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不是我 革命我有份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超人

【 寫成於五月四日】
今年將來的八月一天,兒子要在維吉尼亞州一個市一座酒莊舉行婚禮,我正在鄭重其事準備英漢雙語發言“…..今天的一對新人都出生在中國大陸,十歲前隨父母移居海外,他從東南沿海來到北美加拿大,她從東北平原來到舊美國的南方,就是我們現在歡聚一堂的地方,酒莊如此寬廣、如此美麗,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們相會在朋友的婚宴上,繼續在華爾街同行相知相愛,畢業於同屬常青藤聯盟不同大學的他倆,“親愛的”喜結良緣,可羨可賀……我父親從中國大陸城郊移居都市,我從東亞移民北美,我們的兒輩定居在地球的首都。我在推想,他倆的下一輩會不會移居外星,比如火星…..”
唯一兒子生於“六·四”那年那月。
二零一九年近“六·四”,我特意寫了一張$777.77(加元)支票,寄去“法治社會”,標明六四日期,標註“爆料不是我革命我有份”留言,然後與妻子一道飛去曼哈頓兒子的家祝賀他的生日,喜出望外,兒子將在慶生宴上正式介紹他的女朋友。晚宴的餐廳坐落在離家舉步可達的六十四街拐角處。路上,心裏估摸“喜馬拉雅大使館”在附近不遠,果然找到全不費功夫,即使還沒招牌。兒子說“這地段房價極為昂貴”。
每隔半年,通常都到“紐約,紐約”看看。二零一七年郭文貴一出來爆料即知道他的家,說真的他一開始爆料我即信以為真,唯真不破到於今。積極響應“健身教練”號召,開始晨跑:從第三大道走到第五大道同一街“鄉裏”的大廈前,起跑,跑進中央公園,環繞一圈回到起點,以後成為慣例。過了一年,一個周末兒子帶我看他的辦公室,從辦公室窗戶望下,居然意外發現十八層郭宅露臺近在隔壁大廈不遠處。將獨家照片發到推特上,火得不行。大概挺郭挺言論太“露骨”太“囂張”,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推特大封殺,我首當其“斬”,再也沒有復活,我也順勢絕“推“而去,“此處不留人 自有留爺處”,不是嗎?現在我處在“蓋特”高地上活得滋潤的哩。(最新)發發“CCP 你完球蛋了!井岡山跳井,梁家河懸梁,跳井‘一路’,‘一帶’懸梁”諸如此類的聯句,我好這一口。
題目口號“爆料不是我,革命我有份”就是我的發明。
自由我最愛,故,我愛上開大車,一開十六年(之前我當教師最多也就六年),美加來回,奔馳起來一周四天在美三天在加,比起新獲奧斯卡大獎半紀實公路電影《無依之地》Houseless 四處謀生房車一族至少殷實得多。至今跑過的路程,月球三個來回綽綽有余。不錯,神行太保,對空當歌。只不過在認識爆料革命前,每當深度想到中共邪惡史邪惡事等等邪惡時,那般無計可施那般無力可使的無奈,總會情不自禁地破口大罵。昨非今是,知道切實可行“正道主義”在望,激情澎湃放聲高歌。
剛考到大車執照,我卻是開著小車帶兒子去找他心儀的名牌大學,以“博雅”(liberal Arts) 學院為主。到達新罕布什爾州,該州的車牌寫著“不自由 毋寧死”(live Free or die),我超喜歡。精致小巧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 )他特滿意,終於如願以償。進大學前,兒子僅一次跟我大車,去的就是紐約市,預料不到他竟早早實現“紐約想見”畢業諾言成為“紐約客”在華爾街行走。他的未婚妻“哈佛女”,跟彭麗媛那不理人的女兒同班學中文有過面緣,現在“黑石”某部門當Vice President 。想了想“我們家的孩子不必靠母親嫁給美國白人或貪官爹媽,能進名校大學特學,能出社會‘改變世界’(名校學生的理想),且略勝一籌”,想想而已,有關華人同事、同學都在場,我能說嗎?
