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21日郭先生警示:北京人民醫院感染眾多!疫情大爆發還沒真正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PvVNcisb-c

戰友之家聽寫組

我讓親愛的兄弟姐妹你們看一看,這個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個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大家看一看,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個絕對是中國最高級的醫院之一,是由北大方正集團,當時還貸款歐元啊,買了最先進的設備,當然王恩哥都吃回扣了,吃了20%的回扣,20%也不止。

那麼這個醫院可以確定的,昨天我知道消息,今天我又再確定的,從昨天的230人的感染,到現在為止確定超過500人感染,它絕對是北京的一個大的疫情爆發的一個點!為什麼這麼說?親愛的戰友們,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不是一般的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從第一天的設計,大家記住它叫「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它是和「人民醫院」合在一起的。

為什麼這個醫院這麼厲害?當時王恩哥看完整個設施、設備功能以後,在這個醫院裡又加入了,就是王恩哥在美國,在西方所認為最牛的,讓李友和余麗,據他所說,深夜研究,余麗叫多少床你都無法想像了,共產黨都愛深夜開會,愛下午午睡後見女同志。所以說,當時王恩哥很認真地對待,這個醫院設備絕大多數是世界上最好的醫學設備,少量美國的GE設備,全是美國的、西門子的。

那麼在歐洲進這些設備的同時,由王恩哥經過設計、改造,孩子從開始精子,從你開始精子,有同志要搞這個叫現在最流行的,叫什麼?比較好的叫什麼?叫「代孕生子」,從精子開始,你到小屋去,到那小屋裡面,看著黃色電視,然後你要手淫,手淫完,一個盒子把精子放進去,隔壁房子幫你化驗,化驗完精子出來告訴你,你的活躍度百分之幾十,你的酸鹼度是70、50、60。

女士,旁邊有個房間是取卵子的地方,取完卵子到隔壁去化驗。卵子,女士一般一個一次,倒是有好多的一次,有的一次幾十個。卵子多少,給你說,活躍度多少,質量怎麼樣,你還可以拿放大鏡,超級放大鏡看那個,哎喲,人生啊,你看完那個你真會改變。

一個男人的精子,幾百萬、上千萬個,像蝌蚪一樣游來游去,你看到你自己的精子,女士看到自己的卵子,從這一刻起你可以選擇,我跟我妻子生,把她的卵子放進去,也可以跟任何人放在一起,這個時候,這個孩子就在北大人民醫院開始誕生了,叫北大人民醫院的「代孕生子」,現代化的嬰兒。

開始懷孕、檢查,在肚子裡邊檢查,檢查化驗,最後等著孩子生下來,給你接生,接生完以後護理,包括你吃什麼奶,到你上學之間的整個,小學、幼兒園、初中,有沒有被雙修呢這很難了,那就沒法確定了,估計北大人民醫院也有這個節目。然後一直就在北大醫院到你結婚,一直到你再有孩子,都可以給你料理,直到這個人,到死的時候,到這來死。

從樓上,看到啊,從樓上,地下室比地上的面積還大,然後呢,有火化場,有N個火化的地方,還有好幾個教堂,有穆斯林式的、佛教式的、道教式的,各種教堂,可以給你做禮拜,然後給你送行、化妝,放進屍體。隔壁,你選擇最現代化的,世界最先進的,叫「汽化室」火化,進去屍體「膨」!沒有火的,直接給你汽化掉。沒有火的,直接給你氣化掉。你也可以把你送到你指定的,或者是北京人民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給你準備好的火葬場。這李友和余麗,王恩哥都給你準備好了,直接到那去,給你火化,當然價格都很貴。

而且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一套活,從你出生前,到出生中間,到你活一輩子,到給你化掉,到給你送走,整個可以買一個計劃,提前買,而且買的價格都是明碼標價。

王恩哥已經跟北大的這些校長們都準備好啦,這是一個計劃,要給領導送這禮物去。領導給誰用啊?領導是送給了那些所謂老家的人,領導拿這東西可以賣錢。

這就是當年李友,投了幾十億,當時好像是50億吧,後來花了更多。

那麼這個醫院當時是北京大學,叫燕京學堂,燕京名人堂。排第一位,這排第二位項目。燕京名人堂,知道文貴捐了十個億。這個他們當時貸款五十個億,最後投一百個億。用王恩哥,余麗,李友的話說:這個地方是真正的人生的世界,美好的世界。

那裡面有很多,很棒的醫生。而且是共產黨,當時中共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會。所有領導都看了北大王恩哥,以及北大方正集團的報告。說這是保證我黨,從一代又一代人身健康安全的保障。

所以那個地方是幹啥的,大家聽明白了嗎?是給共產黨配種的地方!!!選優良種子的地方!

