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續三)

作者:舒平風| 校對:X-Wing飛得更高| 審核:寧缺| Page:青山

在《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參考文獻1)、《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續)》(參考文獻2)和《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續二)》(參考文獻3),該文作者基於天使閆麗夢博士和美國原軍情大校Lawrence Sellin博士所揭露的有關中共病毒的真相等,列舉了替中共研發中共病毒這一超限生物武器的三十一名首要魔鬼們。

本文追加了九名喪盡天良的魔鬼們,他們必將一個個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其中有:

致病細菌學研究尤其是開發鼠疫生物武器的元兇楊瑞馥少將

研發埃博拉病毒和SARS冠狀病毒等的大毒王童貽剛少將

軍方派到美國和香港學習/研究/偷盜有關病毒的先進科學技術的“軍代表” 陳志偉

連結從美國提供冠狀病毒研發技術和倡導中共病毒來自於自然的“欺世賊” 李放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蝙蝠女”石正麗之間橋樑和紐帶的鄔開朗

連結從海外輸送冠狀病毒研發技術和為中共洗地的“蝙蝠男” 王林發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蝙蝠女”石正麗之間的橋樑和紐帶的周鵬

中共病毒生物武器研發的生物納米專家李峰

用翼手目動物(蝙蝠)和囓齒目動物(鼠類)病毒等研發人制人類新發傳染病的直接參與者吳志強

中共病毒檢測技術的研發大佬/可能的中共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的導師危宏平

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蝙蝠女”石正麗的左膀右臂崔傑。

簡介如下:

楊瑞馥:

圖片來自百度

“楊瑞馥,1985年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醫學系,1988年獲軍事醫學科學院醫學博士學位,2002年獲軍事醫學科學院理學博士學位。現任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微生物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國家生物醫學分析中心分析微生物實驗室主任。2004年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資助,2005年獲得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2009年擔任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長期從事致病菌微進化與致病先後承擔了國家973計劃,863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重大傳染病重大重大專項,軍隊科技攻關計劃等數十項一項,獲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獲中國發明專利1項,實用新型專利4項,發表SCI學術論文100餘篇,轉化影響因子超過300,轉化H因子22,單篇最高影響因子為53.5。2002年獲勝總後勤部“科技銀星”稱號,2004年享受軍隊人才一類津貼;主編《細菌名稱英解漢譯詞典》,《細菌名稱雙解及分類詞典》,《生物威脅與核查》 》,《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微生物法醫學》等6部專著。國家衛生部疾病防控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衛生部突發事件衛生應急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國家衛生部食品安全委員會委員,中國微生物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微生物學會分析微生物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北京微生物學會理事,中國生態學會微生物生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等職。並擔任《微生物學學報》,《解放軍醫學雜誌》,《解放軍預防醫學雜誌》,《生物技術通訊》,《軍事醫學院院刊》等學術期刊的編委。” (摘自百度)

楊瑞馥2002-2008年開展的課題為:鼠疫耶爾森氏菌篩查技術、致病機制和疫苗的研究(2006AA02Z438)2006.12-2008.12;細菌(含支原體)2005.10-2009.10;鼠疫疫苗的相關基礎研究2004.12 -2008.12;微納生物醫學傳感器及超敏感探測相關基礎研究2007.12-2012.12;細菌性食源性疾病溯源與預警技術研究2006.12-2008.12;鼠疫耶爾森氏菌基礎數據庫的研究2003.12-2007.12;現場監測鼠疫的免疫檢測技術研究2006.12-2007.12;鼠疫菌致病相關基因和疫苗基礎的研究、鼠疫菌耶爾森氏菌(以下簡稱鼠疫菌)基因組和比較基因組學的研究2002.12-2005.12。另外,楊瑞馥主編的《防生物危害醫學》(軍事醫學科學出版社、2008年03月01日)第二章介紹了生物戰的歷史回顧與發展趨勢,第四章介紹了生物威脅的歷史,其他章節分別敘述了生物戰和生物恐怖襲擊的影響、偵查、檢驗、污染的消除、物理和免疫防護等方面的內容。教材最後附錄介紹了生物武器所致疾病的特點、診斷和治療。防生物危害醫學是針對生物戰、生物恐怖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偵查、檢驗、消除、防護和治療的醫學研究。

