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歌騰廣場上空的哀泣

撰稿: 何處是我家


圖片來源網路

“我们知道了他们说谎,他们也知道了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了他们知道了你为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了他们知道了你的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索尔仁尼琴先生的一段话形容 CCP 恰如其分,撒谎这也是全党的本性。

思歌腾广场坐落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新马旗的旗政府所在地阿拉坦镇(当地人称新金利虎右旗为西旗,新马诺虎左旗为东旗)。 广场是以天津知青张勇(女孩)的事迹为主旋律建造,广场中矗立着张勇的青铜像。 这是全国唯一的一个知青广场。

故事的内容是:天津女知青张勇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被动被裹胁着用青春队祖国边疆。 1969年19岁的她为西旗的额尔敦础鲁苏木(公社)下乡。 在一次放牧时,为还为牧民落水的羊溺水而亡。 牺牲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在呼伦贝尔乃至全国都引发了巨大而本影响,并成为全国上下知青共同学习的楷模,甚至周恩来都有关注。

以我们对共产党历史的了解,毫无疑问这是又一次的指鹿为马,这是CCP的治国驭民之术,总是把社会的灾难和个人的不幸包装加工,变成继续有利于统治和奴役人民的机会。最有代表性的是有“电影演员”之称的温家宝说过几次的“多难兴邦”。这句话直译就是——只有无数的灾难,只有大量死掉普通的老百姓,CCP这个黑帮才能兴旺发达。这样的例子多的数不胜数,长春围城时饿死几十万人,接着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文革,83年的严打,唐山地震,98年的洪水,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中华大地血流成河,白骨累累却成就了CCP盗国贼们统治中国,直到今天。

讲述思歌腾广场的故事是需要勇气的,倾听思歌腾广场的故事也需要勇气。我做好了今天会失眠的准备。战友们,所有去过和知道思歌腾广场的人,也许你们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真实的版本。

首先,我们要知道羊会游泳,可能比一般人水性好很多。大白天羊会进河里?除非在冬季和春季有暴风雪时牛羊才会发生被风刮进湖里的事情。

今天我也像郭先生似的做个梦,准确说是青春张扬激情四射的女孩子张勇给我托的梦。她时而嘤嘤哭泣喃喃自语,时而孤苦的抽泣诉说着冤屈。她不是为救落水的羊而死,而是另有原因。她是被欺负,不堪凌辱而死。她满肚子的冤屈无处诉说,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自己的死亡竟然被CCP黑白颠倒,变成了又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这不但是张勇女孩给我托的梦,还是我的一个长辈亲口告诉我的。因为时间太久,很可惜不记得事件详细的情节,也不记得是被当地的领导欺辱,还是其他人做的恶。只记的我和这位极其尊重的长辈的对话,我说西旗新建了一个知青广场,有时间您也去看看吧。老人沉默了一会,语重心长的说,不要听他们胡扯,那个孩子是被逼死的。这位老人是非常熟悉西旗和草地情况的,那时西旗人口非常少,到今天整个西旗辖区也就是三万多人口。

非常抱歉! 戰友們,我只記得這些。 是因為以前在國內時意外或受委屈消失的人太多,我根本不太在意這隨處可見的冤枉。 但是這件事絕對是被共產黨這個黑幫給掉包了,張勇女孩的災難興CCP黑幫了!

我沒有太多的證據來講述張勇悲慘的遭遇。 但是我們每個人都知道那個時代知青的命運,特別是女知青,更特別的是身處邊遠地區的女知青,被領導強姦侮辱是每個女知青分分秒秒發生的事,張勇絕對是烈性女孩。 我不想過多的刨析,這樣是對張勇的不敬。 我只想告訴戰友們,牆內的同胞們,張勇不是獨自一個人在悲泣。 中國有數億人在暗自流淚。 今天有了郭先生,有了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再不要暗自的哭泣。 我們要把這所有的一切不公不平,我們的委屈冤枉鑄成利劍刺向CCP。 深深插入這個魔鬼的心臟。

戰友們! 當我們聽到充斥在中國大地上空的嗚咽之聲,我們再也不要說天理不容或什麼上帝的懲罰,我們要用自己的行動,用自己的力量來撫慰這眾多的飄蕩在天空的悲泣,告慰他們最好的方式是說出更多的真相,戳穿CCP編造的一個又一個的謊言。

中國共產黨我們要用你的災難——使新中國聯邦興盛發達! CCP滾蛋吧!

 備註:首先很抱歉提起這件往事,也許會傷害張勇的親人們,我知道這件50年前的事情絕對是您們一家人的噩夢。 這裡向您們說一聲對不起! 但是我想作為親人,您們肯定也不想張勇在那片天空獨自嗚咽。 至於這件事會傷到其他人,和張勇同在西旗的天津知青們,你們和在海外偽民運喝著六四犧牲的學生們的鮮血一樣,張勇的生命,張勇的悲情成就了你們虛偽的人生。 就是因為有了張勇,有了思歌騰廣場,你們才可以無數次去呼倫貝爾大草原旅遊,吃喝應該是免費的吧。 你們的苟活不重要,請不要消費張勇女孩的不幸! 還有那些在思歌騰廣場建設中左右騰挪的共產黨的官員們,張勇不會讓你們心安理得張狂下去的。 再一次向張勇表示敬意! 再一次向張勇女士的家人說聲對不起!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雲彩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