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四)變色龍範徐麗泰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香港政壇元老鐘士元回憶錄《香港回歸歷程》第55頁,「範徐麗泰在九十年代中期接受了中國政府的邀請,擔任港事顧問及預委會成員,並在回歸後,成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臨時立法會和第一及第二屆立法會的主席。”範太就這樣成為已故人大代表廖瑤珠口中的“港英舊電池。而她之所以會“認祖歸宗”,原來也跟彭定康在九二年剛上任就踢她出行政局有關」。這裡與維基百科說的範徐麗泰離開港英立法局的理由「範徐麗泰在1992年與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意見不合,在當年10月辭任所有公職,到1993年,範徐麗泰轉投親共陣營」吻合。中共在香港長期統戰是眾所週知的,特別是那時成立臨時立法會,需要大量這方面的專業人才,“民主之父”李柱銘也曾被許家屯統戰,但未能成功。

1993年,範徐麗泰高調地投入懷抱,獲任命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委員,由為英將離去落淚的親英人物,一轉臉就成了中共器重的人物,這完全是兩個對立的角色,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只有心夠狠才能這麼快轉變,或者是巨大利益誘惑。在當時因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中英雙方陷入新一輪的角力的情況下,範徐麗泰的高調“轉呔”,著實讓人大跌眼鏡,人們對他的評價“變色龍”、“舊電池”、 “香港江青”和“範婦人”(犯婦人諧音)自此範婦人便一頭扎進中共的懷抱,至今不回頭。

圖片來自立場新聞

1995年,中共委任範婦人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於1996年9月成為候選特首董建華的核心助選團成員,到1996年11月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 1996年中方「另立爐灶」成立臨時立法會,範婦人獲為臨立會議員,1997年1月25日第一次臨立會會議上當選主席,在特區成立日,她帶領一群臨立會議員宣誓。 1998年9月30日,臨時立法會屆滿解散,在當年舉行了第一屆立法會選舉,範婦人循選舉委員會功能界別當選第一屆立法會議員,同年7月2日當選第一屆立法會主席。 2000年再度連任議員和主席。 2004年第三屆立法會選舉,由於選舉委員會的議席被全數取消,範徐麗泰決定參選地區直選議席,出選香港島選區,最後成功當選並繼續出任立法會主席。那時的範婦人有了中共的撐腰,十分威風如日中天,差點就做了特首,被諷“香港江青”一點不假。

在範婦人被稱為“變色龍”不是瞎編的,當初從親英陣營一轉臉進了親共陣營,這個大變色已夠狠,出任立法會主席後,她又改變過去非常親共的面目,做個“中立”的角色,並與一些“左王”保持距離;在港共兩方出現衝突時,她又成了“和事佬”,希望通過自己的表演摘掉“香港江青”與“範婦人”這兩帽子。這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政治手腕恐怕也只有範婦人才有。

圖片來自852郵報

出任兩屆立法會主席後,黨爹還是讓她這塊舊電池繼續發光發熱的,在香港威風不夠,拉上北京“貼貼金”,於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當起來了,中共就是這樣處理香港這些過氣的政客和統戰香港所謂的“牛人”。給一個毫無權力的政治光環就能套住這些忠實的走狗,想要它們幾時出來吠幾聲就幾時出來吠。

範婦人在位時否決在立法會公開為前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默哀,另外,她亦多次否決就六四事件提出動議辯論。退下來後,毫無影響力了,必須時不時出來涮涮存在感,2016年稱人大就立法會宣誓問題釋法不是乾預香港司法獨立,當局計劃於高鐵香港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實施一地兩檢,範徐麗泰表示,容許內地執法人員在港工作不會損害一國兩制,稱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只有好意,指部分人「妖魔化」國家和「反中」是時髦,2018年3月,範徐麗泰參加全國兩會期間,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在這個憲法要是不改,這一屆任期之後,(習近平)就不能再連任了⋯⋯

圖片來自點新聞

最近,已經從全國人大常委會退下來了的范老嫗已風燭殘年,就快要去見讓她大紅大紫的鄧小平了,她依然耐不住孤獨,又爬出來證明自己還能喘氣,為中共2021年兩會廢除香港選舉制度擦屁股:「一國兩制“兩制”意指經濟制度、金融開放的製度,而非政治制度,因為要改變政治制度,需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或備案才能實施。她又形容本港已到無路可退的處境,若果國家不力挽狂瀾,我們就會跌落至萬劫不復的地步」,這種指鹿為馬的事,在中國相距幾千年又出現了。 2019 年反修例運動她認為已成為「徹頭徹尾的攬炒派」。她批評反對派過往不單未有互相配合,「甚至稱不上互相制衡,根本就是拖後腿,阻礙政府施政」,範婦人又形容部分反對派議員將區議會政治化,斥責他們若果認為自己做法正確,那麼「香港根本不適合這類人住下去。」人大會議指,要建立「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選舉制度」,重新建構選舉委員會。範婦人認為香港目前的選舉制度不行,將香港的繁榮安定付諸流水,已經被逼到懸崖邊,中央當今已沒辦法再忍耐,只能「改善、完善」選舉制度,將不愛國、不願意接受憲法和《基本法》、不願意為香港繁榮安定努力的人置之門外。針對中共廢除選舉制度範婦人說,中央對香港已經很寬容,香港人要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真是條好狗,急主子之所急,為主子嘔心瀝血。

圖片來自明報

「對於外界有聲音指,中央今次出手改革香港選舉制度,未經香港廣泛諮詢,範徐麗泰回應指,香港政制發展「不是由香港話事」,重申香港政制發展,權力在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她又說,今次改革不是由香港提出,因為時間上做不到、來不及,實際操作也有困難」。從範婦人的說話看出二十多年來年來,「她在政治上唯北京馬首是瞻,不惜拋卻尊嚴地在香港充當一個維護專制、反對民主的角色」。

地下黨員範婦人恐怕到死也不敢讓人知道自己是地下黨員身分,如果萬一走了,那多遺憾啊!範婦人對人說「我從來沒有想過從政,那本是很遙遠的事,當時我連立法局做甚麼也不清楚,印像中當年局內都是鄧蓮如、鍾士元及李鵬飛等名人。我很奇怪地問當時的署理港督夏鼎基為何會找我,他卻要我反問自己想不想為香港人服務?結果反而是丈夫鼓勵我入立法局學些東西,還笑說反正我最多做兩年便無得做」。請問範婦人”舊電池“你配談為香港人服務嗎?你為香港人香港民主自由做過什麼?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資料來源:
維基百科-範徐麗泰

自由亞洲-【胡少江評論】範徐的荒誕和北京的真意

林保華博客-範婦人競逐特首的翻雲覆雨-

立場新聞-【推倒選舉】範徐麗泰

頭條日報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一)臨時立法會成立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二)是誰為臨時立法會搖旗吶喊?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三)臨立會主席範徐麗泰與特首董建華的父輩們

審稿:卡西歐 / 校對:文粵 / 上傳:天網灰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