父親家鄉陶都江蘇宜興郊外,曾考進上海交通大學,只因為籌到學費晚交被取消資格,無奈無路後跟著共產黨南下幹革命當幹部,在福建就地娶妻生子。幾年前我有生以來首次回父親的老家尋根,族譜上查實第三十七代為吾輩,第一代始祖來自南宋的河南。最近三代遷徙流變我在兒子婚禮上宣揚。
去年(2020年)一月十九日聽罷“武漢病毒疫情獨家爆料解析”“路德訪談”的第二天,留個心眼飛去紐約與兒子共度春節。戴口罩有備而去唐人街備年貨,快進快出。過了年回加家,果不其然,疫情爆發,全球蔓延,封國封城封關。美國的紐約(州)、紐約(市)尤為嚴重,再也沒有回去,跟一對新人相見只好枯等到八月份,間隔一年七個月。封封封瘋瘋瘋,冷冷清清淒淒慘慘何時了?
這世界怎麽啦?怎麽這個世界這麽瘋狂?如山鐵證的“超限病毒生物武器超限戰”就如此這般馬拉松馬拉個逼官式難以定奪?哎,不聽博士閆,吃虧在眼前!嘿,世界活該,中共該死!
去年六月四日,“中共”病毒滿世界彌漫風頭正勁時,新中國聯邦在封城紐約的地標自由女神像前平地一聲雷宣告成立,現場雖數人卻萬眾心歸。三年三裏程碑,一個人的爆料,爆料革命(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新中國聯邦,堪稱決絕結實完美。爆料革命如虎添翼,水到渠成催生創造出可敵國的雄厚資金為基礎、高有崇高信仰裏有莊嚴信用、政經互通新中國聯邦體制,遺世獨立,前無來者前途無限。
疫情何時了?中共何時亡,疫情何時了。作為爆料革命一員、新中國聯邦一名,我,信心滿滿,欣欣樂觀。
美加邊境出入限制,偏偏毫不影響開大車的我來去自由。過美利堅合眾國邊關,海關官員總會問“哪國公民?”自豪答“Canadian !”有時會問“出生何地?”中國福建,臺灣對岸”。罕有岔開也問“為何移民加國?”,“Freedom“不假思索。一次,一個女黑人年輕官員細讀我的拼音名姓“Chao~Ren “驚呼“Superman!““我在學中文”才打消我的驚奇。進入美國,合眾國哪個列國我沒周遊過?英哩英哩,Miles miles ,多了去,五年月球一個來回。文貴的英文名正巧也稱“Miles “,四年跟隨去得更高更遠,自然而然見識愈廣愈深。近幾年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坐落在密西西比河畔、取著埃及古老名字、“貓王”發跡地的孟菲斯市。孟市屬田納西州,別名“義勇軍之州”(Volunteers State)。面值二十元美鈔人物安德魯·傑克森(Andrew Jackson)出生平民,幼年失學以後通過刻苦學習法律當過田州眾議員、參議員及最高法院法官,他當州的民兵少將時,美國剛打完獨立戰爭,旋即掛帥率領以本州主力的全國民兵義勇軍部隊在新奧爾良戰役中,第一次大勝無敵的英軍,成為戰爭英雄,後來他還當上第七任第一位平民出生的總統。二零一八年我在推特中講了傑克森的故事,認為郭文貴未來也將是鈔票上的人物,至今未變。
我可算“出英入美”,“六四”的八九後一年去英國,九七香港回歸移民加拿大,新世紀過後學車開車進美國。去國就自由,繞半個地球,浪跡天涯,以“當代牛仔詩人”自詡。如今安居樂業,自食其力,自由自在,晚輩後來先進,私域完滿成就,夫復何求?!公域高低只求一項:殺回馬槍滅共。
“六四”那年冬天我去英國大使館面談,北京朋友主動帶我去查看天安門附近一個十字路口“開槍現場”,他指著圍欄幾根按序排列有兩指寬的間隔鐵條正中間的彈眼說“子彈打得多密多低”。“一九八九年,我還在門前幾個月一直熱鬧的省府邊上一所中學教語文,“六四”第二天我不講課,要學生循環朗讀聞一多“最後的演講”的課文,到周六下午“政治學習”,強令各教師表態,我寫“立場堅定旗幟鮮明”模棱兩可八字才得以過關。第二年春天意外得到英國簽證,到放暑假才被學校放行。轉道香港,被海關盤問三小時,大多查問“六四”,我如實做答,包括以上一二。香港只逗留數天,對香港文明整潔驚詫不已,開啟對她的宗主國的認識(引文一段“清末第一任駐英大使郭嵩燾飽讀儒家經典,修身治國之法,到了英國後驚呆了。他發現英國人溫文爾雅,道德素質高,一切井然有序,覺得英國才是真正符合儒家仁義道德的地方。他認為:中國人只知道盲目詆毀外國人,所有事情從來不思考,誰說外國的優點誰就犯了大戒。”)。
