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南央寫母親的兩篇文章看CCP對人性的異化

撰稿:三只松鼠

圖片來自網絡截圖

昨天是母親節,“母親”是個偉大而神聖的名字,我們每個人都是由母親生養的。但從毛澤東原來的秘書、原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出版的兩本書中,我們了解到在CCP體制下,“母親”這個詞已經被邪魔異化了。這兩本書名字是《我有這樣一個母親》和《我有這樣一個繼母》。兩本書出版時間不一致,但都在國內外引起巨大反響。下面我們只粗略分析一下。

首先看看第一本書,李南央說:她(母親)是一個異化的人,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改造思想。她這一輩子沒有做,不會做人的女兒,不會做人的妻子,也不會做母親,非常失敗。李南央用了兩個詞語“異化的人”、“思想改造”來形容她的生母,這是相當貶義的詞了。這句話基本上就總結出了她母親是個怎樣的人。看看李南央是怎麽解釋這兩個詞的。

李南央說:就是說作為一個人,應該有正常的人性,但是她因為受了共產黨的教化,她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她並不認為自己是錯的,她非常相信自己的是正確的,她經常對於我的教導,她說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爭奪接班人的鬥爭。她對我的所有的態度,都是因為她站在無產階級的立場,這個就很異化了對吧,這不是正常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更別說是母親和女兒的關系了。怎麽是一個階級的爭奪的關系呢,對吧?

看看吧,因為李南央的母親受了共產黨的教化,做任何事情都站在階級的立場,對於子女的教育認為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爭奪接班人的鬥爭。現在看來非常可笑的事,在過去那個歲月的人看來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完全沒有應該有的母子之間自然而然的親情,那種發自內心的天倫之樂。

李南央:她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的母親,她完全把自己套在一個革命的殼裏頭。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就是跟子女對話、交流,都是政治,如果你跟她的意見不相同的時候,她就覺得你是資產階級思想。她要把你拉回到無產階級的隊伍裏來,如果你不聽她的,那你就站在了敵對立場,她就會把你匯報到你的單位的黨支部,讓黨支部去幫助你。
這段話反應出共產黨就是一個大黑染缸,不管是什麽人,不管什麽東西,都能把你染得很黑。共產黨讓人沒有正常的生活,沒有正常的思維,真是“爹親娘親不如黨親”。

而關於《繼母》這本書,李南央說:一個因為是老革命,把中國農民身上的愚昧和劣根,因為革命而且因為老,發展到了極致。就像那個老先生說的就是說,中國的農民有他落後的一面,但是有他非常純樸善良的一面。但是因為他參加了革命,他把他那個落後和愚昧,和最骯臟的那一面發展到了極致,而把農民本來的純樸,就是全部都丟掉了。

她的繼母是農民出生,而中共的發家打天下靠的就是這些最基本的力量,或者最基本的力量之一,就是這些流氓無產者,組成共產黨的基本都是這些人,然後這些人被共產黨徹底洗腦洗成人渣。讓參加共產黨的人丟了天然的純樸善良,落後與愚昧更是在黨文化的教化下“發揚光大”了。

家庭是社會的最基本組成單位,一個社會的幸福、平安,也同每一個家庭的美滿分不開。共產黨的惡在於根本無視家庭的社會價值的,夫妻可以為政治離異、子女與父母可以為政治反目,維系家庭的親情可如糞土般隨便拋棄,階級關系是人與人之間唯一的紐帶。李南央母親和繼母都做到了中共副部級幹部,算是高幹了,她們自覺、不自覺地受到這個黨文化的影響更深。

從這兩本書可以深刻感受到共產黨對人性的摧殘,對人性的異化,深刻揭示了所謂黨文化之惡,所謂的黨性之惡。中共的所做所為顯示出這個惡黨就是一部大絞肉機,不管什麽時間、什麽地點,進入這個體制內都有可能從精神上到肉體上被徹底絞碎。共產黨就是一個純粹的邪教組織,把正常的人倫關系完全異化,讓眾多的大陸人民出現一幕幕家庭悲劇。

打倒共產黨是中國人民走上幸福生活的必需!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審稿&編輯:MG1

參考資料: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5/7/n12932139.ht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