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五)公安惡法匆促落實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臨時立法會抓住了彭定康政制改革這個藉口不顧一切地成立起來,並很快進入軌道。臨時立法會的60名議員,都是些什麼人呢?維基百科記載的60名議員,只有6名是民主派,其餘全部是建制派人士。其中不乏知名人士,如:範徐麗泰,田北俊、朱幼麟、李鵬飛、唐英年、梁振英、曾鈺成、葉國強、譚惠珠、譚耀宗,這些人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從六七暴動就開始活躍在香港的政壇,然後在九七回歸過程中第一批跟中共合作的人。他們有的人是無黨派人士,有的是民建聯、自民聯、自由黨、民協、等各個見得光的黨派,筆者認為這些人都是某個巨大的政黨的地下黨員,按照中共的特點不是他們信得過的自己人根本都進不來這個地方。

唐英年、梁振英、談耀宗這幾個人大家都知道他的身分了,但是曾鈺成的身分知道的人不多。曾鈺成在中學的時候就已經接觸了毛澤東思想,雖尚不成器,但也早著迷。在地下黨員梁慕嫻回憶錄裡就提到過他,在六期暴動前期,他回廣州探親,從伯父口中認識了共產黨後,在香港加入了左派成為名副其實親共派。六七暴動期間他弟弟曾德成散發傳單被抓判刑兩年,這個不但不讓曾鈺成清醒反而讓他更加堅定地相信中共思想。可以看出這時的曾鈺成已經是滿腦子的布爾什維克了。 1985年曾出任六七暴動期間聞名的左派中學——培僑中學校長,至今仍為該校校監。 1992年成立民主建港聯盟(簡稱民建聯),自封主席。民建聯由曾鈺成這個非常左的人成立,政黨也是極左的,換句話說這個政黨就是為中共服務的。 1995年曾首次參加立法局選舉敗北,香港回歸前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成員, 1997年到98年出任香港臨時立法會議員。 2002年行政長官董建華改組政府時曾鈺成以民建聯主席身分加入行政議會,成為非手官員。同年獲香港政府頒發金紫荊星章。 2008年至2016年成功連任兩屆香港立法會主席。第8~11屆港區全國政協委員,2015年獲香港公開大學頒發榮譽社會科學博士學位, 2016年9月成為《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人物稱為“香港的希望”。當然他也和香港其他官員一樣,一邊在香港享受俸祿,一邊偷偷地成為外國人。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事態往往很奇怪,壞人當道,好人受欺。邪惡似乎在統治著整個世界,正義總是遲遲見不到。 22世紀的香港正是如此,邪惡統治了整個香港,在橫衝直撞、無法無天。正義在躲避,讓有正義感的人真心為香港謀幸福的人受盡邪惡的折磨和鎮壓,甚至失去生命。曾鈺成這樣一個有典型的中共地下黨特徵,長期為邪魔服務殘害香港的人竟然名利雙豐收,評為“香港的希望”,真是老天瞎眼,人世蒙塵。香港的希望在哪裡?難道如今地獄般的香港才是希望嗎?

在臨時立法會的「立法機關的歷史」裡寫著《基本法》第66條字79條,舊立法會的成立、任期、職權,以及他其他事項規定。立法會的職權包括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審核及通過財政預算、稅收和公共開支;以及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此外立法會更獲得《基本法》賦予權力已同意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並有權彈劾行政長官。在這裡可以看到這裡說的是立法會而不是臨時立法會,當然立法會是由臨時立法會在97後從不合法變成合法的。但是在九七之前臨時立法會是不合法的,也就不存在它有任何《基本法》規定的這些功能和權利。這也是為什麼當時的港英政府視臨時立法會為非法機關,驅逐出香港的原因。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雖然臨時立法會不合法,得不到港英政府的認可,中共依然在世人的一片質疑聲和反對聲中執意成立,並發揮其的不應有的特殊作用。恐怕就是為了彌補《基本法》沒法幫它做到的東西吧。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公安條例》,這條惡法影響著所有香港人,惡法不除後患無窮。

1845年清政府要求港英政府封鎖三合會的活動頒布《壓制三合會及其他秘密結社》條例。 1854年太平天國戰爭港府頒布《遞解出境條約》。 1869年頒布的《公眾集會(維持治安)條例》就有關於遊行集會的內容,條例列明警方有主動責任為將要發生的公眾遊行及集會等大型活動的街道清除路障,並指示維持秩序。 1933年訂立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對遊行更明確的規定,列名任何人在沒有一般或特別許可學校在任何公眾場所組織裝備或參與任何遊行都屬於違法,處以500元罰款或監禁三個月。 1884年港英政府緊急通過《維持治安條例》。

1948年國共內戰兩黨在香港的明爭暗鬥使港英政府面臨管制挑戰,港英政府實施一系列法例,包括1948年的《公安條例》,禁止市民組織準軍事組織及禁止在集會擾亂公眾安寧。六七暴動更是挑戰港英政府維護治安的能力,為應對當時的嚴峻治安問題,英港府擴大警察權力修訂《1967年公安條例》。取代和廢除其他法例中有關公安的條例。 1995年因部分條例被裁定與《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相抵觸予以廢除,同時也廢除「確立牌照制度」規定的公眾集會及遊行須事先向警方申請牌照否則是非法,30~50人以上集會毋須申請牌照,改為活動前7日通知警務處即可。

圖片來自基進報導

不過獨裁者認為廢除了牌照制度就沒法牽制港人了,想方設法弄回來。 1995年9月立法會選舉是港英政府最後一次立法選舉。也是首次放棄以港督委任立法局議員的方式,完全以選舉方式產生一夕的立法會選舉,這就是末任港督彭定康的政治改革方案之一。中共籍此不顧英方強烈反對單方面成立臨時立法會。有了臨時立法會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這時候也覺得是時候把被港英政府廢除的“好東西”拿回來了。臨時立法會在1997年將一些已經被港英政府廢除的條文經過換湯不換藥方式重新包裝出台。即《公安條例》規定超過一定人數的遊行及集會必須以書面方式向警務署署長提出申請,如警務處不反對此次活動將於活動舉行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也就是牌照制度重新回歸。

中共不但著急地把《公安條例》頒佈出來,並在同一天內完成二讀三讀程序,通過有關修訂。從這些行動可以看出中共是非常迫不及待的要把這些惡法通過,把生米煮成熟飯。從此以後香港人再也沒有遊行和集會的自由。中共說什麼彭定康“三違反”,只不過是它做惡的一個藉口。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维基百科:临时立法会

基进报导:公安恶法的前世今生 97前夕中方另组临时立法会 强行修订公安条例

维基百科:曾钰成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一)臨時立法會成立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二)是誰為臨時立法會搖旗吶喊?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三)臨立會主席範徐麗泰與特首董建華的父輩們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四)變色龍範徐麗泰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天網灰灰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