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與馬基雅維利

  • 作者:範海辛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5月13日電/西喜社——

治理國家應該是大棒加胡蘿蔔。即,恩威並用的。但我們這個特色國家卻很奇怪,70多年來一直刻薄寡恩。改開之前他們可以用“經濟困難”來搪塞。改開後有了錢,仍一如既往,對於百姓依然是一毛不拔。相反卻在國際上大撒幣,令人不知他們究竟是腦袋裡哪根筋搭牢短路了。

我猜想,最大可能是與那些專門挖坑的國師有關。眼下這些國師都是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的50、60後(也許還有70後),改革開放後讀了一些西方大師們的著作,尤其是義大利的那位馬基雅維利寫的《君王論》。

尼科洛.马基雅维利肖像

馬基雅維利是中世紀義大利的一位政治思想家,《君王論》一書隻字不提《聖經》,卻以厚黑名噪天下,主張“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給君王出的主意是:作為君王,與其讓人愛戴,莫如讓人恐懼(原話是“究竟一個人為君的人,讓別人對他愛多於懼好呢,還是懼多於愛好些呢?……與其為人所愛,總不如為人所懼更加安全。”——《君王論》第17章,海南出版社2001年,P.95)

馬氏的這一為君之道顯然是有問題的,照此治理的國家難以做到長治久安。但我懷疑,我國那些食洋不化的國師們卻暗中將之奉為圭臬。否則連鄉下的長老鄉賢都懂的大棒加胡蘿蔔的政策,為何70多年來只見大棒而難覓胡蘿蔔?取消農業稅、取消強制遣送固然是仁政,但還不等於是胡蘿蔔。如若能像外國那樣在這次瘟疫中給國民發錢、發食物,那麼底層民眾一定會感激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這些該做的事成本很小,效果卻很好,他們卻從不為之。對國民的如此吝嗇與對黑鬼洋人的如此慷慨,實在是招人憤怒怨恨,卻堂而皇之幾十年不動搖,究竟為何?每當被人這樣問到,我只能以反修防修回答之,即,那些國師擔心老百姓吃好穿好會思想變修,恨不得讓我們天天吃憶苦飯,似乎只有這樣才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這些國師不懂,君王應該讓有權和有錢的人懼怕,而不該讓底層老百姓害怕。因為底層老百姓難以加害君王。而且讓他們害怕是成本很高的,也是損人不利己的。大棒加胡蘿蔔,大棒主要用於對付有權和有錢的人,胡蘿蔔則主要用來給老百姓。

中國人為奴3000年,皇上能在逢年過節發個火腿、粽子、月餅之類的小恩小惠,底層的草民就會感恩戴德,山呼萬歲了。這個效果要比讓他們學檔、唱紅歌、跳忠字舞好多了。

現在國力強盛了,70年來的歷史欠帳應該而且能夠以金錢或房產來補償民眾了。譬如當年被鎮壓被剝奪的地主富農,被打成右派的,三年大饑荒餓死的,文革中上山下鄉的。國師們會以沒錢來拒絕,那麼你搞那個一帶一路到處大撒幣的錢為何不能用在國內,解決內需不振、窮人太多的問題呢?

國師們不是說現在的主要矛盾是發展的不充分與不平衡嗎?那麼國內對底層民眾大撒幣,不正好可以解決這個主要矛盾嗎?這些國師也許太想著要平視世界、反美抗美,竟然忘記還有主要矛盾這回事了。

打鐵先要自身硬,國內那麼多窮人你們視而不見,即使一帶一路大撒幣能與美國搶奪地盤。那于解決發展不充分、不平衡這個主要矛盾又有何益呢?先把國內搞好了,再去外面爭霸,這個出牌的先後次序不能顛倒。而要解決國內的問題,撒幣於民,化解歷史怨恨,是不能或缺的。當下,我要提醒國師們,不可迷信馬基雅維利的政治理論,即使你們沒有愛民之心,但至少要懂大棒加胡蘿蔔的治民之術。一味地防民懼民,到頭來反誤了卿卿性命。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螞蟻兄弟; 發稿:信心的選擇

歡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