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聞觀察】中共國的火葬場到底在準備乾什麼?

作者:Shuang

圖片來源:廣州民政局官網

前幾天,文貴先生在直播中提到,國內上千個城市的火葬場正在操練如何快速燒人,以應對新的文革2.0中即將出現的各種殺人事件。

他的一句話引起筆者的警覺。跟隨爆料革命的戰友都知道,2019年9月,武漢機場以軍運會為名,進行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應急處置演練。在五個月以後,2020年1月,武漢因新冠疫情大爆發而封城,全世界的災難由此開始。

中共想要做什麼,總是有跡可循的。聽了郭先生的爆料,筆者上網搜索了“火葬場”、“演練”兩個關鍵詞。放眼望去,搜索結果全是關於印病疫情的,但夾雜在其中的一條新聞讓人不寒而慄。

新聞標題是“廣州市民政局組織2021年清明祭掃演練”。文中說:“為做好2021年清明期間疫情防控和安全保障工作,3月29日,市民政局在銀河園組織開展了兩場應急演練。在第一場演練中,模擬了‘祭掃群眾在市火葬場祭掃現場發生沖突並持刀傷人’等情節,市殯葬服務中心各小組立即啟動應急救援、安全警戒、人員和車輛疏散等工作。第二場演練中,模擬了‘銀河公墓西門發生未預約群眾大量聚集’等情節,銀河公墓管理處各小組立即開展人員疏散、情緒安撫、增設通道服務等處置。……要求各區、各殯葬服務單位要高度重視清明保障工作,充分研判風險,強化管控措施;加強應急演練,提升實戰能力;統籌指揮到位,強化應急處置;加強宣傳引導,倡導文明祭掃。”

在第一場演練中,設想一下,為什麼會在祭掃現場發生持刀傷人事件?墓地都是一人一塊,供品都是各家自己準備,每家都是各掃門前雪,一般來說,在墓地里發生流血沖突絕對是小概率事件。在清明節,各祭掃場所最極力防範的是因燃燒香燭紙錢而引發的火災。那麼廣州的這場演練到底在準備什麼?是因為死者的家屬碰到了殺死親人的仇敵?還是因為親人死於非命,家屬要報復社會?猜測可以有很多種,但無論哪一種,都讓人脊背發涼。

再看第二場演練,“銀河公墓西門發生未預約群眾大量聚集”的事件,這是模擬群眾鬧事環節?群眾為什麼要到公墓來鬧事?筆者能想到的原因有幾個:一,沒經親屬同意,死者就被埋了;二,死人占了活人的地;三,去挖死人墳。第一個原因,老百姓受害了;第二個原因,死人太多了,墓地要擴大;第三個原因,鬥爭鬥到連死人都不能放過。另一方面,殯儀館在這個聚集事件中起到什麼作用?這不用問了,就是收屍去的。

接著筆者又搜索關鍵詞“2021”、“民政局”和“演練”,出現的結果除了常規的消防演練,還有一則今年4月1日發布的“永安市民政局開展反恐防暴演練促進單位安全穩定”。文中說:“為進一步提高民政系統乾部職工反恐防暴應急處置能力,近日,永安市民政局組織機關各科室和救助站、福利院、殯儀館有關人員開展反恐防暴演練。本次演練模擬黑惡分子攜刀闖入殯儀館欲行凶情景,殯儀館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及聯動機制,館內保全、在崗職工及其他支援人員在值班人員指揮下,使用防爆器械將歹徒制服,保障了館內群眾及職工生命財產安全。”

“反恐防暴”不都是公安、銀行、機場車站、學校或者人群密集的商場等這些單位的常規演練嗎?什麼時候民政部門也變成了“反恐防暴”的陣地了?筆者又搜索了關鍵詞“反恐防暴”,除了永安那則新聞,赫然出現了“武漢市青山殯儀館開展反恐防暴應急演練”,時間在2020年9月,即武漢市民因中共病毒大量死亡之後。

又回到了武漢。中共疫情在武漢機場應急演練後五個月內大爆發,之後,殯儀館很快做出了對可能發生的,老百姓在殯儀館鬧事的情況進行了預演,定下應對政策。如今,各地借著清明祭掃之名,火葬場進行反恐及救援演練,看似為了倡導文明祭掃,但細想之下,正如前文所述,與文明祭掃沒有半點關系。結合郭先生的爆料,中共國的殯儀館正在做著快速收屍的演習。如果按照武漢的情況推衍,中共在差不多半年之前對即將發生的情況做出準備,那麼清明節的收屍演練暗示著今年的秋冬季,中華大地上會發生什麼事情?

5月9日,文貴先生在直播中又提醒,過去的文革在兩種城市是極端的,一是像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另一個是一些小縣城。結合筆者在網上搜到的信息,一為廣州,一為永安(福建省三明市下轄縣級市),所有這些都從側面證實了郭先生的爆料。

筆者再次提醒所有戰友,註意安全,保護家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新聞來源:mzj.gz.gov.cn/dt/mzdt/content/post_7198876.html
mzj.sm.gov.cn/xwzx/xjdt/202104/t20210401_1649089.htm

推荐阅读:温哥华扬帆农场第一次五一大游行

編審:文敏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