楊瑞馥少將是致病細菌學研究尤其是開發鼠疫生物武器的元兇。

童貽剛:

圖片來自北京化工大學童貽剛課題組

Bioinformatics雜誌編委,Virologica Sinica雜誌編委,Journal of Bioterrorism and Biodefence雜誌編委等。北京化工大學以童貽剛教授課題組為主體成立了生物安全技術研究中心,擁有較為先進、配套齊全的病毒學、免疫學和分子生物學研究用中大型儀器設備,如共聚焦顯微鏡和超速離心機,以及大型高性能計算機、MiSeq 測序儀、iSeq測序儀等。北京化工大學分析測試中心的透射和掃描電鏡、冷凍超薄切片機、質譜儀等可供分析測試,將在項目的研究中發揮強大的硬件和軟件平台的支撐作用。2020年團隊,對現已上市的兩千多種藥物進行篩選,發現多種抗新冠病毒活性的藥物。2019年童貽剛教授牽頭申報了生物安全學科,現已入選北京高校高精尖學科建設名單。童貽剛教授長期從事病原體高通量檢測鑑定以及重大傳染病疫情處置工作,長期參與歷次國家和軍隊重大傳染病疫情處置,獲得相關領域的肯定。先後在Nature、PNAS、柳葉刀傳染病、Journal of Virology、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等刊物發表中英文論文200餘篇,其中SCI論文130餘篇。” (摘自北京化工大學童貽剛課題組)

童貽剛是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教授,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分子生物學、生物信息學研究室主任,主要從事生物安全、病毒學、微生物學、基因組學、生物信息學、高通量測序、超級耐藥細菌、噬菌體學研究。他是中(共)國傳染病重大專項及合成生物學重點研發專項首席專家,中(共)國援非抗擊埃博拉醫療隊隊長/首席科學家。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CTV)細菌與古菌病毒(噬菌體)分會委員。以第一作者和通訊作者在Nature雜誌主刊發表研究論文兩篇,其中一篇於2015年創建了噬菌體基因組末端識別的生物信息學方法;建立了一種新的基因克隆技術——“基因組DNA剪接”技術,可以不通過mRNA直接從基因組DNA中克隆多外顯子基因的全長cDNA序列;建立了一種簡便的基因定點突變技術(DREAM技術);另一篇於2018年對致死性天鵝急性腹瀉綜合徵的病因進行了探討,主張這種跨物種傳播的瘟疫是由一種來源於蝙蝠的冠狀病毒引起的,並且通過空氣傳播,在4個農場造成了24693頭豬的死亡,而且這次的病毒在DNA序列上與SARS冠狀病毒高度相似。

童貽剛少將是研發埃博拉病毒和SARS冠狀病毒等的大毒王。

陳志偉(此陳志偉非港大公共衛生實驗室科學副教授陳志偉、Dr. Michael Chan):

圖片來自香港大學

“陳志偉於1985年畢業於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原西北農業大學)獸醫系,先後在軍事醫學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和美國洛克菲勒大學艾倫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從事科學研究。分別於1993和1996年獲得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碩士學位和紐約大學醫學院博士學位(Ph.D.)。在1996年到2002年期間,在艾倫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完成了博士後研究。2007年回國創建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艾滋病研究所,並首任所長,現為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終身教授。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教授兼愛滋病研究所所長陳志偉等在香港開展並完成了一項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 2;或稱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急性期感染(即感染後三週內)過程中人體免疫反應的研究。經研究17名急性感染病人和24名康復病人,並比對未有患病人士的臨床樣本後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急性感染削弱了具有重要免疫功能的樹突狀細胞和T細胞,使病毒能逃避宿主的先天性及適應性免疫防禦系統,以致病毒能更有效傳播及加重病情。研究成果已於國際著名期刊《免疫》(Immunity)上發表。該項研究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急性感染能顯著減少多種免疫細胞的數量,包括T細胞、自然殺傷細胞、單核細胞以及樹突狀細胞。此外,樹突狀細胞的功能亦被破壞,重症病人中傳統樹突細胞(cDC)和漿狀樹突細胞(pDC)之間的比例顯著上調。在病人出現症狀的首三週內,除了出現淋巴細胞減少症外,儘管中和抗體快速並大量產生,然而病毒受體結合區域(RBD)和核殼蛋白(NP)特異性T細胞免疫反應出現明顯滯後。而這種特異性T細胞免疫反應,更多的是輔助性T細胞(CD4)而非殺傷性T細胞(CD8)。此研究表明,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急性期,功能受損的樹突狀細胞,加上時序顛倒的強抗體、弱CD8 T細胞免疫反應,可能是導致急性2019冠狀病毒病的重要病理機制。” (摘自香港大學)

