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民不聊生,無依之地

作者:香草山教育部 平地升淩霄

電影《無依之地》是中國導演趙婷的作品,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影片以及最佳女主角等獎項。大家耳熟能詳的奧斯卡獲獎影片有《辛德勒名單》、《泰坦尼克號》、《末代皇帝溥儀》等。即便《末代皇帝溥儀》這樣的中國題材,也是外國導演拍的。彼時的泱泱大國,十萬萬往上的華夏兒女中,沒有一個能拍出足夠問鼎奧斯卡的影片。是怎樣的問題和原因導致如此的結果?或許我們可以從趙婷導演的作品中得到些許啟示。

片中女主角Fern費恩,受經濟危機的沖擊,失去了工作、家園和摯愛的伴侶。收拾好東西,拿著父親的盤子、愛人的衣服,準備上路。與友人離別前的擁抱,就像一個句號,強行終止了以前熟悉的生活,並開啟了充滿未知的新路。

和故土的離別從來不是開心的。失去的一切,抽空了費恩所有依靠,孤獨的生命堅強地前行在漫無目的路上。

這部影片不免讓人感到壓抑,看得人眉頭微皺。看似輕緩的節奏,傳遞出的卻是透不過氣的孤獨,冬天的殘冰吞噬著費恩不屈的生機。

後來費恩去了亞馬遜公司做零工,“城市森林”中的亞馬遜有著冰冷的機器和看似為了安全的規則。擁擠熱鬧的食堂餐桌上,工頭介紹著自己的紋身,唯有講到“家”的時候,費恩重重的點著頭說,“我喜歡這句”。

家是什麼,在絕大多數人眼中,家是父親母親孩子共有的溫暖港灣,是能共同承擔、共同前行的依靠,是無論時光流逝都不會彼此拋棄的幸福之源。但是,在中共國,家被洗腦成國下面的細胞,是可以被隨意犧牲丟棄的不重要的東西,所謂“爹親娘親不如黨親”,“有國才有家”。就是靠著這樣的洗腦,中共一點一點摧毀了中國人傳統的家庭觀念,也摧毀了華夏文明的根基。

國的概念,自古以來,都是保護家的存在。是有家才有國,若是連小家都沒有,組成國的的民眾都潰不成家,連自己更親近的小家都沒法保護,何談衛國。想讓大樹枝繁葉茂卻不照顧好根,可笑可恨,“有國才有家”不過是衛黨的洗腦騙術罷了。

但是費恩的生活還得繼續,找到了琳達作為朋友的費恩,介紹起房車裏她最愛的部分,丈夫的釣魚箱改成的儲物箱台面。而且著重又說把好東西都放在裏面了。那是父親的盤子,是家的寄托和延續。

後來費恩聽從朋友的建議,來到一個互助的房車營地。聽著大家的故事,看似能夠開心吃著、唱著、跳著,享受所謂自然的歡樂,但是歡聚之後的派對,終究是剩下了荒無人煙的戈壁、戈壁、戈壁。因為費恩知道,這裏也不是家,只是同友人短暫的歡聚。

資本主義社會下的金融危機,或許只是時代變動中的一粒塵埃,對每一個受危機影響的家庭來說,卻可能是一座山,壓得人動彈不得。費恩的車壞了,承載著她的家的車不能再陪他前行了,修理的費用足夠換台新車了,但是費恩留戀的不是車,更不是她口中所說的時間和花費,而是面對小朋友說“媽媽說你無家可歸了”時,那份執拗的反駁。對家的思念和精神上的寄托,都在那個小小破破的車裏面了。“我只是沒有房子而已”,有父親和愛人的“陪伴”那就是家了。

為了不割舍這份寄托,費恩找到自己的妹妹。妹妹其實也是希望姐姐來和自己一起住的,貼心地遞上一個飽滿的信封,姐姐說著“我會還你的”,妹妹心疼的眼神中,有關心也有責備。據妹妹說,費恩是最懂妹妹的,只是對於費恩來說心靈的歸屬,家的寄托不能依靠在已經有自己小家的妹妹身上。這是她的倔強和堅強,也是姐姐對妹妹無聲的愛。

家的可貴,墻內人也感同身受。瘋漲的房價,讓擁有屬於自己的家成了無數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未來。也讓無數人傾三代人之血汗,為自己套上房奴的枷鎖。如此買到的已經不是家了。

趙婷導演拍著美國人的故事,說著她自己的成長感悟,“想到我成長時期的中共國,當時到處都是謊言(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teenager in China,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中共怕了,幹脆把趙婷和她的電影封殺了。愚蠢的戰狗嚷嚷著,“只有中國人才有資格說中國的事情”。然而,你們的中共國民已經民不聊生,哪還有心情“聊電影”。在華夏大地上猖獗了70多年的共匪,已經走進末路的瘋狂,向全世界放毒,不顧國人死活。爾等狗彘之輩早已到了無依之地,很快就完蛋了,一切都已經開始……

編輯/校對/發稿:人間世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