我的第一桶金還是在英國開中餐館挖來的,英鎊棒棒的,正如一位給我供貨很儒雅香港人“英國華僑世界最威”所說。在英國開餐館華僑絕大部份來自新界鄉民,我學會烹飪技術也學會粵語,甚至還認識他們中黑幫的小大佬,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強烈“愛國”。當年人大通過的“反分裂法”就是全盤接受英國愛國華僑“社團”首倡建議。有個時期掀起偷渡英國的熱潮,有些福建偷渡客投靠香港“社團”,專對自己的老鄉敲詐勒索,最常見的手法:就地綁架,要國內的人質親友交贖金。最殘忍的案例:收不到贖金,把人殺了,放入冰箱,不放心重回,挖出雙眼。後由黑幫護送逃到北愛爾蘭。很容易打聽,英國地方小,又說同一方言。英國倫敦警方比我更清楚,遲遲不去破案,皆因為含蓄地歧視華人,況且他們都不是英國公民。話說二零一七年,在紐約“鄉裏”文貴的樓下拉橫幅抗議且大打出手一溜人,我一眼認出統統都是我的“福清幫”老鄉。悲憤不已:中國人就這般德性?!這樣的中國人我不認,我是加拿大人。
我的中餐館開在英格蘭中部的考文垂(Coventry),該市因戈黛娃夫人(Lady Godiva)而聞名“她大約生活於990年-1067年,是一位盎格魯-撒克遜貴族婦女,依據傳說,她為了爭取減免丈夫強加於市民們的重稅,裸體在考文垂的大街騎馬。”我認為,英國的長期強盛,與英國婦女好學深思、善解人意、審時度勢、相夫教子,必要時又能挺身而出、獨當一面又不失風範根本分不開的。很值得參加爆料革命的眾姐妹們學習思考。
“六四”一年後到香港,轉香港到英國,香港九七時離開英國,向英國港僑學粵語煮中餐,閱讀香港報刊雜誌,收看香港影視、多面多方了解理解東西文化完美交融的法治香港。有緣份的七年。清晰記得二零一九年六月二號,文貴爆料會有大動靜、果然出人意料有五十萬人參加的無媒體關註的“反送中大遊行”,六月九日事先張揚最後有一百萬人參加同題大遊行再接再厲,最後六一六達到兩百萬人參加,吸引全球媒體關註抗議最高潮。小而精、爆破力強大的爆料革命在其中通風報信、推波助瀾,導致中共早有征服香港的驚天陰謀提前曝光,推進計劃時時延誤、處處受阻。氣急敗壞的中共高層老妖老羞成怒,喪心病狂“底線思維“,不斷擊穿道德底線,一邊提前釋放武漢病毒(受義勇港人激勵、爆料革命的感召,在港大的閆麗夢博士恰到時機泄了中共天機),一邊“趁你病奪你命”,趁疫情肆虐,用所謂的“國安法“取代撕毀的“中英聯合聲明”,徹底碾碎香港東方明珠。人們可記得七十一年前搗毀“東方巴黎”—上海深重罪孽?!冤有頭債有主,直搗“毛二”中南府。
香港有個黑幫“合勝合”(英國有分支)還“和(合)為貴,不勝則和,不和則勝”,中共這個黑幫紅國,既然推崇“你死我活”,那就等著拋進“死”海、沈入地獄報應倒數瞬間。
父親南下幹部,母親小學校長兼書記,都是忠誠的共產黨黨員,不貪不腐(那年代也無法貪腐)、公而忘私,忘了我們幾個兄弟,除了有飯吃外,由我們土生野長。也因此讓我在中學和大學之間,過了幾年中國底層的粗鄙無尊嚴的工廠生活,養成眾人皆混我獨清,別惹我惹我沒好果吃的性格,獨立思考得出“眼前活著的地方是他們的,若不討好不會有好飯吃”不甚高深的結論。
對中共黨國,我的確沒有苦大仇深,但有幾次委屈受辱確實讓我受不了。最後的一次,終於讓我認識“中國哪是什麽神州?”我決心找機會離開這個“鬼域”“尋找我夢中的橄欖樹”。八九“六四”年的前一年,初三全年段八個班參加中考(初中考高中),結果我已從內部知道我教的兩班名列第一第二名,但在學校全體教師大會上,校長宣布我的第一名為第二名,第二名為第四名,事後才有人傳話“幫幫忙,給同年段正副語文組長留面子”,我忍聲不吞氣,決心去國,去他媽的國。過了許多許多年,輾轉傳來那屆學生事後對我的評述:“‘超人’老師非常生氣,把腳一跺就出國了”,大致如此。
小流氓說叨混世界:我靠!做人靠手段,做事靠手腕。竊國賊說到撈世界:什麽販賣人口、走私軍火、制毒販毒,遠遠都比不上奪取建立政權靠收稅來得迅速快捷。中共盜國賊則是:對內打天下坐江山,消滅階級,沒收私產,掛“公”頭賣“共”肉。一朝得勢,對外謀霸世界。受虐狂孤僻鬼習神,得隴望蜀,疫毒謀霸。
欲霸能與不能?
