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P2P雖被全面取締,良性清退的背後卻是本金難還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鷹(文言)

騰訊網5月9日報道,自2020年國內全面取締P2P借貸平臺後,僅北京取締的平臺就達1300家。截至2021年5月,朝陽區約有100家P2P平臺全部兌現出借人。

2018年網貸平臺迎來最嚴格監管,之後P2P平臺的退出就從未停止。從2018年的上百家宣佈良性退出,到2019年全國範圍內的上千家退出,再到2020年的全面取締,P2P平臺雖在短時間內全面取消了網貸業務,但良性清退並不意味著全面兌現出借人本金和利息。連政令最先下達、監管最為嚴格的北京良性清退任務也是彌加艱難(以朝陽區數據,兌現率約為7.7%)。

截至2020年6月,全國範圍內5000家P2P公司實現退出。從數量上看註冊地在北京的平臺占比約為26%,但其他大型平臺或多或少有在北京融資的情形,“近七成P2P平臺扎根北京”並不誇張。如此眾多的網貸平臺將圈錢範圍選在北京,不僅是依靠北京的城市效應(銀監會等監管機構遍佈)和在民眾心中的名氣,更主要的原因在於,網貸平臺依靠既得利益階層獲取政策上的鬆散管理以及巨額資金的註入。這也造成良性清退過程中的繁瑣和進展緩慢。2021年2月,北京專門發布公告要求P2P平臺高管返崗主持清退。但上述人群只是權貴階層的“白手套”,面對被掏空挪用的資金池也是無濟於事。

一方面是資金虧空、漏洞百出,另一方面則是政令的強制清退和兌現出借人。盡管有良性退出步驟和指引,但如小牛在線、微貸網之類的頭部平臺的出借人本金被凍結、餘額被暫停計息。這主要是因為退出指引中對時間的界定(退出方案原則上不超過兩年;待償餘額在一億元以下的原則上不超過一年)。如此都決定了出借人的本金難提取,利息難計入的現狀。

參照上述北京朝陽區清退的100家平臺幾近一年,可以想見,代償金額更大、占比更多的平臺清退仍是“鵝行鴨步”。平臺清退過程中出借人停息,但貸款人繼續計息,中間的利潤走向存疑。結合清退慢、兌現難的現狀,良性清退在中共政府手中依舊成了牟利工具。P2P平臺從發展之初就是“以新錢還舊錢”的傳銷模式,只是在政府信用擔保下成為合法途徑。其後爆雷的增多導致P2P平臺被“依法取締”。但出借人款項難還、利息被侵占比比皆是。雖從之前的集資變為如今的“以息養利”,但地方政府這一背後“金主”的斂財用心何在?即便再道貌岸然,奴役百姓、獨裁統治的定位不變,網貸乃至貸款行業就不可能回歸正常化,底層民眾的利益也不可能得到丁點保障。

新聞來源:

為何北京會成為P2P平臺的註冊地,倒閉後卻不積極兌現?https://new.qq.com/omn/20210509/20210509A00BSP00.html

近7成的P2P平臺扎根北京,取締之後兌現率最低?https://3g.163.com/dy/article/FV3MA0G205350LDH.html

6大P2P宣佈選擇良性退出,近300億本金無法取回的出借人該如何應對https://new.qq.com/omn/20200611/20200611A0P4RB00.html

北京要求P2P平臺高管必須返崗配合清退https://www.sohu.com/a/451647865_683575

編輯/校對/發表: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