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宣春秋筆法參與配合中共輿論

撰稿:喜媽

網絡截圖

眾所周知,中共國的外宣力量強大,而且特別有迷惑性。筆者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是代表馬來媒體,分析阿裡巴巴事件帶給馬來西亞市場對與中共國投資合作的憂慮現實。該文章極其隱蔽地將無可辯駁的中共打壓民企的事實用中共的宣傳論調體系來分解弱化,達到在亞洲地區減低其負面影響和未來衝擊。筆者認為,利用本文揭露大外宣在各國滲透和極為狡猾地為中共國的各種做法進行宣傳推動,是十分必要的。他們會用批判性筆法,鋪墊大家共知的事實”引君入甕“;其次,就是暗插伏筆,混淆視聽,以致于完全導向其所要的事實的反面。我們必須要引起警惕和重視。

文章開篇似乎對中共在諸多方面的現行操作十分不滿,提出的都是很常見、客觀的事實。比如,馬來西亞作為在亞洲和中共國有著全面合作的國家之一,在中共對阿裡巴巴集團及其創始人馬雲進行打壓和批評後,媒體十分關注在馬來的相關合作企業是否會受到影響。馬來西亞的媒體觀點在對待這個問題是,似乎並不是孤立地考察和看待,他們認為:中共監管機構對馬雲和其阿裡巴巴的限制與監管,應該和一系列的“六十多個其他中國富裕的商界精英也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的情況聯繫在一起。因為他們都存在同樣的情況,他們都“被中共政府以腐敗或挪用公款的方式神秘地羈押”。這些都在拉近讀者的關係,你會認為他們的角度是一個非常批判性的立場。這就是其狡猾的地方,先立意在批判中共,麻痹你的認知。

文章繼續鋪墊,提到被整治的中共國商界精英包括郭廣昌、周長健、任志強等。可是,這篇文章提到,很蹊蹺的是,中共國的國有企業卻“缺乏”“調查”。文章也指名點姓地明確指出如,中國工商銀行、中國移動、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國國家電網公司、中國化工集團等。文章指出,在中共體制下,中共對“私營企業的影響”是由“法律法規”來約定。任何公司“有三名或以上黨員”“必須成立一個共產黨員小組”。《公司法》也規定“每個公司都必須建立一個CCP小組,開展CCP活動,並為CCP小組活動提供必要的條件”。作為讀者,你看到這裡是不是也是覺得馬來媒體很客觀呢?這就是大外宣的另外一個手法,障眼法,用這些所謂的事實陳述表現它的完善周全,分析到位。

大外宣對海外輿論的引導,絕對不是一般讀者可以輕易地看出。相反,你看完一半,都可能發現這是一篇很有新意,態度中立,分析全面的報導。他們會繼續用到一些資料,讓自己顯得更加有說服力。比如,文章指出,根據他們得到的來自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2019年的一份文件,“2002年只有27.42%的私營公司擁有CCP小組”;可是,“在2018年已增至48.31%”。同時,“去年9月15日,中共中央辦公廳發表意見書,呼籲全國統一戰線部門加強中共的思想工作和對私營部門的影響”。 馬來西亞媒體觀點認為他們所知,全國統一戰線“是一個情報部門,負責收集資訊,管理關係並試圖影響中國國內外的精英個人和組織”。你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這個文章到此都沒有問題,甚至你會認為這是一篇有點批判力度的文章。可是,你又錯了。錯在哪裡。錯在以上各個篇幅的報導內容全是鋪墊和過度。文章的後半部分才是“洗地”的關鍵,各種“刷白”的要緊處。

我們繼續來頭腦反風暴,感受大外宣的“春秋筆法”。文章認為,過去12年,中共國作為馬來西亞最大的貿易合作夥伴,到2020年,對中共國的出口已經占馬來西亞16.2%,“許多本地企業已與中共國公司實體建立了長期牢固的業務關係”。已經有與中共國合作的公司表示,他們的合資公司被“要求建立CCP小組”,他們也照做了;暫時,“中共顧問並沒有直接參與公司的日常管理”,“還沒有對公司造成任何干擾”。至此,整個文章的筆鋒一轉,變成一篇絕對的“洗地”和“吹風”文章。

此話怎講呢?後半部分,文章通過馬來西亞與中共有合作的企業表態,在中共國,由於有“人口規模和龐大的公司數量”,

“政府沒有足夠的資源來監視”“那樣多的公司”。由於那裡的我認為它無法追蹤每個公司。”  馬來公司的管理者“相信中共國政府無意破壞中國的商業格局”;CCP“實際上是有利於商業,有利於經濟發展的,並且總是在思考如何發展經濟”。當然,此後的觀點,基本上就是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觀點。比如“沒有哪個國家是完美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 云云。包括談到中美對抗都是如出一轍的中共喉舌調調,

美國存在“亞洲仇恨犯罪的增加”和“美國白人至上主義運動”等等。可是最後的落腳點就是,中共國對商業來說“仍然是個好地方”。

文章甚至認為,馬來西亞的企業主們“考慮外國政治機遇和風險”時,對於中共國“只要您不違反國家規定,就無需擔心監管機構”。觀點認為阿裡巴巴案,馬雲被監管是因為“在灰色地帶經營,壟斷該行業並收購競爭對手”。文章努力為馬雲等中共治下的私營業主所遭受的打壓全面地洗脫中共罪名。文章甚至提到,是中共國裡部分私營企業形成一些“壞習慣”導致“腐敗”,影響政府“運作系統的效率”和“社會政治穩定”。文章繼續指出中共國的一系列針對私營企業的規定,包括企業內形成CCP小組等,會有區別對待,“不要求馬來西亞人加入該小組,這很可能由參加該党的中共國雇員佔領”。此後的各項觀點,筆者就不用分析了,全部都是中共國大外宣的觀點。

筆者認為,今天的中共大外宣,已經不是走低級路線,他們走曲線和高級路線,他們隱藏自己的紅色意識於表面明確的事實。如果不是站在爆料革命中,這些觀點又會被他們繞來繞去的邏輯給繞回去了。說到底,這不是在報導事實,這是在現實中找到對中共有利的或者合理化其體制及非市場化運作,樹立自己正面形象,達到繼續欺騙地區性合作夥伴的目的。我們深知,中共能達到今天欺世欺民,招搖過市,他們的宣傳機器是十分得力的。他們常常與很多國家地區的媒體深度合作,共同製造假新聞,形成對他們在國際和地區性的範圍上的罪名洗刷。筆者有很多牆內朋友,翻牆出來看的外文,就是如同本報導一樣的調調文章;筆者也有很多牆外的朋友,看的都是外文,還是得不到真相。筆者希望我們能夠用爆料革命的真相和事實,教育更多的人民,不管你讀到的是中文還是其他語種,要用邏輯和真相來驗證。G系列資訊平臺就是提供真相和事實的一流平臺,希望更多人佔有事實,擁有真相,不再受到這些混淆視聽的報導的欺騙,學會擦亮眼睛,提高辨識力。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審稿:自由戰士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cover-story-malaysian-tech-companies-and-alibaba-effect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