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共國的疫苗鬧劇

撰稿:柏熙

圖片選自澳喜農場文宣

近兩個月,中共國在全國範圍內宣傳打疫苗運動,以修改歌詞“我們一起打疫苗,一起苗苗苗苗苗”的鬧劇開場。中共采用兩套行政管理班子來“貫徹”疫苗註射進程。第一套班子是中共采用各地方政府從省市級向下,貫穿到城市小區以及鄉村;第二套班子是中共利用公務員體制以及各級國企官僚期冀升官發財的心理,為他們安排的“行政任務”。

在這裏,筆者認為有必要對第二套班子即中共利用公務員體制和各級國企官僚心理設計的打疫苗責任體系進行基本的說明和討論。首先,各級官僚均期冀在中共國這個絞肉機體制內步步高升,中共則完全利用他們的心理,事實上中共希望做到所有體制內的公務員以及國企的員工們100%施打疫苗,但中共高層不能采用強制性命令的手段。關於這一點,筆者認為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中共國隱瞞國內疫情、做出一個將疫情已經完全控制好的假象,那麽在這個假象的基礎之上,任何有一點點頭腦的中共國人民都會想到:如果疫情已經完全控制住了,為何還要強制註射中共國疫苗呢?當然,這種自相矛盾對於中共國內一部分思想的人民來說,已經司空見慣了,中共國每天都在使用各種各樣的謊言,不斷的欺騙人民或者用新的謊言掩蓋舊的謊言。然而,即使如此,在中共國內鋪天蓋地的輿論宣傳之下,中共國的高層依然希望將體制內公務員和國企員工打疫苗的責任推給各級官僚,尤其是基層官員。於是,中共國並沒有采用自上而下強制打疫苗的“紅頭文件”手段,而是直接以打疫苗做為官僚的“業績標準”來層層下放。於是,在中共國內曾經反復上演的鬧劇再一次出現了:中共國中央在“陽”面並沒有公開發出任何打疫苗的命令,只是讓各級官員統計“自願”接種疫苗的人數;而收到“陰”命令各級官員,則直接統計了下屬的人數,在絕大多數的公務員、事業單位和國企中,他們都沒有詢問下屬實際是否想要接種疫苗的意願,而是直接“統計”了活生生的下屬人數。

是的,中共國各級官僚並沒有按照“陽”文件所說,對自願接種疫苗的下屬進行統計,而是直接計算了下屬人數。這使得在中共國體制內工作的公務員以及國企員工們,大多感受到惶恐。自“強制接種”事件出現後,各級基層人員都沈默不語,他們既知道接種疫苗對自己可能帶來不可逆的傷害、又不敢反抗各級命令讓自己失去飯碗。這種矛盾在近兩個月內,反復的出現。他們也許期盼著疫苗的接種可能會延期,或者改為個人自願行為。但是,隨著城市街道、小區、鄉村疫苗接種的進展,在某些城市比如上海,甚至出現了各級官員為了攬功,接種疫苗發雞蛋、發油、發禮物獎品、發現金,甚至有街道將最高疫苗獎金提升至400元。於是,中共國坊間開始出現兩種傳聞,第一種:既然疫苗這麽好,為什麽還要給我們送錢打疫苗呢?第二種:如果不接種疫苗,會不會影響下一步的乘車船、以及進出人員密集場所的行為。但很快第二種傳言被中共國否認,於是,對中共國來說最尷尬的一幕出現了,無論是小區街道還是鄉村,接種疫苗的人並不多。大多是城內小區附近的小商小販接種,因為他們遭到了中共國一部分官僚的威脅,如果不接種疫苗會導致自己在生存上的損失,他們害怕失去自己和全家賴以生存的飯碗,於是他們不得不去接種。尤其是在相對的發達城市,例如上海、廣州等地,接種中共國疫苗的比例遠低於落後城市。

因此,相對較為熟悉中共國這個反人類的遊戲規則的體制內的公務員和國企基層們,他們焦慮不安、度日如年。終於等到了4月中旬,中共國突然放棄了第二套班子,對於體制和國企人員進行“統計接種”的方法,而完全像城市街道系統一樣,采用自願接種疫苗。很快,更為尷尬的一幕出現了,中共國的上層顯然低估了中共體制內人員對中共只會用毫無邏輯的謊言堆積認知的了解,各地國企接種疫苗均不順利,大多國企的下轄公司接種疫苗的比例不到2成,甚至有的國企疫苗推進緩慢,導致被街道和小區搶了人頭,某些國企接種率極低,連1成都不足。

而整個中共國內接種疫苗的鬧劇,僅僅是中共國社會各行業亂象的縮影而已。在近兩年內,中共國固然利用人造病毒的陰謀打擊了文明世界的經濟、下降了各文明國家的社會安定程度,並實現了某種操控他國競選的目的,但中共國經濟下滑、人心離散、謊言漏洞太過虛空的問題,變得愈加嚴峻。中共國的人民已經在這種苦難中生活了70年,並且這種苦難仍在繼續。越是人民危難困苦之時,越能看出不同人的本心與人格,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疾風知勁草”等等,誠然如是。筆者也曾經親眼目睹,有極少數的基層辦事人員可以在這種環境下,保證自身存貨的前提下,為苦難之人民解決切身問題。但更多的是目睹在中共國這種反人類的邪惡體制下,官僚體制如何欺詐人民、草菅人命。所幸的是,筆者終於看到了這一天,疫情就像是一個照妖鏡,疫苗就像是民意測驗器,看起來中共國互聯網上都是自幹五、小粉紅,口號震天響,但在生活中,筆者所聞乃是中共國馬上要失去民心了,事實上,已經幾乎沒有人願意主動相信中共國的疫苗了,他們或由於升官發財的欲望、他們或迫於生存和工作壓力、或迫於社會人脈和家庭關系,總之,在中共國內,真正願意主動接種疫苗的人非常之少。並且民間真實所見,很多接種疫苗的人,都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身體反應,死亡率也比中共國人民想象的要高。對於人民來說,最可怕的是因疫苗反應而入院或死亡的人,均被診斷為其他病癥,醫院絕口不提因為疫苗!中共國最擅長的數據造假,已經開始漸漸發酵,始終會有深入人心的那一天。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審核: Runaway 編輯:MG1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