產階級還要生活輕鬆一些。歷來的大選,社會救濟和福利政策都是兩黨的攻防焦點之一。總體上,社會救濟的法制化、普適化和常態化,是基本的操作。

法制化的基礎是設置貧困線。2020年美國的貧困線是,65歲以下單身的年收入 12760 美元,四口之家年收入 26200 美元。按照這個標準,大約有13% 的美國人生活在貧困線之下,也就是窮人,有資格享受各種救濟。近年來,用於窮人救濟的福利開支大體維持在政府預算的10%左右,有六、七千億美元的規模,與國防預算/軍費不相上下。

據統計,僅美國聯邦政府各個部門所管轄的社會福利項目就多達 126 種。如果分門別類的話,可以從醫療、食品、住房和子女教育幾個方面來歸納。

先說醫療。

美國窮人享受的最大社會福利項目是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俗稱白卡。這是由聯邦和州政府共同資助的項目,目的是為收入和資源有限的人所提供的醫療費用協助,主要是為無醫療保險的窮人家庭提供醫療保險。2011年,政府在醫療補助上開支超過2000 億美元,受惠人數達到4890 萬人。此外,還有專門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兒童醫保項目,有約800 萬兒童獲益。

再說食品。

民以食為天,哪裡都一樣。美國窮人享受的第二大福利項目是食品券和營養補充計劃。年收入低於貧困線130%的,即可申請領取。每年政府投入的資金都是數百億美元,為超過4000萬窮人解決溫飽問題。美國食物便宜,四口之家,每月幾百美元,魚肉蛋奶都齊活兒了。如果孩子上中小學,學校的早餐和午餐對窮人孩子是全免費的。還有一條渠道,就是有很多的“食品庫”,直接給窮人免費提供麵包、牛奶、肉製品、雞蛋、水果、蔬菜、甜點等。

三說住房。

美國聯邦政府依法對窮人提供住房補貼,即住房法案第8條。基本的要求是:低收入家庭,通常低於當地的中位數,自己用收入的30% 來租房,不夠的部分由政府出。比如,如果夫妻倆有三個孩子,需要住三臥室房屋,市場租金是2500 美元,而你們的月收入只有2000 美元;這樣,你就只需付600 美元,剩下的1900 美元租金就由政府支付。此外,還有窮人買房的低息住房貸款等。

最後說子女教育。

美國義務教育為13年,即幼兒園1年,中小學12 年。不管是買房子還是租房子,不問身份(哪怕是非法移民或臨時訪問學者),根據學區,就近入學,公立學校完全免費。

孩子5周歲才上幼兒園。在這之前,孩子可送托兒所,月費各地不同,少的數百,多的上千。各州政府提供不同的補助方法,資助貧困父母支付託費。美國大學是要付學費的,而且很貴,即使公立大學每年也要1萬美元以上。這對窮人來說,還是一大筆錢。美國有個“聯邦政府助學金免費申請”資助計劃,每年提供數百億資金,支持數百萬人上大學。貧困線以下的家庭,能拿到最高助學金。低收入的家庭,也能拿到部分助學金。此外,還有獎學金、勤工儉學、貸款等其他資助方式。比如,來自困難家庭的優秀學生,去讀頂級私立名校的,學校不但全免學雜費,甚至還提供免費的宿舍和伙食。

除此之外,低收入家庭還有所得稅的退稅等優惠。如果65歲以後沒有退休金,每月可以向聯邦政府領取700到800美金不等的養老金,醫療免費;如果銀行存款不高於2000美金,可以申請老人公寓,月房費大約為200多美金。像受新冠疫情影響,很多人生活困難,政府就發陽光普照獎(年收入在10 萬美元以下的家庭)。最近拜登政府又在推行第二輪1.9萬億美元的紓困計劃,還是著眼於實質性地幫助困難家庭。

二、只有公僕,沒有父母官

美國是個以宗教信仰為底色的民本社會。政務官員都是選舉產生,官民之間沒有涇渭分明的界限,這種公僕與選民的關係,決定了官員沒有居高臨下的社會地位和心理優勢。官員的權力範圍和行使權力的方式,都由法律規定,他們的“空間”有限,一般老百姓也不把官員太當回事。於是,公僕慰問主人,不僅邏輯上有點奇怪,老百姓更沒有蓬蓽生輝感恩戴德的意識。

另外,美國以新教立國,人人只對上帝負責,慰問慈善事業習慣由教會牽頭,官員摻和沒有慣例。相反,如果轄區出現窮人得不到照顧,官員首當其衝會被問責,民眾、媒體、議會和司法機關絕不含糊。這樣,就算你年年去慰問困難戶,也是沒有意義的。

三、訪貧問苦會遭大麻煩

在美國,各級官員如果在重大節日都去慰問個別困難戶,不僅存在必要性問題,甚至還可能遇到大麻煩。

一是公平性。美國是法治社會,講究公平,而個別慰問本質上是特殊對待。在法律沒有規定,什麼人在節日應該被官員特殊對待給予饋贈的情況下,官員們憑什麼去選擇慰問對象?為什麼去了張家,不去李家?去了黑人家庭,不去亞裔家庭?有沒有搞族群歧視?是不是拿納稅人的錢為個人作秀撈資本?為什麼只是節日慰問,平時干嘛了?各種質疑和批評,可能讓官員吃力不討好。

二是錢從哪裡來?這是個現實的問題。訪貧問苦歸根結底還是一個字:錢。美國各級政府的財政預算都很透明而細緻,一般預算中並沒有官員慰問經費的專項列支,各級官員的工資都不高,也不可能自己掏腰包,政府更沒有小金庫。多數情況下,美國的官員公款請一頓大餐都不可能,更不要說去大張旗鼓慰問送禮了。

三是官員不夠用。美國的政權結構是聯邦-州-縣-市四級,市有大有小,比如,加州洛杉磯縣的洛杉磯市就有四百萬人,而有的市可能只有一兩萬人,甚至幾千人。官員就到市這一級,下面再沒有類似中國的鄉鎮村或者街道、社區居委會這樣的基層組織。市級官員的職數很少,比如,加州橙縣的爾灣市28 萬人,只有一個市長、四個市政委員和幾個局長等。在沒有基層架構的情況下,要他們去社區慰問,哪怕是蜻蜓點水,也是力不從心的。

四是隱私和尊嚴。美國非常重視個人和家庭隱私。一方面,居民的收入情況是保密的,除了稅務機關和救助機關,其他人並不清楚,市長也未必知道哪個社區的哪些人是窮人;另一方面,私人住宅,非請莫入,哪怕是官員,也不例外,不然,不僅僅是不受歡迎,甚至會有危險。

公職人員為了選舉,是有登門拜票的情況,但也僅僅是站在門口,敲敲門,說兩句話。更重要的是,同一個社區,誰窮誰富,並非一目了然,互相也不打聽。如果官員大陣仗上門訪貧問苦,等於向社區表明,這家是窮人,曝光了隱私,可能令主人難堪。事實上,美國以前是給窮人發食品券,到超市換購各種食物的。後來就因為食品券容易暴露窮人身份,購物時帶來一些自尊上的困擾,有些州就改發現金,或者現金與食品券相結合了。這個思路與國人說的“善行無轍跡”其實是一致的。

從根本上說美國窮人窮得有尊嚴。美國官員是公僕,人民是主人,官員感恩人民給予他們服務的機會。美國老百姓的家可不是菜園門,“風可進,雨可進,國王不能進”。


新聞線索/採集:Peter wong
編輯/校對:Peter wong
排版發布:牆內心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