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19日文貴先生参加班農先生在作戰室的第20期直播

戰友之家聽寫組 翻譯組

班農先生:大家好我是史蒂芬班農,我們現在在紐約市的喜馬拉雅大使館向大家直播。我們每日在這裡做許多有關中國的廣播,有許多許多事情正在中國發生。我要特別感謝郭文貴先生以及郭媒體和G-News新聞的團隊,感謝他們幫助我們設立了今天的直播。我們有許多要聊的話題。目前從中國,特別是武漢每日都傳出大量的新聞,因為疫情在日益惡化。目前我們從世界不同管道所得到的資料都完全不同,不同的組織機構都在試圖評估此疫情的走向,都顯示武漢目前的惡略狀況,也顯示了中國人民的處境。我想讓您看看今天《倫敦金融時報》報導了在中國的蘋果工廠無法開工,這也是很多工人從中國南部的深圳和其他地區又重新返鄉的原因,因為這些地方的工廠都不允許他們回去復工。到處都是路障,這些工人經過重重測試,因為大家都不想讓病毒繼續傳播。那麼文貴,在我們談論在武漢發生的一些事情和相關錄影之前我想讓您告訴美國人民您的評估數字。因為我們現在是直播,而且雖然節目是面向世界,但其中有許多美國聽眾,也有很多在我們的芝加哥總站的聽眾們。您對這次疫情的看法如何?您認為到底有多糟糕?

郭文貴先生:史蒂芬,您問我關於武漢冠狀病毒的情況,這是目前的頭等大事。而當我看這些西方媒體所報導的有關武漢冠狀病毒的新聞,幾乎所有這些媒體所用的數據都是假的。

班農先生:您是說他們所引用的中共所提供的有關被感染,和死亡人數的資料都是虛假的?

郭文貴先生:是的。

班農先生:那麼目前他們說有大約7萬或7萬5千人被感染,死亡數字是2500人。還有就是是哈特菲爾德醫生一周來都認為十分滑稽的數字,就是他們所說的2.1%的死亡率是個永遠不變的百分數,就像中共的國民生產總值永遠都是8%,對吧?反正總是同一個增長數,您是說中共故意編造出來這些假數字嗎?還是他們計算有誤?

郭文貴先生:您說的完全正確。正是中共他們自己編造出的這些數字!對這些數位的掌控必須完全聽從中央政府的指令。所有這些數位都是政治資料都不是真實的!你看,其實現在在中國,我認為應該有大約4到5百萬的感染患者,而死亡人數我認為目前是250,000(25萬),這些僅是被送往太平間或被火化了的人數。這才是真實的!

班農先生:那好,我們知道在湖北省那裡大約有八千萬到一億人口都被隔離了,對吧?這是中共公布的資料。

郭文貴先生:是的。

班農先生:此外在中國的不同地區還有4到5百萬人被封城,對吧?要麼被封城,要麼被隔離。如果某個城市沒被隔離也基本上是被封了的,人們已經不能自由往來。

郭文貴先生:那麼,關於這方面,在整個湖北省大約有一千六百萬人被隔離,整個武漢市有大約一千一百萬人被隔離,整個中國大約80%的面積都處於隔離狀態或是被封,約十億多人都被隔離或被封。這才是真實的資料!但他們所說的有七萬人被感染這個數字完全是假的,不是真實的資料!我認為目前有超過四百萬人被感染。

班農先生:那麼,當您說應該有3或4百萬人都被感染了,您是如何得知的?是國內某些人透露給你的嗎?

郭文貴先生:這是根據傳染率估算出來的,不可能只有七萬人被感染。拿武漢為例,很簡單!我們為什麼認為中共的數字是虛假的?因為中共不允許世衛組織以及其他美國專家到武漢或到重慶、或上海。

班農先生:好的,讓我先來談談美國和川普總統這邊的情況,現在有請哈特菲爾德醫生,我們這邊已經提出要派遣美國疾控中心的人員前往,對吧?世衛組織也提出了要派世衛組織的人員,香港大學的梁卓偉醫生也志願要前往協助研究病毒,據我了解美國的疾控中心始終都被拒之門外。直到最後這幾天他們(中共)才同意一個團隊前往,是世衛組織的一個先遣隊前往了北京。但他們也只能是翻閱中共提供給他們的資料對吧?中共還是不允許任何外人進入武漢,為什麼呢?

郭文貴先生:他們想要掩蓋真相,他們不想讓人們看到真相,他們擔心會有人把真相爆出去,這是根本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我說西方和美國這些人如此相信中共政府的資料是非常糟糕的!這些資料都是錯誤的資料!這個問題很大!不僅美國、整個歐洲、西方世界都相信這些資料。如此,美國將陷入一個很大的困境!

