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七)基本法23條如何產生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提到基本法23條,大家驚(害怕),都知道是一條惡法。究竟有多兇惡?2002年至2003年董建華時期,將23條提出向立法會重新審議立法,導致50萬“7.1”上街抗議,代表工商界及自由黨的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辭職,葉劉淑儀直接下台,董建華間接被下台。可見港人對23條的恐懼。港人此舉動讓中共質疑港人不夠愛國,韓正指出自2003年7.1大遊行反23條起,香港形勢並非「非民主不民主的問題」,而是「顛覆和反顛覆的問題」。韓正這說法和李柱銘批評中共“屈”港人「追求民主等於港獨」一樣。

基本法23條都說了些什麼?最初由1985年6月全國人大設立的59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草委會)在1988年4月發表了《基本法》的第一稿,並成立《基本法》諮詢委員會(諮委會),來收集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當時草擬的條文在第一稿中的22條(23條的前身)是這樣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須立法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

圖片來自自由時報

諮委會共收到超過73,000份意見,多個不同界別人士和立法局議員及很多諮委會成員猛烈批評條文字眼太含糊、範圍太廣,並會為香港帶來類似“反革命罪”的法律,剝奪港人的權利和自由。從法律角度來說,該條文包含一些與普通法不一致的概念,很多要求刪除“顛覆”字眼,也擔心很多司法管轄區會濫用顛覆的概念等等。1989年2月發表的《基本法》第二稿中雖然刪除了“顛覆”字眼,但修訂後的23條仍然廣受關注: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

內容有小變化,但在諮委會收到的意見中,對草案訂明的罪行未有清晰的界定仍然深表憂慮。幾個月之後發生“六四事件”,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的關注度敏感度和行動讓中共非常害怕,恐懼將來香港會成為顛覆其“搶來的政權”的基地,非常有必要立法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因此草委會不但沒有按照收集到的意見進行修改,反而逆民意訂立更為保守的《基本法》定稿,重新引入顛覆罪,並加上有關政治性組織的條文:

圖片來自新唐人電視台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這條法律的出台等於中共直接用法律將其政權包起加以保護,法令所有人不得有「任何有損該國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統一及國家安全的行為」。

 香港各界都明白此法存在的問題。反對人士認為,其內容含糊不清,其中尤以香港、內地兩地標準及定義不同為首,煽動叛亂、顛覆國家政權、竊取國家機密等入罪條件輕則數句即可入獄,最高判刑更達終身監禁。
擔任過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李柱銘和司徒華指出《第23條》關於顛覆中共政府的罪名是發生六四事件後再次加入《基本法》草稿中的,司徒華則稱條文是針對支聯會及泛民主派。

圖片來自蘋果日報

「泛民主派普遍認為此文件過於嚴苛,刑事條文泛政治化,其中“國家安全”被誇大,而許多新定義的語句含意都很廣泛並欠明確,對基本人權和自由沒有應有的保障。市民擔憂:

1,大陸如有組織被中央人民政府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而遭禁制,香港政府有權查禁該組織的香港分支而無需經任何調查。

2,“國家”與“政府”的概念分界模糊。民主的制度容許市民監察政府,但建議的條文使反對政府等同於反對國家。

3,警察無需證據和法庭手令即可入屋搜查,製造白色恐怖。

4,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均屬違法。知情不報者可被檢控,等於古代連坐法。

5,煽動、處理煽動、管有煽動、知情不報之類的罪行,可能會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構成潛在威脅。

6,檢控煽動叛亂罪行不設時限,懷疑當局即可無限期地追究煽動叛亂罪行。

7,條例適用於香港永久居民,不論他身處何方。逗留香港的人,不論國籍,也受法律約束。最高的刑罰為終身監禁。

8,香港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早有叛逆,煽惑離叛,煽動意圖等等的定義和條文。23條立法沒迫切性」。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維基百科-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維基百科-《基本法》第廿三條的由來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一)臨時立法會成立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二)是誰為臨時立法會搖旗吶喊?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三)臨立會主席範徐麗泰與特首董建華的父輩們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四)變色龍範徐麗泰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五)公安惡法匆促落實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六)英解密檔案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天網灰灰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