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光明與黑暗的對決(下)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郭郊玉米地 | 編輯:文合 | 封面、發布: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論光明與黑暗的對決(上)


凡是因條件聚集而促成的,都會因條件退散而消亡,所以世界變化無常。幸運的是,在無常的變化中蘊含著生機和秩序,秩序又成就著一切。所以,直面無常,順應天道,就能生生不息。相反,抗拒無常,貽誤生機,則是一潭死水,也是陷入黑暗的根源。人類每一次陷入黑暗的漩渦,都是這個原因,然而,從黑暗中透射出哪怕一絲光芒,都能使人類擺脫黑暗的漩渦。

螞蟻是一種靠信息素交流的生物,它們通過身體分泌的化學物質向同胞們傳達信息。倘若某隻螞蟻無意中走出了圓形的路線,並留下了信息素,所有路過的螞蟻都會沿著圓形的閉環永遠奔跑下去,直到這群螞蟻全部餓死或累死。這就是“螞蟻死亡漩渦”。這群螞蟻,不能說它們沒有秩序,也不能說它們的秩序沒有效,然而不幸的是,它們的秩序畫地為牢,將它們困在了原地。這使得它們散失了新的可能,也使每一隻螞蟻身不由己、徒勞無益、行將就木——這就是中共國當前的真實寫照。

圖片來自網路

一個群體因為什麼而陷入黑暗的漩渦,又因為什麼而從黑暗中掙脫?毫無疑問,一個故步自封、不思進取,不敢面對新鮮事物的群體,必然抗拒種種變化,貽誤種種生機,無論它現有什麼樣的秩序,它都散失了未來,陷入了黑暗。

CCP是這個星球上有猴子以來最黑暗的存在,它正在中華大地實施黑暗統治:隱瞞真相、鉗制言論、禁錮思想,使整個社會毫無生機猶如一潭死水,人們終日忙碌卻徒勞無功,虛度年華卻無處嘆息。CCP罪孽深重,根本不具備執政的合法性,它早該被掃進歷史的垃圾桶。然而它冥頑不靈、頑固不化,置民族存亡於不顧,苟且偷生於奄奄一息之間。所以它們極其害怕新鮮事物和新生力量,所以它們極力的抹殺社會生機,使整個社會陷入存量搏殺,衍生了無數的悲劇。

一切自有天意,倘若某個蟻群陷入了“死亡漩渦”,一陣微風吹過,哪怕僅僅一隻螞蟻被吹離了隊伍,那麼它所釋放的信息素就能使蟻群從漩渦中掙脫。人類社會也常常如此,就像此刻,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就是黑暗中的一絲光芒,就是中華民族的新生力量,也是中國人的希望,CCP的黑暗統治必將因此而土崩瓦解。

個體因為什麼而墮入黑暗的漩渦,又因為什麼而從黑暗中解脫呢?每個人都是因條件聚集而孕育,隨條件變化而生老病死,所以生命是無常的,人的生命活動也是無常的。因此,一個抗拒生命無常的人,一定是執迷不悟、作繭自縛、不思進取的,無論他擁有什麼樣的處境,都已被他心中的執念畫地為牢,都已失去了未來,墮入了黑暗。

圖片來自網路

一隻鳥,它原本擁有整個天空,而在一面鏡子前,卻可能被困住:它上一刻的攻擊,成了此刻的遭遇,此刻的遭遇又使它發動下一刻攻擊,如此反復,無法停手。

這就是CCP黨魁匪首們的真實寫照:昔日的罪責,用今日的罪行掩飾;今日的罪責,透支未來的罪行來掩飾。如此反復,直至罪惡滔天、進入死局。它們之所以陷入這個處境,歸根結底是因為它們不敢面對生命的無常,作繭自縛把自己困在三個噩夢之中:“長生不老”夢、“一勞永逸”夢和“自命不凡”夢。

“長生不老”夢,是古往今來暴君們所遭受的詛咒,至今無一得逞。“一勞永逸”夢,在這個被它們內捲化的社會里,也是不可能得逞的,因為存量搏殺無休無止,永遠不能落袋為安。“自命不凡”夢,永遠是個笑話,因為造物主不會專門為它們創造牛頓定律,天下母親也不會專門為它們生養奴隸。這些都猶如夢幻泡影,無法存在。

在畫地為牢的處境中追求不切實際的東西,它們必定會挖空心思做出種種違背自然規律的罪行,然後背負著無邊的罪債,像僵屍奔赴懸崖一樣,直墮地獄。當此之時,倘若它們的內心還有一絲光明,就會像《星球大戰》里的達斯·維達一樣,獲得一絲機會,被帶到一個終極選擇的面前:做維達大人,還是做一位父親?

圖片來自網路

在達斯·維達的心中,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發生著劇烈的對決。是如此的劇烈,以至於他的身體開始顫抖,聲音也變得異常短促,很明顯,他心中光明的種子正在急速的成長,剎那間,將他內心的黑暗一掃無遺。安納金·天行者贏了,他要親眼看看眼前的孩子,他選擇了做一位父親,完成了自我救贖,回到了原力的懷抱。

世間萬物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一個黑暗到了極點的人,最終會把自己逼進囚徒困境,一邊是自己,一邊是世界。選自己,則世界滅,世界滅則己滅,因為一切都是相互依存、互相成就的,所以他人不是地獄,而是存在的依據和環境。

本來,向世界透射出一絲光芒,就能給自己帶來一線生機。然而現在,CCP還有機會嗎?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