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有我】為“創衛城市”當群眾演員

作者:酢漿草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搜狐

曾幾何時,中共在全國興起了衛生城市、文明城市之類的評比,風吹到我們這三四線小縣城的時候已是幾年以後,全縣人民都被調動起來,參加這場“偉大”的運動。

很快,城市更換了新的路燈,沿街的廣告牌被拆除,商舖換了新的門頭,行道樹掛上了紅燈籠,牆上刷滿了各式各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二十四個字,環島上也豎起了大標語,像極了兒時記憶中的紅色海洋。

縣城裡到處都在搞衛生,掃地車和灑水車川流不息,身著橙色服裝的清潔工人比平時增加了很多。三五個人一組的志願者披著紅馬甲,提著塑料袋,手執火鉗,地毯式的拾揀地上的垃圾。交警抓違章停車、城管攆流動攤販,一個個忙的不亦樂乎,特別是駕駛車輛的人,必須禮讓行人,這一硬指標使得路口的追尾事故每天都有發生。

甚至連農村也搞起了衛生,打掃庭院巷道,清理河道溝渠,村寨變得跟城市一樣,沒有了悠閒踱步的雞和鴨,也不見躺在巷道裡曬太陽的豬與牛。庭前屋後種上鮮花,“名副其實”的鄉村花園。

出租車是城市的名片,自然又被重視起來,原來的規章制度不能違反,每個出租車司機還要有高度的警惕性,應對考核組的明察暗訪。對一些乘客的問題必須做出標準的回答,如問:“師傅,生意怎麼樣?”答:“在縣委政府的領導下,這幾年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打車出行的人多,我們是旅遊城市,遊客多,所以生意挺好的”。司機們出車要佩戴“文明勸導員”的紅袖箍,規範言行,最後又被告知:“如果哪一台車出問題,影響到創文大事,將沒收車牌取消營運資格”。

社區和村寨的一些退休人員被發動起來,穿梭大街小巷鑽家入戶,除了撿垃圾和檢查衛生死角,還宣傳“創文創衛”工作的重大意義,要求每個人都得背出核心價值觀那二十四個字。學校的孩子更不必說,每天都要背誦才能回家,中學生還不時被拉去突擊清理一些被稱作硬骨頭的場所。

幾萬人參與衛生運動,忙活了大半年,終於迎來了評審調查組。一時間如臨大敵,人人自危,街上的紅袖箍更多了,從清晨到深夜不間斷。縣領導直接加入了出租車司機的微信群親自指揮,一些形像不錯並且能說會道的司機被抽選出來,到指定的路段游弋,只等調查組人員上車……調查組成員三人,兩男一女,年齡、相貌特徵、衣著顏色樣式一一告知……手機不時傳來信息,誰上車了,上幾號車,去了哪個方向,又在哪裡下車,車上問了司機什麼問題,司機如何回答,一切皆在領導的掌控。

晚飯後,社區的幾個人來我家,說調查組要來我們小區,要提前做好準備。因為我的車停在巷道裡,要求必須開走,附近沒有停車場,我只好開車出去溜達,去鄉下朋友那裡喝茶去了。晚上回來問母親是否來過我家?母親說來過了,四下看了一下就走了,她背得出那二十四個字,他們竟然沒有讓她背,看著母親失望的表情,只能在心裡深深的一聲嘆息。

不負眾望,幾個月後終於戴上了衛生文明城市的帽子,上下一片歡騰。接下來的幾年,全縣都在努力維持這個榮譽,衛生文明城市的帽子穩穩的扣在頭上,城市更乾淨了,洗地車跑的更歡了,一年四季都有盛開的鮮花裝點城市,紅海洋也更鮮紅了。近幾年來城市的周圍,甚至遠處的鄉村都建起了許多樓盤,許多外地人來置業買房,他們都說這邊環境好,城市干淨整潔,並且羨慕當地的居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但是我們內心想的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並沒有改善,生活水平並沒有提高。

共產黨精心設計這樣一個局,只是為了攫取老百姓的土地,為他們謀取最多的利益。縣領導和所謂的調查員,既是導演又是演員,他們用統一的劇本演一部只有他們自己能懂的鬧劇。普通的百姓不管懂不懂,也只有當群眾演員的份,還必須為了配合他們而疲於奔命,甚至失去了思考的時間和能力。領導們不用去考慮道具的成本,他們可以恣意揮霍老百姓的血汗錢,還不用負擔千萬群演的費用。可憐的群眾演員們都自帶乾糧。當幕布落下,會有更出名的導演演員給他們頒獎,他們也將有更大的舞台去發揮他們的演技,這就是以假治國的中共體制。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5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