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如果再回到從前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這幾天的世界真熱鬧,一場場小旋風正在中東聚集,漸成氣候,看來一場大風暴是無法避免了。

話說三天前,哈馬斯突然開掛般地用一千多枚火箭彈對以色列的鐵穹防禦系統進行了無死角的檢測。當發現對方這個系統工程果然不是吹牛吹出來的,想收手已經來不及了。

以色列被惹翻了,事情就開始變得不好辦了。接二連三精準的 14 連殺,讓人類過足了眼癮。這次,連哈馬斯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主席兼中央軍委主席也在其中。不知道沒了最高指揮官親自部署,哈馬斯這個組織後面會怎麽收場。他們是否預留了能活著撐起這個局面的小組長,這是個問題。

Man, 60, critically wounded as rocket hits 7-story building in Ashkelon |  The Times of Israel
圖片來源:timesofisreal.com

原本綁架平民威脅文明社會的戲碼被小刀片導彈輕松破解,這世界的戰爭格局變成了「冤有頭債有主」版本,那些獨裁者強奸民意的勾當再也玩兒不下去了。於是,哈馬斯找中間人斡旋,希望停火。以色列當然不吃這一套,據悉已經正式拒絕了哈馬斯提出的停火提議,並表示出以牙還牙的決心。地空部隊開始對接了。

「地獄火」導彈這個善解人意的小調皮,從戰術上最大限度地實現了孫子兵法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因為,一旦它選擇戰鬥,那就是「戰而取惡人之首」,一點懸念都沒有。

如果時間能回到三天前,哈馬斯會不會重新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不要再做這些欠揍的勾當。這種把火箭彈發射車開到居民區的惡魔,不知道跟誰學的拿老百姓當肉盾這一套。真是寡廉鮮恥!

而那些想用同樣法子的獨裁者以及正在作死的路上狂奔的野心家,是不是先摸摸自己發涼的後脖頸子,如果不夠硬,或者沒有第二顆備用腦袋,幹脆就引咎下臺吧,也算為世界各國的國防預算做點積極貢獻。否則,哈馬斯就是前車之鑒,被人打到滿地找牙的時候再想停火,恐怕是來不及了。因為什麽時候結束,他們說了不算。

遙想去年川普總統主政之時,哈馬斯的確消停了一些,可沒想到那只是「稍安勿躁」。美國總統換屆了,他們立刻撕下面具,露出流氓嘴臉,一如既往地開始了找削的歷程。

不知道川普總統對現在的亂局作何感想,他煞費苦心營造的中東和平被輕而易舉地摧毀了。

如果可以回到從前,回到大選投票之前,他會不會防微杜漸,早早做好防範?亦或用雷霆手段維護美國憲法的尊嚴和選民的權利?會不會自信滿滿地任由那些厲鬼軍團跑出來投票?會不會在那些千鈞一發的節點上做出完全不同的選擇?

如今,想呵護的法律被吊打,想用一人之委屈換一國之平穩過渡,結果如何?婦人之仁坑人不淺!

墻裏開花墻外香,英女王前天公開宣布:英國的選民在投票時必須出示帶有照片的身份證明。女王威武啊、睿智啊!隔壁的教訓太深刻,女王不會讓這樣荒謬的事情在自己的國土上重演。

盡管大家對美國大選的結果都諱莫如深,但是大選過程中那些穿幫的鏡頭卻被一一記錄在案,成了人類歷史上的汙點,也成了民主發展路程中的一個必將被記住的重大事件。

人類把權力關進籠子的努力艱苦卓絕一直沒有終止,因為權力沒有一刻停止過掙紮。這個怪獸依附在獨裁體制上,只要有一點不慎,就會溜出來禍害人類,英女王這次為人類的民主政治能持續下去,帶了個好頭。