陳志偉於1985年畢業後服務於軍事醫學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接著被中共派到美國留學,為打造生化武器,進行超限戰學習有關病毒的先進科學技術。隨後回港大創辦艾滋病研究所,不得不令人懷疑他是被中共軍方指派到美國進行“技術盜竊”的關鍵人員,沒有直接回大陸,而是利用港大這個渠道,繼續指導“技術盜竊”,同時保留與中共軍方的密切聯繫。在躲過西方核查的情況下,作為“軍代表”定期驗收項目,意味著中共已經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偷竊美國技術、化整為零用於超限戰、“彎道超車”的體系,同時看似一國兩制的體系已經被中共打了無數“鑽鼠洞”。他研究的領域包括:(1)使用離體外植體和體外呼吸道上皮細胞模型對流感病毒和冠狀病毒進行風險評估;(2)嚴重流感病毒和冠狀病毒感染後肺損傷的機制;(3)人鼻咽,氣道和遠端肺類器官在傳染病中的發展和應用;(4)人遠端氣道幹細胞在H5N1、SARS和MERS-CoV流感病毒感染後呼吸道上皮再生中的作用;(5 )間充質基質細胞和外泌體在逆轉H5N1流感相關的急性肺損傷中的作用;(6)重度人流感病毒和冠狀病毒感染的新治療選擇。這些都是與中共病毒息息相關的研究方向,特別是離體外植體對冠狀病毒的風險評估,可以認為是中共病毒“人傳人”的實際預演。

陳志偉是軍方派到美國和香港學習/研究/偷盜有關病毒的先進科學技術的“軍代表”。

鄔開朗:

圖片來自推特(Dr.Lawrence Sellin)

“鄔開朗,1982年9月至1986年7月就讀武漢大學生物系微生物學專業,獲學士學位。1998.9-1999.7獲武漢大學生科院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專業碩士研究學位。2002.9-2005.12於武漢大學生科院生物技術系醫學病毒研究室攻讀,獲博士學位。2007.7-2010.8取得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博士後。1986.7-1993.10武漢大學生物工程研究中心從事氨基酸研究工作。1993.10-2002.8武漢大學生科院從事昆蟲病毒應用研究。2002.9-2007.7武漢大學生科院從事醫學病毒、抗病毒藥物研究。2007.7-2010.8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從事病毒蛋白與宿主受體蛋白相互作用及蛋白晶體結構研究。2010.9-現在武漢大學生科院從事醫學病毒、抗病毒藥物研究。2002年,鄔開朗研發的“蟑螂病毒及信息素誘導的生物滅蟑劑”列湖北省技術發明獎排名第四,榮獲一等獎。2008年,其研究的“人類重要病毒感染與致病的基礎研究”獲得湖北省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摘自百度)

鄔開朗的博士生導師是吳建國,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技術系主任,武漢大學微生物學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211工程”病毒學國家重點建設項目負責人,“985”二期工程高校國家科技創新平台建設項目負責人,湖北省病毒疾病工程技術中心副主任,病毒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主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鄔開朗研究了RNAi在細胞水平抑制病毒複製,在動物上進行了利用RNAi的抗病毒研究。RNA干擾(RNA interference,RNAi)是正常生物體內抑制特定基因表達的一種現象,是細胞中導入與內源性mRNA編碼區同源的雙鏈RNA(double-strand RNA)時,使同源mRNA發生降解而導致基因表達沉默的現象。利用RNAi抑制病毒複製的例子有脊髓灰質炎病毒(poliovirus)、人免疫缺損病毒(HIV-1)、獸棚病毒flock house virus(FHS)、勞氏肉瘤病毒(RSV)、登革病毒(deague virus )、丙型肝炎病毒(HCV)、流感病毒(influenza virus)、乙型肝炎病毒(HBV)、乳頭瘤病毒(HPV)、冠狀病毒(SARS-COV)等。

