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封面、發布:滅共小宇宙

這不,隨著經濟的發展,汽車的增多,牛二看到有利可圖,開起了修理廠,乾起了汽車修理的行當。牛二何許人也,李莊村的書記兼村長。

在就任書記村長的這幾年裡賺的盆滿缽滿,按說是不差修理廠的這幾個錢,但是人心不足啊,況且有權不用過期作廢。還有大舅哥剛剛送了一輛皇冠牌轎車,家裡有個修理廠,自己也圖個方便。

這些年正是牛二春風得的時候。大舅哥在他的幫助下,在村裡弄了塊地,建了個塗料廠,效益很是不錯,每年都有牛二的分成。塗料廠的水電都是村裡買單,占用的土地也只是象徵性地交倆錢,基本上和白用差不多。

更加讓牛二高興的是,前幾天順利地拆了村民李福的“違建”。就是這個李福一直和自己對著乾,全村中為數不多的敢和他“叫板”的人。正巧,趕上村容村貌整治,借著這個由頭,將李福的“違建”拆掉。

李福的所謂“違建”無非是在自己的房子外面搭了個棚子,裡面儲存了點農具和雜物。其實,這在農村是個普遍的想象,村民家家戶戶都這樣乾,一般也不會有人管。但是李福就不一樣了,別人可以不拆,他的必須拆,因為李福得罪了牛二。牛二視李福為眼中釘。其實,李福並沒有得罪牛二,只是不屈從他的淫威罷了。

農村的狀況就是中共國的縮影。開始是反對的聲音受打壓,然後是溫和的意見受到排擠,再後是贊美的聲音不夠便有罪。對於黑暗來說光明就是罪,對於邪惡來說善良就是罪,對於愚昧來說清醒的人就是罪,對於跪下的人來說站著就是罪。

李福就是那個站著的人。回想起在村務公開的事情上李福讓自己的難堪,牛二至今耿耿於懷。

中共在農村實行了一項政策叫“村務公開制度”,是指村民委員會及時或至少每六個月公佈一次涉及財務的事項,接受村民的監督。規定了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項,村民委員會必須提請村民會議討論決定,方可辦理,比如:本村享受誤工補貼的人數及補貼標準;從村集體經濟所得收益的使用;村民的承包經營方案;宅基地的使用方案;村辦學校、村建道路等村公益事業的經費籌集方案;村集體經濟項目的立項、承包方案及村公益事業的建設承包方案等等。

中共實行該項政策的本意就是一個安慰劑,就像剪羊毛時撫摸一下羊的後背,只是藉此安撫一下農民的情緒。到了李莊,牛二連安撫都懶得做了。什麼村務公開,在他李莊什麼都不是。村委會就是他的打手,村民就是他的臣民,李莊就是他的金庫。村裡的大小事務基本是暗箱操作,涉及經濟利益方面的更是莫測諱深。別說召開村民代表會,就是張榜公佈和廣播公佈都省了。李福就村務公開一事找過牛二,牛二居高自傲,根本把李福放在眼裡。因此李福到鎮里、縣里告了狀,於是牛二便懷恨在心。

被拆了棚子的李福正在窩火,但是畢竟在房本以外的私搭亂建,確實屬於自己理虧。但是接下來牛二的修建的修理廠惹惱了李福。

在李莊村村後,工人們在緊張地忙碌著,宿舍、庫房、車間相繼建好。不久大門上掛上了招牌:某某汽車修理廠。開張那天,來了許多人,還舉行了一個開張儀式,放了許多鞭炮慶祝,很是熱鬧。

修理廠的老闆不是本地人,和村委會簽訂了承包合同。直覺告訴李福,事情不那麼簡單。果不其然,臺面上的老闆只是代持,真正的幕後老闆正是牛二。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這一形容古代官員擁有特權的說法,在中共國體現的淋漓盡致,而且更加肆無忌憚。不但是州官,就連縣長、鎮長甚至村長都成了盤踞一隅的土皇帝,恣意妄為、為所欲為。

李福的棚子被拆,牛二在卻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公然修建汽車修理廠,天理何在?法律何在?李福咽不下這口氣,決定討個公道,要個說法。就此李福踏上了上訪之路,殊不知這個決定讓他的生活徹底改變。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