班農先生:您知道我剛剛在香港會見了某個重要人物。一個舉世矚目的好人,一個非常非常良善的好人。他告訴我,在香港被感染的人數要比林鄭月娥的香港政府所公布的大10到20倍!病毒實際上在那裡蔓延得很嚴重。很多商場都關閉了,貨機上已經沒有什麼食品及貨物了。所以比政府現在所描述的要糟糕得多!
我們等一下會看一些相關的視頻,但是我想再回到這些資料中規模的問題上。
那麼哈特菲爾德醫生,我想問您:按常理來推論,目前大約有十分之一,(傑克,如果我說錯了請糾正我。)目前全球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就是說,目前世界總人口數為75億,那麼,目前50%的中國人口或是說10%的世界人口都被隔離了。要麼是像武漢那樣的完全隔離;要麼像在橫濱灣那裡被封鎖住,就是所謂的准隔離。
現在我們從一些大公司知道,就像今天金融時報報導的。工廠開不了工,因為沒有足夠的工人能夠從各省回來,因為那些各省的那些檢查點。
所以,哈德菲爾德博士,為什麼?世界衛生組織是聯合國的一部分,應該世界來照顧整個世界,對嗎?來監督這次大流行。為什麼他們待在北京的酒店裡?按Miles的觀點,為什麼是CDC?為什麼加布里埃爾博士一個人在香港?為什麼世界上頂尖的病毒獵人不被允許前往武漢?史蒂文·哈特菲爾德博士。

蒂文·哈特菲爾德先生:他們(中共)不想他們去武漢,他們不想讓他們在那裡,世衛組織相當無能為力。我們在2014年也看到了同樣的事情,他們試圖從幾百英里外的首都檢測埃博拉疫情。你必須有地面人員,派自己的人到那裡,核實到底發生了什麼。在你可以開始制定方案之前,哪裡最需要援助,具體什麼樣的援助,你才能儘可能快的提供最有效的幫助。你必須要有地面人員,你靠遙控做不到。

班農先生:我問你,我們會談到這個,現在有兩個女人實際上負責,兩個高級幹部。共產黨解放軍的高級官員負責武漢,我會談到她們。Miles正好認識這兩個人。
但是我問你,博士,你在這裡有中共的數字,這是70000人感染,2000人死亡。你也聽到其他人說可能是幾十萬,四十萬到五十萬,每六天翻倍。你知道成千上萬人死亡。然後,我們聽Miles和其他中國人說,可能已有數百萬人已經感染,數十萬人死亡。其中一些死於其他原因,他們只是沒被按病毒死亡計算,但他們因病毒而死。
問你這個問題,給定這次隔離的規模,你覺得這種在武漢的隔離實際上起作用嗎?實際上能停止擴散嗎?你在第一季告訴我們,你有兩種方法來阻止,要麼有疫苗,這需要一年或更長時間;或者是社會隔離。現在看來中國人已經嘗試了一切,可能的能夠做的社會隔離。對吧?可以想像他們還能騙多久,或者最終控制住傳播之前。你認為考慮到現在這個大規模的隔離的事實,這種社會分離秘密計划起作用嗎?

史蒂文·哈特菲爾德先生:不,不管用,這個應該停止了,尤其是現在人們已經意識到,他們非常害怕。所以你不用強迫採用自我疏遠的措施,人們對感染的恐懼會自動這樣做。我們在這裡漏了一些東西。

班農先生:你是說,如果隔離能起作用的話,或者起作用,在感染人數上就已經開始有相當顯著的下降。

史蒂文·哈特菲爾德先生:是的,應該有非常顯著的變化,7至14天後,我們沒有看到。

班農先生:因此即使在CCP公布的數字,如果你把那些資料作為基準,以你的專業觀點,在中國中部隔離不起作用?

史蒂文·哈特菲爾德先生:不起作用,他應該達到峰值,但看起來不像有,沒有任何地方看起來像要達到峰值。

班農先生:Miles,我想我們會在節目的後半部分看一些視頻,但現在我想具體談談,因為這將會在美國引起爭議。我想談談這兩個人,現在真正控制了武漢,兩個都是女的,一個是副總理,孫副總理。

郭文貴先生:孫春蘭。

班農先生:孫春蘭,她是習主席的人?

郭文貴先生:是的。

班農先生:我記得她是10天前被派去的,對嗎?去強制執行,甚至徹底隔離。她到的第一天就做了講話,就是說我們要挨家挨戶查,我們要挨家挨戶去量體溫。對吧?如果我們認為你已被感染,我們認為你有發燒,就把你帶走,把你帶去隔離中心。對吧?去隔離中心的是愛國的,給我們麻煩的是叛徒。我們已經看到了很多這樣來自武漢的視頻,看起來他們在逮人,你要不想被逮,就被拖著去,要麼被釘在自己的房子里,你能先介紹一下她嗎?孫春蘭副總理,她為什麼被派到那裡,她的權利比很多人都大嗎?她到那裡的時候,每個人都被解僱了,她是不是能夠讓隔離生效?

