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軍方曾於2015年討論將新型冠狀病毒武器化”以使敵人醫療系統崩潰”

翻譯評論:文虓Bobby

2015年,即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共國武漢出現大流行的前五年,中共國軍事科學家討論了如何將SARS冠狀病毒武器化,——中國共產黨科學家在那裡與美國資助的非政府組織合作進行所謂的”功能增強”研究,使蝙蝠冠狀病毒更容易感染人類。

這份263頁的檔由中共國人民解放軍科學家和中共國公共衛生高級官員撰寫,美國國務院在調查新型冠狀病毒源頭時獲得了這份檔。 據澳大利亞週末報(新聞集團的子公司)報導,解放軍科學家注意到,在生物武器襲擊期間,需要住院治療的病人突然激增,”可能會導致敵人的醫療系統崩潰”。

報告指出,SARS冠狀病毒可能預示著一個”基因武器的新時代”,並指出,它們可以”被人為操縱成一種新型人類疾病病毒,然後被製成武器,並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釋放出來。 ”

英國和澳大利亞外交事務和情報委員會主席湯姆-圖根哈特 (Tom Tugenhat)和詹姆斯·派特森 (James Paterson)表示,這份檔引發了人們對中共國在新冠冠狀病毒起源問題上缺乏透明度的嚴重擔憂。

這篇題為《非典的非自然起源與人造病毒作為遺傳生化武器的新物種》的論文概述了中共國在生物戰爭研究領域的進展。

“隨著其他科學領域的發展,生物製劑的交付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它說。

“例如,凍干微生物的新發現使儲存生物製劑和在襲擊時將其霧化成為可能。”

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防大學跟蹤」,該研究的10位作者是隸屬於西安空軍醫科大學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該大學的國防研究水準,包括醫學和心理科學的工作,被評為「極高風險」。

2017年,在習近平主席的軍事改革中,空軍醫科大學(又稱第四醫科大學)被劃歸人民解放軍指揮。 《人民日報》總編徐德忠的網上個人簡介顯示,2003年非典期間,他向中共國軍委和衛生部的最高領導層作了彙報,彙報了24次,準備了3份報告。 ——澳大利亞

該報告稱,曾為美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政府工作的數位取證專家羅伯特•波特(Robert Potter)表示:”我們能夠驗證它的真實性,這是一份由特定解放軍研究人員和科學家撰寫的檔。” 波特此前曾分析過洩露的中共國政府檔。 “我們在中共國互聯網上找到了它的起源。”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他的首席中國事務顧問余茂春(Miles Yu)在2月份《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引用了這份檔,寫道:”2015年解放軍的一項研究將2003年SARS冠狀病毒爆發視為外國軍隊發動的’當代基因武器’。”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主任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表示,「研究能力沒有明確的區別,因為它是用於進攻性還是防禦性並不是這些科學家會做出的決定,」(繼續)補充說:「如果你的技能表面上是為了保護你的軍隊免受生物攻擊,你同時也給了你的軍隊使用這些武器的能力——進攻性的。 你不能把這兩者分開。 ””

該研究還研究了釋放生物武器的最佳條件。 “生物武器攻擊最好在黎明、黃昏、夜晚或陰天進行,因為強烈的陽光會破壞病原體,”報告稱。 “在乾燥的天氣里應該釋放生物製劑。 雨或雪可以導致氣溶膠顆粒沉澱。

“一個穩定的風向是理想的,這樣氣溶膠就可以飄到目標區域。”

這些軍事科學家最離奇的說法是,他們認為引發2003年非典疫情的SARS-CoV-1病毒是”恐怖分子”故意向中共國釋放的人造生化武器。 ——澳大利亞

此前,5月3日有報導稱,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正與中共國政府組成一個由5名軍事和民間專家組成的團隊,”他們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實驗室、軍事實驗室、以及其他民用實驗室導致了”在野生動物中發現動物病原體(導致疾病的生物製劑)”,據《大紀元時報》報導。

正如我們在3月份所指出的,由安東尼· 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領導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已經資助了一些有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科學家參與的專案,包括武漢實驗室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大部分工作。 ”

據《每日通話》(Daily Caller)報導,2017年,福奇博士(Dr.Fauci)的機構在沒有獲得政府監督機構批准的情況下,恢復了一項有爭議的撥款,用於中共國武漢的轉基因蝙蝠冠狀病毒。 2014年,奧巴馬政府暫停了對蝙蝠冠狀病毒功能增強性研究的聯邦資助。 在做出這一決定的四個月前,NIH通過向彼得·達紮克(Peter Daszak領導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撥款,有效地將這項研究轉移到了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

NIH在2014年6月支付了生態健康370萬美元撥款的第一批666,442美元,在”瞭解蝙蝠冠狀病毒出現的風險”專案下,截至2019年5月的類似年度撥款。

據《華盛頓郵報》的喬希·羅金(Josh Rogin)報導,值得注意的是,WIV在”蝙蝠女”石正麗博士(Batwoman Shi Zhengli)的領導下,多年來”公開參與功能增強研究”,與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合作。

現在我們有了一份2015年中共國軍方的檔,稱將COVID – 19作為生化武器——在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爆發的4年前,距離中共國一家致力於讓蝙蝠冠狀病毒更容易傳染給人類的實驗室僅幾英里,如果你認為他們可能有關聯,那麼你就是一個兜售”被揭穿的謊言”的陰謀論者。

對於那些說”COVID-19不可能是人為的,因為實驗室製造的病毒會有被操縱的明顯跡象”的人來說,情況恰恰相反。 正如尼古拉斯· 韋德(Nicholas Wade)三天前在《原子科學家公報》上指出的那樣,”新的方法,被稱為”無縫”方法,不會留下任何(人為)定義的痕跡。 其他操縱病毒的方法,如連續傳代,即將病毒從一種細胞培養物重複轉移到另一種細胞培養物中,也不適用。 如果病毒被操縱了,無論是通過無縫方法還是通過串行傳代,都沒有辦法知道情況是否如此。 ”

似乎這個痛苦而明顯的答案就在我們面前,卻被親中共國的政客、大型科技公司和新聞媒體的宣傳所掩蓋,掩蓋著這個星球上最簡單的串連遊戲。 幸運的是,由於《原子科學家公報》本周早些時候敢於打開武漢病毒”潘朵拉的盒子”,一年前還被視為禁忌的事情很快就將公之於眾……

繼巴西總統公開演講說COVID-19病毒可能是來自去年GDP增長最快國家(暗指即中共國)的生化武器之後,澳大利亞報紙剛發完報紙頭條,英國太陽報頭條新聞報導了COVID-19病毒的來源:

“令人震驚的文件顯示,COVID-19病毒疫情之前的五年中共國便對武器化冠狀病毒進行了研究。 美國國務院獲得的文件顯示人民解放軍PLA指揮官預測,第三次世界大戰將使用生化武器進行! 而中文軍事檔《非典的非自然起源》中則概述了中共國軍隊的這一計劃。 “

正如文貴先生說的那樣,這兩周會有一個”以毒滅共”小風暴,由此可以看到,多米諾骨牌效應已經開始…… CCP滅亡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