共產黨當時是這個賀國強家族,賀錦濤,賀錦雷那是北大方正的股東。那賀錦濤的精子一化驗,一手淫出來,結果是什麼?酸鹼度,活躍度才到多少?二十幾!(酸鹼度)低於7的一般都是女孩,高於7的一般都是男孩。但是活躍度一般來講不能低於51!他的活躍度不到5%,基本上都是死精子,估計房事太多。所以要給他賀錦濤來化驗,說要給你按摩,給你針灸,還要吃一些什麼葯。要你的男性激素增加,然後到時候再去擼一把。也有可能在隔壁還有一個大卧室,在卧室裡面有人專門幫助你,由女士給你現場表演,幫助你來做這個事兒,然後讓你這個精子出來。辦完以後,好的給你存起來。存起來以後,什麼時候都可以找出來你喜歡的卵子。

你喜歡李祖英,王祖英。你喜歡張冰冰,楊冰冰,什麼冰都可以。你隨便找,找什麼民族的都可以,拿來卵子,掛,一擱,化驗。然後放誰身體都行,孩子出來了。一個人一次可以搞10個,搞100個,那都是可以的。

共產黨在北京人民大學就是自己的,繁衍自己的優良後代的一個重要基地。也是保證共產黨的後代健康,他們的子孫萬代是最關鍵的。

當時王岐山還是北京的市長,這項目開始的時候。後來到了中央當副總理,聽說此項目王岐山感興趣。王岐山帶了兩個人出現在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王恩哥親自接待,誰呢?

還有那個校長叫什麼璐啊(朱善路)?那個傻貨,特火,特傻那個!

王岐山帶著高燕燕去的,還有田國立。把整個項目看完以後說:面積太小啦!投資太少啦!這樣的工程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黨千秋萬代的事,好事。做得越大越好,後來北京歸委副主任黃艷,當時的主任還是陳剛,親自又到現場服務:你們有什麼需要的,有什麼能幫你們的,面積要多大給你們多大。李友高興了,面積加大,二期,三期同時和一期上馬,又增加貸款。後來黃艷去的更多了,我估計,那幹啥咱就不知道了。

所以說那地方能出現1萬個王岐山,1億個王岐山,一點都不誇張,那都是可能的。但是高燕燕的卵子她過了45歲,她就真不行了。這個問題我很清楚,南普陀計劃就包括這樣的計劃,南普陀就包含這樣的計劃,所以說戰友們你們要想共產黨它有多邪惡,它有多可怕。

現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它搬不走,它也氣化不掉,如果戰友有時間到北京大學的人民醫院去看一看,我說的男士專門取精子的地方和女士取卵子的地方,還有一個專門給你培養情緒的房間,豪華套房、你知道叫什麼嗎?北京大學的酒店房間就叫博雅酒店,李友就是從那個房間帶走的。608房間就是跟胡舒立,胡舒立把李友給玩暈了抬醫院去了。你知道男女雙修的培養精子卵子的地方叫什麼地方嗎?叫雅雅房,博雅房改成雅雅房了,這是余麗和李友起的土名字。

李友這個王八蛋,他的女兒都在新加坡,拿的新加坡身份,在美國待著,有幾個孩子。我跟他的賬沒完呢,咱跟共產黨算完賬,再找李友,再找余麗,再找王恩哥。王恩哥的兒子、兒媳婦就待在美國呢,這事絕對沒完。

北京人民大學這回中招了,昨天說230,今天250,然後270,然後說300 ,400。我一直看著這個數字,剛才在兩個小時前,一位咱內部的戰友(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多少我的人呀!多少我的人呀!本人也是第二大股東,是吧)告訴我說,郭先生,事大了,有人跳樓。有些人跑了,找不著了。

我不能說這好吧,咱不能說,我希望像當年李友和余麗跑,跑到胡舒立家去。李友後來跑到青島在和尚廟被給抓回來了,還有令計劃的老婆。

大家都忘了當時我發出來那些吳征的聯繫語音的時候多火呀,房間裡面嘎嘎嘎的叫,然後「李友跑了,李友跑了,在窗戶外面」。李友和其他的女秘書長在那聊天:」 給我捏捏腳吧,捶捶背。」 後來警察打他罵他,李友的弟弟哭,摻雜著慘叫聲,還有淫叫聲;叫床聲。期間你會發現這些人,這些雜碎!