郭文貴先生:我認識她超過25年了,她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女性。她是非常非常中共類型的人,就是個騙子。至少她會說得好聽,但永遠做不到。絕對做不到!您看到了他們到街上去,挨家挨戶,不是去幫助別人。他們關上你的門,他們鎖上你的門。要麼他們就逮捕你。如果你還為自己辯護,直接把槍頂在你嘴裡,這在視頻中看得到。很多人跳樓自殺了。這他們看不到嗎?她就是個騙子、政客!這就是為什麼你看到中共官員說的話,談論武漢冠狀病毒,一切都是假的!不要聽政客們的爛嘴,這是場巨大災難。不要相信他們!

班農先生:所以你是說把她派到那裡,只表明中共的更多控制、更多謊言,對病人更殘酷打壓,更加說明他們有多噁心。

郭文貴先生:是的。

班農先生:在我們節目的第二部分,我們將放一些視頻,是真實的人那裡來的,是越過防火牆傳出的,我們會從中看到這些。

郭文貴先生:是的,視頻是一個很好的證據,這就是結果,不要只聽我們說,不要只聽郭文貴說,去看視頻自己驗證,視頻要好多了。

班農先生:您正在聆聽和觀看戰鬥室的疫情報道的直播,今天同時也來自郭媒體,今天另一主持人是郭文貴,他是著名的,但有人會說,來自中國的臭名昭著的爆料人,是反中共的第一爆料人。從一開始,他就是他們的眼中釘。我想談談另一個人,傑克,我相信瑪麗亞﹒巴蒂羅莫,在福克斯明天的節目中有一段,有人做過分析,昨天送給對沖基金的人,這個爭議就是關於武漢實驗室,對吧?說可能是武器實驗室,有一個武器計劃,說是人造病毒不知怎麼泄露了,在中共的解放軍中有一位少將陳薇。

郭文貴先生:陳薇

班農先生:她是少將,她來自軍事醫學科學院。在西方的情報部門,她被認為是中國的生化武器計劃的頭號人物。那麼你認識她嗎?你能告訴我們你了解她什麼?

郭文貴先生:我在2003年認識她,她的家庭也來自軍方,是軍隊中最老的。她和中央軍委員和政府最高層關係密切,她在歐洲學習過,之前也來美國,她幾乎是中國的第一。

班農先生:她在歐洲學習過,她在美國學習,她以前在美國呆過?

郭文貴先生:是的。

班農先生:她是整個中國生化武器的創造者和專家?

郭文貴先生:是的,這就是為什麼在2003年她解決了中國的SARS。

班農先生:她幫助解決了中國的SARS問題。

郭文貴先生:而且她非常接近王岐山副主席和習近平。

班農先生:她和王岐山關係密切?

郭文貴先生:是!很密切!

班農先生:當一個少將被派去…我們只有兩分鐘了,我們要在這裡休息一下,到廣告時間了。當你派個負責整個生化武器計劃的少將到武漢去,幫助孫春蘭副總理應付疫情。作為高級管理人員和企業家,很又了解中共,給你的是什麼信號?

郭文貴先生:哦,將軍不會聽孫春蘭的,她只聽王岐山和習近平的。這是兩個不同的部分,在中國的組織上,軍人不聽政治人物。孫春蘭只聽習近平,將軍也只聽習近平和王岐山。這是很奇怪,這就是為什麼將軍要去那裡參加這個案子,這確實非常複雜。

班農先生:我們從休息回來後,我想請斯蒂芬Hatfield醫生。我想就這樣開始,您已經看了,今天出來的一些報告,一些額外的分析,其中說這是高度不適當的,不是高度,我相信他們說是:不可能這是來自武漢實驗室。當我們回到戰鬥室疫情時,我將簡要介紹一下其中的科學。
我現在在紐約,我們在喜馬拉雅大使館,也是郭媒體和G-News的直播中心。我今天共同主持人是郭文貴,我這裡要感謝每個人,我們會做更多的遠程直播。因為在這種悲慘的情況下,我們想在這裡聽到跟多聲音。今天我們集中精力在中國中部的武漢。原因之一,而文貴也在這裡,是這個問題的核心在中國。現在我們有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近7億的中國人口處於某種的隔離中。不管是封城,還是隔離、強制隔離,或是挨家挨戶,隨便怎麼說吧。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9

2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