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以畢業證相要挾的強制實習屢禁不止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鷹(文言)

環球網5月6日轉載中國之聲消息,近日江蘇鹽城技師學院曝出,學校以扣發畢業證為由強制學生到指定工廠實習。

江蘇鹽城技師學院以工學交替為由,安排學生到制定工廠實習。實習崗位與所學專業不但毫無關聯,實習強度較高(時長3個月以上,每天工作12小時),而且存在“同工不同酬”的現象:時薪上學生工十六七塊低於社會工、小時工的二十五元標準。而工廠對外宣稱的每月四千多工資,到手也僅有兩三千元。與其說是帶薪實習,不如說是被充作廉價勞動力。

2016年4月中共教育部、人社部等五部門印發《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其中明確規定“學校不得通過中介機構或有償代理組織安排學生實習,不得安排加班和夜班”。然而僅2020年,多地就曝出以“扣發畢業證為由”的強制實習事件,如2020年9月廣西演藝職業學院強制學生到創維液晶器件公司擔任一線操作工;廣西機電職業技術學院強制學生到柳州五菱汽車公司跟崗實習;鄭州科技學校安排其信息工程、土木建築學生到電子、廣電公司實習;2020年11月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安排其會計專業學生到昆山某電子廠頂崗實習……既然2016年就形成了法律規範,為何僅2020年一年的強制實習還是層數不窮?

雖然事後校方以修學分的名義“美化”非對口專業的實習,但無論是實習的過度加班時長,以及同工不同酬的區別對待,都能反映出校方在出賣學生勞動力,以賺取剩餘價值的事實。同時事件曝光後,只有校方自查並出面“澄清”,卻未見相關政府部門發聲。這一現象也能揭示《實習管理規定》的浮於形式和中共政府的區別執法。

若法規標準不明,但時隔4年為何依舊未見修訂?從報道中的事實和實習學生的人證都能看出,學校有明確違反《規定》的行為。但處理結果僅是學校的不痛不癢的撇清責任和剪短實習時長,學生被用來賺取“人頭費”的現狀仍未改變。若學校的一家之言就可掩蓋其壓榨學生的用心,推諉狡辯就可逃避違法後果,那還要法律作甚?標榜的“依法治國”儼然成了笑話,中共的以假治國、以黑治國更加可見一斑。

新聞來源:

江蘇鹽城一學校強制學生實習,否則不給畢業證!記者調查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430ac0e6eKp

強制要求學生實習否則不發畢業證?鄭州一高校回應:開展調查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236367

不去不給畢業證?廣西一高校學生被安排到工廠實習,每天工作12小時

https://m.gmw.cn/2020-09/23/content_1301597613.htm?source=sohu

高危工種,加班夜班輪流轉,廣西一職校學生曝被迫去實習?回應來了

https://new.qq.com/omn/20200916/20200916A0ACG700.html

江蘇一高校要求會計專業學生到工廠流水線實習,否則畢不了業

http://jiangsu.sina.com.cn/news/general/2020-11-10/detail-iiznezxs1007164.shtml

編輯/校對/發稿:正義的小新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