鄔開朗是從美國提供冠狀病毒研發技術和倡導中共病毒來自於自然的“欺世賊” 李放(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獸醫與生物醫學科學系教授)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蝙蝠女”石正麗之間的橋樑和紐帶。

周鵬:

圖片來自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2000.09-2004.07、河南大學,工學學士;2004.09-2010.12、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理學博士;2009.09-2010.09、澳大利亞動物健康實驗室,國家公派聯培博士;2010.12-2011.06、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助理研究員;2011.07-2014.07、澳大利亞動物健康實驗室,博士後;2014.08-2016.01、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博士後;2016.02-2018.8、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青年研究員;2018.9-至今、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博士期間曾被國家公派至澳大利亞動物健康實驗室學習。隨後在澳大利亞和新加坡Duke-Nus醫學院開展研究工作。目前主持及承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3項、中國科學院先導專項及1個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一傳染病防治重大項目。目前發表SCI論文28篇,包括以第一或通訊作者發表在Nature, CellHostMicrobe,PNAS等,在蝙蝠病毒的研究領域處於世界最前沿。”(摘自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周鵬,長期從事新發病毒流行病學以及蝙蝠抗病毒免疫研究工作,揭示蝙蝠長期攜帶SARS、MERS及埃博拉但其自身不發病的免疫機制,在蝙蝠與病毒的研究領域處於世界最前沿。周鵬過去曾參與澳洲和中(共)國政府聯合資助的研究項目。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病毒感染與免疫課題組長周鵬於2011至2014年,獲公費派往到澳大利亞動物健康實驗室學習,隨後在澳洲和新加坡Duke-Nus醫學院展開研究工作。周鵬在澳洲留學期間,曾安排將野外捕獲的活蝙蝠,從昆士蘭(Queensland)空運到位於維多利亞省的澳洲動物健康實驗室(Australian Animal Health Laboratory),並將蝙蝠安樂死後進行解剖並研究其攜帶的致命病毒。周鵬的研究是由澳洲科學工業組織(CSIRO)和中科院聯合資助,研究蝙蝠的免疫學及乾擾素的作用,以及“蝙蝠如何攜帶了豐富的病毒,包括很多對人類和哺乳動物具有高致命性的病毒”,而且“其中很多還會對人類和其他哺乳動物造成高發病率及高致死率”。

周鵬是從海外輸送冠狀病毒研發技術和為中共洗地的“蝙蝠男” 王林發(澳洲動物健康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和課題主任,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新發突發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蝙蝠女”石正麗之間的橋樑和紐帶。

李峰:

圖片來自百度

2018.01-2021.12 。” (摘自百度百科)

李峰是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生物納米設計學科組組長。其研究方向是:借鑒生物分子-納米材料互作規律和天然生物大分子的裝配機制,以包括病毒衣殼在內的生物納米結構為研究對象,開展生物納米結構的自組裝理性調控和多級程序化組裝研究,構建功能生物納米器件並探索其在傳感和醫療中的應用。專利:(1)王強斌、李峰、陳艷華,不對稱病毒納米顆粒的製備方法,授權公告日:2014-04-16; (2)樂加昌、陶寧、張先恩、李峰,納米生物機器人及其應用,授權公告日:2012-09-05;(3)李峰、李玲玲,一種在蛋白納米籠內部包裝外源物質的方法,申請號:201710445882.6;(4)李峰、朱偉偉、方倜、張先恩,一種跨膜的飢餓誘導的DNA結合蛋白及應用,申請號:CN201910312436.7。

李峰是中共病毒生物武器研發的生物納米專家。

吳志強:

圖片來自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

“吳志強,博士,副研究員,碩士生導師,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協和新星。先後畢業於暨南大學和武漢大學。主要研究領域涉及新發突發病毒性傳染病的預警溯源,利用宏基因組學研究方法針對人群和動物宿主攜帶病毒的病毒組學研究。

