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有我】P2P網貸受害者的經歷

作者:小紅帽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阿波羅網

【前言:本文是筆者一位好朋友阿美(化名)投資P2P的親身經歷。因為投資廣東當時最大的一家網貸平台,結果遇上共產黨的定向爆雷,損失了血汗錢。同時,她因為報案還受到共產黨當地政府和警察的嚴密監控,無法上街發聲。】

中共狂發P2P牌照,吸引韭菜投資

2017年,很多P2P平台炒得火熱,各種不同高利息網貸的投資方案,吸引很多老百姓把血汗錢投到不同的P2P平台上。阿美分別找了幾家排名前十的P2P投資,這些平台都有政府批准的資質,她認為有國家背書,肯定會更安全。沒想到最後沒有一個網貸平台能逃得過共產黨的定向爆雷。

中共定向戳破網貸平台,建立微信報警鏈接,24小時監控受害者

2018年,阿美收到消息,廣東最大一個P2P平台的老闆跑路了,而公安局在第一時間通報了該網貸平台老闆跑路的信息,並同時公佈了微信報警鏈接。於是受害人都通過微信報案鏈接登記備案,只是當時受害人還不知道,報警鏈接是陷阱,是為了方便警察收集受害人的信息並對其實施監控,而不是為了幫受害者破案,追回其投資的損失。

阿美在微信報案鏈接登記之後,她工作所在地的民警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她,讓她去警務室錄口供。等她到了警務室卻遭到民警的取笑:這麼高的利息都敢去投資,怎麼這麼笨?民警對於阿美除了嘲諷,還叮囑她不要跑去生事(意思是不要去上訪)。

政府脅迫受害人所在公司對受害人進行監控

在警務室登記完信息後,阿美髮現24小時的監控噩夢才剛剛開始。很快,阿美公司接到當地民警電話,讓公司每日監控她的出勤情況,如果她請假沒上班的話必須第一時間上報給社區民警。後來阿美髮現,公司還有其他的P2P受害者,也同樣被民警要求公司進行監控考勤。

從報案以來,阿美幾乎每兩天就會接到民警和村委工作人員的電話,不斷試探她的想法,讓她不要去生事,不要上街。雖然阿美表示家有老小,不會去生事,但她還是隔幾天就會接到一通政府的電話“詢問”其心理狀況。

受害人所在公司不配合監控受害人,被以查消防為由騷擾

一天,阿美公司的另外一個受害者大明(化名)參加了一個P2P爆雷的示威遊行。社區民警通過定位大明的手機信號(他的手機在微信報警鏈接上已經登記),發現大明在示威點附近,於是民警要求公司打電話給大明,詢問其所在位置,以及詢問他在幹什麼事(確認他是否在參加示威)。公司以不能在假期詢問員工私事,侵犯員工私人隱私為由,拒絕配合打電話。而民警在與公司電話溝通時進行了錄音,作為該公司不配合民警工作的證據。

翌日,民警和村委將該公司的領導約到警務室去“喝茶”。“喝茶”期間,政府人員和民警威脅公司領導,如果不配合民警監控P2P受害者,政府會安排人到公司查消防設施,這是共產黨以黑治國的慣用手法,一般來講消防設施是每個企業的死穴,沒有安全問題都能找出問題,並令其停業整頓。政府人員還要求與大明面談,給他做思想教育。當時公司領導認為這屬於員工的私人行為,婉拒了安排政府人員與員工大明面談的要求。

因為公司的不配合,當天政府就派了幾個人到公司查消防設施作為威脅。之後的每個星期,都有人到公司查消防。最後這件事情一直到大明向民警做出了書面保證,保證今後再也不上街遊行才得到平息。

半年過去,阿美告訴我,她投資的其它幾個P2P平台(都是當時排名前五的平台)陸續爆雷,投資的錢全都拿不回來。她認為這是共產黨在惡意讓這些平台爆雷。共產黨割韭菜,韭菜只能忍氣吞聲。考慮到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她不敢上街抗議,最後財富被共產黨收割,只能自認倒霉。

自她報警之後,警察並沒有幫她追回任何一分錢的投資損失,唯一得到的就是讓自己變成了一個被實時監控的人物。

“韭菜”的錢就是共產黨的錢

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老百姓的錢就是中共的錢,而且中共割“韭菜”的時候,百姓們不但不能抗議還得喊“高潮”,還得感謝黨。共產黨不滅,我們每天辛苦掙來的錢,某天都會被共產黨以各種理由“收割”,最後化為烏有。感恩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讓中國人們有機會滅掉共產黨,迎來新中國聯邦。在新中國聯邦,再也沒有“韭菜”!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5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