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冷風微雨不減決心 GTV投資者抗議繼續進行時

出品:聯盟GNews記者站
 前方記者:紐約香草山教育部 – Kathy(文藝)
 後方撰稿:紐約香草山健身部 – Jack Li文陽 

前方記者:Kathy(文藝)

2021年5月5日,紐約SEC門前抗議的第19天。

天空烏雲密佈,一早就下起了零星的小雨,估計今天白天都會下雨。現場附近高樓林立,穿梭於樓宇之間的風勢有點大,令人感覺微冷。因為看了天氣預報,到場的戰友們都有備而來,有的穿著風衣,有的穿著雨衣,還有的打著傘。根據天氣預報,今天的氣溫大概攝氏十幾度,但由於位置靠近河邊,溫度比天氣預報顯示的更低。

今天有些戰友是從長島方向自駕而來,全程開車大概要花兩個小時,非常辛苦。途中無論是高速還是隧道,車輛均遇到不同程度擁堵,行至曼哈頓更是舉“步”維艱。戰友們為了拿到停車優惠,大都來得早早的,九點前就到了。

今天來的戰友大概有二十人左右,我們會進行香草山農場的GTV現場直播。戰友們秩序井然,排著整齊的隊伍,站好隊形,高舉旗幟。示威活動在各個方面都有著嚴格的規定,比如:示威隊伍前方的自行車道和附近的草坪,均不能被占用、踩踏和用來放置物品;不能將旗幟和標語牌綁在公共設施上,如有違反會受到責備和詢問。此外,現場附近還有便衣警察和警車巡邏。所以示威戰友必須時刻註意對現場環境的維護,否則警察和大樓的管理人員會隨時進行乾預質疑,並要求馬上改正。比如昨天就有個戰友在附近停車片刻後,被巡邏警車發現,警察勸誡說如不將車盡快開走停至適當的位置,車主將會面臨被拖車,吃罰單,自付拖車費用的後果。幸好這一切被我們現場一位發傳單的戰友看到,方有驚無險。

昨天5月4日,是國內的“五四”青年節,是為了紀念1919年發生在中國歷史上的那場偉大的民主自由的啟蒙運動,那場運動是為了掀開近代中國歷史上黑暗的方方面面,令中國人得以接觸西方文明。這樣的一場運動,是以以胡適先生為主筆的《新青年》雜志為標志。陳獨秀曾言:雜志要當成公司來辦,我們是精神上的入股,這是輿論宣傳的團體。我們今天為GTV、Gnews這樣的平臺而來,從本質上來講,我們戰友們信仰的加盟、精神的加盟,就是我們今天在現場抗議的意義。這種信仰和當初的“五四”啟蒙運動有著同樣的意義,同樣會在我們中華文明的歷史上寫下重重的一筆。

如果我們沒有這樣一個平臺,我們中國人將永遠活在黑暗中。在中共“一言堂”的專制統治下,中國人無處說真話,無處能發聲。老百姓別無選擇,只有被洗腦、被矇蔽。我們的GTV是一個劃時代、說真話,能夠真正讓老百姓發聲的平臺。我們中國人何其有幸,尤其是我們這一批早早覺醒的人。對於GTV,我們要維護它,建設它,還要投資它。這就是我們今天站在這里,能和“五四”運動真正產生聯系的深刻意義。我們GTV的創立,就和當年的《新青年》雜志一樣,能在歷史上起到劃時代的意義。相信GTV的創立,其意義將有可能超越“五四”運動的精神,超越“五四”運動曾在中華文明歷史上留下的啟蒙的,深刻的意義。

我們說,沒有財力,什麼都免談。後來的《新青年》雜志也正是因為各種原因被中共利用,成為一個左派媒體、左傾的工具而日漸淪落。昨天是“五四”運動102周年,“五四”運動的發源地——北京大學(前身叫燕京大學)成立於1898年五月四日。因此,“五四”青年節也是北大的生日,然而我們想問,在今日的北大,“五四”精神還有多少留存?當下的中國正面臨著另一場變局:到底是向西方敞開懷抱接納西方文明,還是抱殘守缺閉關鎖國?以上這些一次次地拷問著每一個中華兒女的良心和膽識。這個時刻,我們GTV投資者、擁護者又一次站在了最前面,又是站在了和“五四”運動《新青年》雜志一樣、甚至比它更高的高度。站在今日問過往,當時中國人曾追求的德先生、賽先生的精神今日可還在?而我們GTV平臺正在追求的是更高的正道主義,更高的自由民主,是甚至超越美國民主自由體系的高度的文明。而這一切能否讓我們這一代看到,正是要靠我們GTV的投資者、正道主義的信仰者。上天正看著我們每一個喜歡、愛護、默默維護GTV的新中國聯邦兒女。相信這也是我們現場GTV投資者以及他們所代表的千千萬萬GTV投資者的心聲。我們不只是為了財富的自由,更是為了追求民主與自由的真正解放,讓普世價值在中華大地真正得以實現。這樣的時刻由我們這一代來實現、來開啟,由我們這一代來做啟蒙者和先驅者,我們責無旁貸。

剛站了十幾分鐘,天空下起了雨。昨天剛好是五四運動102周年紀念日,記者戰友感慨良多。雖然沒有經歷過五四運動,但曾經歷過六四,經歷過五四運動發源地——北京大學的洗禮,正是因為那種精神的洗禮,記者戰友每年都要慶祝它的生日,慶祝五四運動和其發源地北京大學的周年慶。我們要提醒我們的國人,無論是官員還是知識分子或者精英階層,都不要忘記:真正的自由民主離我們中華民族還很遙遠,還遠未達到啟蒙開智的地步。胡適先生當初提出的怎樣學習西方文化和政治體制等的各種建議,直到今天還是一個問題,一個問號,沒有真正被談透,被國人所接受。所以一百多年後,人們或許仍會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所以今天的我們要在開啟國人民智、心智的道路上勇敢堅定地走下去,這是我們的肩負的使命和責任。

編輯/校對/發稿:小鹿

更多資訊,更多關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 (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 (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