主持和承擔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和青年項目,醫學科學院醫學與健康科技創新工程等多個課題。在ISME J、Emerging Infect Dis、J Infect Dis、J Virol、J Clin Microbiol、Emerging Microbes Infect等國際知名雜誌上發表SCI論文23篇,其中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論文14篇。申請獲批國家發明專利兩項。獲得中華醫學科技獎二等獎1項,北京市科學技術獎三等獎1項,中華預防醫學會科學技術獎二等獎1項,全國病毒學會克里斯托弗.梅里埃青年優秀論文獎1項,全國醫藥衛生青年科技論壇三等獎1項。” (摘自百度百科)

2021年1月21日,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吳志強研究員等在Microbiome發表題為“Decoding the RNA viromes in rodent lungs provides new insight into the origin and evolutionary patterns of rodent-borne pathogens in Mainland Southeast Asia”的研究論文,該研究通過宏轉錄組研究,系統研究了東南亞地區代表性囓齒目動物攜帶病毒組的基本特徵。翼手目動物(蝙蝠)和囓齒目動物(鼠類)數量多、分佈廣,是中共研發人制(動物源性)人類新發傳染病的兩大類最主要的哺乳類野生動物。繼2016年在《ISME Journal》、2018年在《Microbiome》等雜誌發表系列文章初步揭示了全國范圍內代表性蝙蝠和鼠類呼吸道/消化道病毒組特徵後,為了解周邊地區潛在的野生動物病毒威脅,金奇(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所長、吳志強的導師?)課題組接續與泰國農業大學等機構合作開展了東南亞地區囓齒目動物攜帶病毒組特徵的研究工作,通過對覆蓋泰國、老撾和柬埔寨三國18個省30個物種共計3284只鼠類和食蟲類等小動物的肺組織樣本開展的宏轉錄組學分析,發現東南亞地區的囓齒目動物的病毒涉及98個病毒科(包含24個哺乳動物病毒科)和一大批未分類的RNA病毒,鑑定獲得了216個新病毒種/株。其中一些重要病毒如漢坦病毒、砂粒病毒、白蛉病毒、黃病毒和未分類RNA病毒等的發現為人制(動物源性)人類新發傳染病的研發提供了重要參考。

吳志強是用翼手目動物(蝙蝠)和囓齒目動物(鼠類)病毒等研發人制人類新發傳染病的直接參與者。

危宏平:

圖片來自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危宏平,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曾在武漢大學化學系、新加坡國立大學學習,目前著手研究抗耐藥細菌的噬菌體裂解酶藥物,以及細菌、病毒等微生物的快速檢測方法。危宏平在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暴發期間,因黃燕玲“零號病人”論而得到關注。危宏平1988年9月入學武漢大學化學系,於1992年6月畢業,取得學士學位。畢業後,在武漢病毒研究所擔任實習研究員。1995年9月,在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學習微生物學,為碩士研究生。1996年6月到1999年6月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學習,最終獲得分析化學博士學位。後在CE Resources Pte公司擔任資深研發員。2004年9月回到中國,並擔任華中科技大學教授至2005年4月。2005年5月至今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2008年8月至2013年7月,兼任分析生物技術室主任。2013年8月至今,改任新發傳染病中心副主任。現為中科院新發與烈性傳染病病原學與生物安全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組長,中國微生物學會分析微生物學專業委員會委員,湖北省微生物學會理事,湖北省生物工程學會理事。是國家非洲豬瘟區域實驗室(武漢)主任。危宏平在噬菌體裂解酶以及病原微生物快速檢測方法方面進行了系統研究,研製出快速殺滅金黃色葡萄球菌和鏈球菌裂解酶的方法,治療細菌性濕疹等效果良好。建立了結核分枝桿菌耐藥性快速檢測方法以縮短檢測時間。研製的新型生物納米載體,在抗原抗體免疫凝集檢測方面具有製備容易、靈敏度高等優點。危宏平擁有16項發明專利(含2項美國專利),發表70餘篇論文。曾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中科院重點項目等。”(摘自維基百科)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鄭店P3實驗室主任、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長危宏平榮獲“江夏區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他申請的專利有:一種廣譜新型嵌合裂解酶GBS‑PlySb及其編碼基因和應用(CN201710413547.8)、基於培養和核酸定量檢測的細菌藥敏檢測系統(CN201620370434.5)、雞尾酒免疫增強劑的製備及在非洲豬瘟病毒防治中的應用(CN201911013358.7)、微量樣本中抗原/抗體的檢測方法(CN201710248765.0)、一種葡萄球菌裂解酶及其保存方法和應用(CN201910393897. 1)、一種熒光PCR定量檢測B族鏈球菌的樣本前處理方法及應用

