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聚焦】新聞自由的困境:清算無底線

作者:華盛頓DC農場 – aQ

“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誰掌握了現在,誰就掌握過去。” 這句話出自George Orwell的《1984》,說的是誰掌握了話語權,會直接影響受衆對歷史,現實甚至未來的認知深度和廣度。新聞的話語權決定和限制着受衆接收的信息,無疑會影響其認知和判斷。

曾經的香港,由於寬鬆的新聞報道自由,而備受大陸同胞豔羨。但從2016年開始,香港新聞自由指數連續8年下跌。香港記者協會在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5月3日)發佈的 “新聞自由指數”下探評分新低,只有32.1分。與此同時,無國界記者組織公佈2021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香港排名指數繼續下降至第80位,雖然依然高於位列177的中國(全球倒數第四)。

但是獨裁者是容不得半點不同聲音的。在香港,除了官媒和親共媒體大張旗鼓地文革式批鬥異己外, 港共更是無底線地全面清算新聞系統,手段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藉助港版國安法的淫威,林鄭政府更是放言進一步治理“假”新聞,完全對新聞自由視若無睹反而更要除良知媒體而後快。香港新聞自由江河日下,短期內恐難見改善。

我們來看看近年來新聞自由在香港是如何被一步步破壞的。

首先,2018年,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因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而不被續工作簽證。記協調查顯示97%公衆和傳媒人認爲此做法對新聞自由有損害。本地和境外駐港傳媒在批評內地和香港政府時都開始有所顧忌,而且前線記者頻繁受到中央政府和傳媒老闆的警告限制。

然後,算計私人正義媒體。從煽動黑惡勢力報復媒體(比如先後兩次火燒大紀元印刷廠),到警方無故騷擾阻撓記者採訪,再到香港警務國安處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勾結外國勢力”的罪名拘捕蘋果日報黎智英及其家人和公司高層。這些無不是針對新聞媒體制造的白色恐怖,而且國安法羅列的罪名就是筐,成爲惡毒版港式“尋釁滋事罪”。

其次,2020年9月,香港警察修改《警察通例》中對“傳媒代表”的定義,不再承認香港記者協會和攝影記者協會的會員證,亦將網媒和學生記者認定爲“非法採訪”人員。警察公關說這是“尊重新聞自由”,但其目的是顯而易見的,就是要清理報道真相的記者們。這次肆意妄爲的決定,無疑極大限制了記者的採訪權利。

再次,清理新聞內容並限制新聞傳播渠道。下架港臺鏗鏘集等現有和過往報道真相的節目,嚴格限制報道內容,節目主題和發佈渠道。網民不得不紛紛自發下載過往珍貴節目以保存真實的歷史。

最後,清算新聞機構。空降親共高層,掌控關鍵部門的人事控制權後,迅速清算意見相左的人員並清理過往和現行的節目,包括變相辭退仗義執言的節目主持人利君雅,用莫須有的罪名起訴揭露721白衣黑幕的主持蔡玉玲和解散報道真相的節目組。同時,港共發動虛假宣傳否認打壓新聞自由,卻不得不厚顏無恥地面對被扯掉畫皮的尷尬局面:不準港臺直播奧斯卡頒獎,不允許去領取國際新聞獎,不得在影院播映《理大圍城》等等。

隨着清算的進一步加劇,新聞作爲第四媒體的監督權力在香港幾乎陷於癱瘓。香港逐步變成中共治下只允許“唱紅歌”的“無異議”城市。但是清算卻遠未結束。所有的清算,也不過是爲了進一步的洗腦宣傳鋪路。一些端倪已經躍然紙上。港臺在今年五四升旗時,悍然展示“文革發動”旗幟 ,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吧?每個時代都不缺少時代的良心,也不缺少看清本質的大師,正如逃難到香港的知名作家倪匡曾說,共產黨最可怕之處是洗腦,人在共產黨的制度裏只會變成完全服從的機械。他雖然澄清沒說過“妓女比共產黨更可信”,但表示“這句話對妓女很侮辱”。

香港民衆已經不再相信“一國兩制”,對背後的始作俑者更是嗤之以鼻。身處白色恐怖的人們更沒有放棄希望,繼續在傳播着真相和正義,仍在默默地堅守着聖城的信念: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文章僅代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敬請關注下一期:【香港聚焦】民間堅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發佈:YIMING(文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