若以自由主義為中心為正道,右傾保守主義,左傾社會主義。法西斯主義右傾極端,共產主義左傾極端,左右極端又能無縫對接。七十多年前自由主義國家聯合社會主義國家滅掉納粹德國,“消滅法西斯,自由屬於人民”。如今新中國聯邦人誰不先知先覺“消滅共產黨,自由屬於世界,神州回歸中國”。反倒自由世界對最後最大、最具迷惑性誘惑力、善謀略又耍奸的CCP,缺乏我們同族穿越歷史時空的超越意識練就的不凡身手,反應遲鈍終將覺悟覺醒絕地反擊。最終的結局:自由國家不分左右(保守先於左派)齊心協力,新中國聯邦為義勇先鋒,黨國內識時務俊傑為內應。胡桃夾子“格嘣”粉碎CCP 。
我樂觀樂天。推崇“超人”唯意誌論尼采的前輩叔本華闡述的三點人生觀:1)以減少痛苦來追求幸福 2)追求智慧而不是財富 3)人必須孤獨自處。我大致同意這位開唯意誌論先河所謂悲觀主義哲學家的觀點,只是三觀點要倒著排。爆料革命中,無論見賢思齊、萬眾跟隨大好形勢時期,還是時有欺民賊最新如“斷修魏”背叛攪局時候,郭先生都呈現信仰人的“百年孤獨”。我常用我對“詩人”的理解來識人斷事,真正“詩人”並不簡單會寫分行押韻詞句,主要重要有二:一來對人物事理的準確命名,一來對未來趨勢的精準預言。郭文貴一七年出來爆料,我就認定他是大“詩人”。
中共統治蹂躪中國大陸人行將第七十有“惡”(二)三代人。對父母無法選擇走的“此路不通”的人生路我當然必然不認同,然而也沒有去怪罪。我發誓過,中共統治必須由我輩終結,暫時鬥不過就帶領全家出共產中國,說到做到。培養下一代超越上一代,是真真正正對父母的孝順。我一直在想: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生於八九“六四”的兒子昂首挺胸向前向上走向世界前沿,嶄露頭角、出類拔萃、前途無量,而“八九六四”僥幸死裏逃生的紅黨國蛇行鼠竄、一路墜落暗黑鬼域。瀕死拼死掙紮,越拖死相越難看。可憐蕓蕓眾百姓,“老佛爺”死要死在光緒後殷鑒不遠,等多少血肉築成的長城血肉模糊,已然出手的習“元首”才被斬首?觀此為悲!
應運而生新中國聯邦,新中國聯邦義勇新軍承弘運奉天命,誓師浩蕩出發,成全球滅共弄潮兒,活該中共國去日無多,該死。“北平’中南坑‘”,心心念之喜欲狂。
接近的六四,我要演講,題《爆料不是我,革命我有份》,開場白:
“啊!
六四
七芒星
喜馬拉雅
新中國聯邦
諾亞方舟行空……”
【改成於五月十日,特意加上“祝七哥生日快樂”七字句做結束語】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Himalaya Sailing Farm (CA)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8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