(CN201710413728.0)、一种血清中鮑曼不動桿菌的快速鑑定方法及其應用(CN201810903200.6)、一種檢測腫瘤納米探針的製備方法(CN201110203537.4)、

一種ATP熒光檢測拭子(CN201620465081.7)、一種廣譜的鏈球菌裂解酶及其應用(CN201510171835.8)、V12CBD蛋白的新用途及含V12CBD蛋白的金黃色葡萄球菌疫苗(CN201910303105.7 )、一株能夠產生細菌素的分散泛菌及其篩選方法和應用

(CN201410777726.6)、自帶採樣吸管的ATP熒光檢測拭子(CN201720021890.3)、

一種鏈球菌廣譜嵌合裂解酶GBS‑V12b及其編碼基因和應用(CN201710413374.X)、

檢測非洲豬瘟病毒感染性的PCR引物和探針、試劑盒及檢測方法(CN201911345922.5)。根據多年前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舊版官網圖展示的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2008年到2013年的碩士、博士研究生人員照片,據說其中2012級碩士研究生黃燕玲(其導師為危宏平)因意外接觸病毒感染殉職,其後病毒所為了掩蓋故意刪掉了其相關信息。“中科院武漢病毒所一名女研究生黃燕玲是肺炎零號病人”的消息在網絡流傳開。

危宏平是中共病毒檢測技術的研發大佬/可能的中共病毒零號病人黃燕玲的導師。

崔傑:

圖片來自中國科學院大學

“崔傑: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博導,研究領域為病原進化、內源性逆轉錄病毒與宿主相互作用等。2008.09-2011.06、華東師範大學、博士;2005.09-2008.06、河北師範大學、碩士; 2001.09-2005.06、河北師範大學、學士。2014.02-2016.02、杜克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博士後;2012.10–2013.10、悉尼大學、博士後;2011.08–2012.09、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博士後。科研項目:( 1 )中科院率先行動“****”,2016.02-2019.02;( 2 )動物流感病毒進化模型構建, 2016.07-2020.12;( 3 )內源逆轉錄病毒及嗜肝DNA病毒介導的鳥類基因組重排研究, 2017.01-2020.12.” (摘自中國科學院大學)

2017年崔傑擔任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生物信息學學科組組長,其團隊以新發傳染性病毒及內源性逆轉錄病毒為主要研究對象,進行病毒發生演化模型構建和開發生物信息學新手段病原大數據、內源病毒(endogenous retrovirus)的研究。所謂內源病毒是一類存在於宿主基因組中的病毒元件,起源較早,絕大多數源於逆轉錄病毒。目前已知的內源病毒主要分為7個屬,不僅存在於哺乳動物基因組中,也存在於海洋魚類裡,在動物的進化中起著重要作用,如影響哺乳動物胎盤形成,調節宿主的天然免疫系統等。崔傑帶領的團隊,名義上是通過對鳥類進行高通量測序和生物信息學分析,尋找存在於鳥類中所有的已知內源病毒,試圖揭示內源病毒在鳥類進化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其實是研究SARS病毒等中共病毒通過鳥類傳播的途徑和影響。2018年12月10日,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雜誌刊登了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崔傑、李放和石正麗的綜述,主張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SARS-CoV)和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MERS -CoV)是21世紀初出現在人類體內的兩種高傳染性和致病性病毒。其實這兩種病毒可能都是中共用蝙蝠病毒研發的,與SARS-CoV和MERS-CoV有關的基因不同的冠狀病毒發現於世界各地的蝙蝠。本篇綜述強調這兩種病毒的自然起源和進化,討論了它們受體的應用和蝙蝠傳冠狀病毒外溢的多樣性和可能性(例如最近豬急性腹瀉綜合症冠狀病毒(SADS-CoV)向豬傳播的情況),為2019年秋故意釋放的中共病毒的自然起源論預先佔據輿論高地。

崔傑是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蝙蝠女”石正麗的左膀右臂。

參考文獻1: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

參考文獻2: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續)

參考文獻3:研發超限生物武器的首要魔鬼們(續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