三年前你們看到我給你們放出的錄音,你看看一個一個的嘴臉,還有王恩哥。現在三年後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是當年上海銀行江家最厲害的銀行,范一飛人民銀行副行長,王岐山的馬仔,是他的炮房,在那地方當炮房多乾淨。醫院有護士有醫生,需要吃點海狗丸,需要針灸,范一飛太厲害了,把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當自己的炮房,睡午覺的地方,牛啊。

頭兩天我也看到范一飛出來說話了:「中國經濟不會垮,中國經濟還會強,還是機會。」那麼,范一飛的炮房——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范一飛會不會傳染呢?胡舒立好像是醫院的董事啊!胡舒立,傳不傳染呢?李友有沒有傳染呢?也是李友的炮房嘛。王恩哥有沒有傳染呢?對了,還有那個朱善璐啊,原來的(北大黨委書記)。朱善璐有沒有傳染呢?還有,王岐山、高燕燕、田國立,他貫君、劉呈傑那是裡邊的董事啊,有沒有傳染呢?

笑話大了!事兒大了!據我所知,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北京市委市政府領導,中紀委,北京市紀委的定點醫院,包含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個有意思了。有意思了!

不是,現在你說,真奇怪了。這孫力軍跑到湖北去,戴著黑口罩。在這之前你見過中共的一個領導戴過黑口罩的么?不可能,只有孫力軍戴著N99口罩,蝙蝠口罩,「咔」。他估計看了文貴戴了那個N99了,他就弄個N99。學文貴,一輩子就是崇拜文貴,用他的話說,最崇拜文貴。蓋世太保,崇拜文貴,戴著黑口罩,呆在那兒。他在湖北你說能不能染上呢?孟建柱呆在湖北沒染上,王岐山沒染上,孫力軍去了能不能染上呢?孫力軍染上,楊瀾染不染上呢?吳征會不會染上呢?這事兒複雜了,這事兒複雜了。

正在我擔心人家染上病的時候,咱都沒有染上病,結果,北京人民,北京大學人民「日」院,人民醫院,對不起。哎呀,這掌嘴掌嘴。說了一天話了,口發瓢,從早上到現在大家都看到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頭兩天看到路德先生的節目說,北京有大人物感染病了。聽說,我也聽說了,我也聽說了!咱說的大人物最低級別常委級別吧!最低常委級別吧!

所以說戰友們,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一次的傳染,標誌性巨大!

我還聽說北京的某導演也傳上了,也是名導演啊,我說的也是名導演,不是三級片的導演啊,不是三級片的導演啊。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我告訴大家的是,今天我要在這時候直播,突然直播,兩個事,我就傳達兩個事。

第一個,戰友們,拜託你們在任何消息,煽動縱容下告訴家人,如果你掙不了一百個億,一千個億,你也給你家人,也不能說帶來多少什麼,這個,那個的。你最起碼有耐心點說服家人,不要上了CCP的當了,把全家命給送了,不要隨便走出去,現在病情是正在準備擴散中還沒開始呢。

讓家人別冒這個險,認識文貴的,你們一定要聽進文貴的話,文貴過去的員工和同事們,你們一定要聽進我的話,要比以前十倍、百倍的重視,千萬要採取防護措施,做好更壞的更長的時間的準備,這是我今天說的第一條。

第二條:江西,北京,黑龍江,吉林,遼寧,大連,杭州,上海,深圳,東莞,香港,香港就更不用提了,香港的警察已經染上了吧,六十幾個警察被染上了,聽說某幾個明星已經剛剛幾小時以前送到香港醫院裡去了,香港的戰友剛剛發了我視頻,我不想發,我要經過核實再說。