拋開那些宏大敘事,我們看看與自己的生存息息相關的事情。成都 49 中學那個風華正茂的少年撒手人寰。的確,撒手人寰這個詞,用在翩翩少年身上,太殘忍。一周之前,他還在人間憧憬著無限可能的未來。可是現在,不明不白地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他用生命留給我們一個大大的問號,以及他的母親痛徹心扉的領悟:「沒想到那些在電視上看到的監控失靈的事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當下的中國,還有多少人有反思的能力?能對別人的悲劇感同身受?如果時間可以退回到一周前,當時遭遇不幸的是林唯麟的同班同學,林媽媽會不會選擇站出來為別人的孩子發聲?其實答案不言自明,因為現在那些家長們的表現就在那裏。

他們或迫於壓力、或由於其他所謂的名正言順的原因,選擇了沈默。似乎每一次這樣的事情發生後,大家都有理由覺得自己可以沈默,都有理由繼續歲月靜好。在許多人眼裏,因為關心別人而惹上麻煩,劃不來。似乎每個人都可以活在「幸好是他不是我」的僥幸之中,靠撞大運渾渾噩噩到老。

一周前的林媽媽何嘗不是如此?正如她自己所言:「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會落到自己頭上」。近年來,中共國發生在孩子身上的悲劇層出不窮,情節之惡劣一次次考驗著人們的承受能力。

那些不幸被悲劇砸中的家長們,他們的未來在哪裏?他們的希望在哪裏?曾經他們沒有為別人遭受的苦難發聲,今天,如果依然沒有人為林媽媽的遭遇發聲,那麽明天,當中共的鐵拳砸向你的時候,誰能為你發聲?

圍觀49中墜亡案成都公民謝俊彪拍照被抓| 成都四十九中| 學生墜亡| 圍觀拍照| 大紀元
圖片來源於網路

疫情以來,我們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一次次的不懈努力,一次次冒險把中共作惡的真相傳遞給墻內的同胞。我們傳遞的一個個真相對中共來說就是一枚枚地獄火導彈,把他們的假醜惡扒個精光,把他們篡政 70 多年以來對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編織的謊言一個個揭開。

現在,民智已開,許多人只是囿於環境風險在裝睡,其實心裏什麽都清楚。在新中國聯邦的吶喊下,「追求真相」已經成為剛需,那些靠輿情維穩的招數顯得幼稚不堪,就像哈馬斯綁架肉票一樣遭人恨。

沒有真相的維穩就是耍流氓!同胞們,選擇發聲吧,因為誰也無法保證自己是不是下一個林媽媽。替正義發聲、追尋真相是我們維護自己權利的必須,是我們的責任,這不是在對誰施恩,而是在維護我們賴以生存的那一點可憐的空間。

今天,中共的病毒依然肆虐,我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曾經構想著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也被無限期擱置。以後的歲月充滿著不確定性,中共這個絕命毒師不會乖乖交出解藥的,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

退一步說,就算中共滅了,疫情結束了,我們也回不到從前了。人類的身體會被按照病毒分級,染病康復的、打過疫苗的和沒打過疫苗沒染過病的,會毫無顧忌地出現在同一個交通工具上嗎?我們還敢任性地闖蕩江湖嗎?

疫情以來,你有多久沒有豪放地碼上一摞狐朋狗友酩酊一場了?而今,狗友或許仍在,大片大片的草坪上只有狗狗在無憂狂奔招徠心儀的同類,狗友們星星點點地按照社交距離排列著,有一搭無一搭地聊著天。狐朋們卻已經好久不見了,因為人類表達感情的方式變成了「如果你還在乎我,就請不要來看我」。

荒唐吧?是誰讓我們人類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我們該不該向罪魁禍首討回我們曾經無拘無束的自由行走的自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一夢四甲子 中西兩重天 
【文雍漫談】中共治下的母親 沒有節 只有劫
【文雍漫談】死了都要罰 
【文雍漫談】是什麽讓他們對孩子舉起了屠刀 
【文雍漫談】如果不是清華女生 她們的舞姿會被熱議嗎
【文雍漫談】各位讀者 你們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嗎
【文雍漫談】絕命毒師的面具還能戴多久
【文雍漫談】讓主義的歸主義 生意的歸生意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