大家記住,這一定會爆發的,所以這個時候大家說話low住,low住,low住,一切等到2月29,2月29,2月29以後咱再說,好不好,我今天就說這麼多。

啊,明天早上,八點半鐘,文貴起來直播,請路德先生,卡麗熙女士還有我們的小皮匠,還有我們的大衛兄弟,還有我們的卡麗熙的這塊在直播,還有誰在直播啊?咱們兄弟姐妹啊,大家啊,我們戰友之家,還有我們面具先生也在直播,面具先生,希望大家。

明天我是八點半直播,因為我要每天起來以後直播完,直播完我要鍛煉一下,然後我又很重要的視頻會議,明天一整天,拜託了,兄弟姐妹們!

2月29號,你們都別猜,猜不準的,2月29號,紐約時間晚上十二點,咱直播,暫時這麼定,好不好,暫時這麼定。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在這裡為十四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同胞,台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祈福!

阿彌陀佛。

大家記住,共產黨的經濟能撐到昨天那個德行,他已經沒有什麼,沒什麼子彈了,沒什麼子彈了,它們敢做出這樣讓所有人上街去的決定,已經沒招了,現在共產黨想再回(到)三個月以前,2019年5月份以前,2017年2月份以前,永遠不可能了。

爆料革命什麼樣?大家看到了,這就是在西方你必須懂的。過去幾十年,沒有一個中國人在西方媒體上,能引起如此之重大的關注和震動!大家都看到了,我才上了兩期《戰鬥室》——班農先生的節目。西方的媒體把爆料革命的信息引為叫——震撼!大家看明白了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所有戰友們,不管你社交媒體還是什麼什麼媒體,一定要「唯真不破」!如果我們要是講瞎話、胡扯八蛋,會有西方這麼多媒體重視我們嗎?

大家看看我現在,這幾天全世界多少媒體報導我們,引用我們的資料,多少人要採訪文貴!大家都看到、都看明白了吧?咱這官司一個一個地……就贏地不行啦!我都沒興趣了。多少個官司現在找我說:給你五百萬美元和解、那個給你一百萬美元和解;還有提出八千萬美元和解的大案子,跟某個銀行的。
——不可能!嗯!不可能!

這都是小事兒、小贏!這些贏了也跟咱們滅共沒多大關係;共產黨不滅,我贏一萬次等於零!只有共產黨滅了,郭文貴就是馬上消失,隱居山林;我要過上真正、郭文貴過去喜歡過的日子。我可不想每天講上二十四個小時的話,天天嗓子跟冒煙似的;一天只吃一頓飯,我從今天早晨到現在只吃了一頓飯,我向大家發誓,最近都是(一天)一頓飯,每天講話講到嗓子冒煙。

我現在直播完,馬上上樓,最起碼還有四到五個的聯席會議。然後,我要睡一覺,午夜後還要起來開會。

你們大家能看到,這個世界上只有爆料革命這一盞燈!在給世界上傳達中國人的武漢疫情的真相!只有這一盞燈!——叫「爆料革命」。這個爆料革命不是郭文貴的,是所有的戰友們的。我再說一遍,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沒出現名字的默默在背後貢獻的戰友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那才是我們真正的、上天給我們的力量。

不要忘了霹靂年、霹靂年、霹靂年!雷神山、火神山!霹靂館、霹靂碑!

我們再往回看,昨天和今天的直播,又有多大的不同,世界巨變!

今天下午,幾個國外的媒體說:郭先生,每天看你們的戰友之家做的GTV、「武漢疫情直播」,和「上天造滅疫組」為這個直播加的中英文直播,太棒啦!

我們以事實、以證據說話,我們會讓世界看到真正的事實!這就叫力量!這也是我們自信的原因。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敢說——共產黨,你完了!你完不完,你知道!這就是郭文貴告訴你共產黨的——你完啦!!

十四億人民、全世界人民,將審判你們這些盜國賊、欺民賊!和在世界上潛伏的黑暗力量、沉默力量!上天站在了我們這一邊!

無論你……兔子打拳一路小動作、你有多少擀麵杖子,這回都將歸到零!零!!

莘縣陽谷縣搭縣,咱走著看!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戰友們!謝謝!Thank you!

【文琪】【杯酒漸濃】【文成】【文正】【文奇】【拿得起】【文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9

2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