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歐洲危機三: 難民危機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文尊

巴比倫的回歸、沒有國界的歐洲聯盟、一種聲音、單一貨幣、精英集權……如同宙斯的神壇爲魔鬼的降臨做好了准備。

納粹黨集會地-齊柏林場
位于柏林佩加蒙博物館的帕加馬祭壇(即宙斯祭壇)
圖源網絡

希特勒的建築師阿爾伯特·斯佩爾按照宙斯的祭壇(也稱撒旦的寶座)設計了納粹的閱兵場——齊柏林(飛艇)場,位于德國紐倫堡東南約11平方公裏。《啓示錄》第二章第3節說:“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處。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你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如今的這座祭壇就在柏林的佩加蒙博物館,巴比倫的伊什塔爾城門也在那裏。 歐盟無國界的自由爲難民危機埋下了伏筆。

圖源網絡

2010年,阿拉伯之春革命爆發。隨後幾年,來自中東、北非、亞洲的難民經地中海和巴爾幹半島湧入歐盟國家,這是有史以來最容易到達歐洲的時期,一天六七千的人口湧入量掀起了史上最大的移民潮。其中多數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土耳其和厄立特裏亞等穆斯林國家。在28個歐盟成員國中,難民湧入最集中的是德國、瑞典和法國。在900萬人口的瑞典,僅斯德哥爾摩就收容了100萬穆斯林。一半以上的高中生都是穆斯林。沒有邊界的巴別式設計,和精英集權的歐盟政策,最終在歐洲引發了嚴重的社會及經濟危機。同時也引發了歐洲的領導人危機。在歐洲曆史上,國家領導人和民衆之間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出現如此大的隔閡。民衆不信任政府,個人的力量也不能解決問題,再加上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滲入,歐洲正在醞釀著新一輪的人道危機。

2015年,39萬“非法移民”湧入萬匈牙利。政府立即決斷加強邊境管控,在匈牙利和塞爾維亞邊境修建長達175公裏的圍牆,難民問題迅速得到了一定程度緩解。2017年上半年,匈牙利在匈塞邊境再建起第二道圍牆。匈牙利政府對難民的堅決抵制雖招致歐盟批評,但總理維克托·歐爾班的態度始終堅決,史蒂夫·班農形容其爲“英雄”。2018年,其政黨以81%的支持率第三次贏得大選。歐爾班自上台以來從未停止對喬治·索羅斯陰謀策劃歐洲難民潮的譴責,因爲歐爾班在年輕的時候曾接觸過索羅斯策劃的顛覆政權基金會,他熟知索羅斯即是歐洲危機的幕後黑手。

匈牙利總理:維克托·歐爾班

匈牙利總理府的事務部長拉紮爾·亞諾什在2015年10月發布會上表示:“很明顯,索羅斯打著‘真正無私精神’的旗號,用他‘驚天動地’的計劃不斷轟炸國際社會。但是,索羅斯所謂的‘無私精神’在過去30年間已經造成了大量主權債務違約。”

2010年,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向人權觀察組織分期注入1億美元,該組織有效地幫助了難民落戶歐盟。就連索羅斯也說:“人權觀察是我支持的組織當中,最有效的組織之一。”“開放社會基金會”在世界37個國家設有分支,它公開資助各地民間組織。有多家媒體曾披露,該基金通過資助民間組織來影響歐洲的移民政策和內政。很多政府也對此表示了擔憂。

截至2009年底,世界人口約68億人口中,穆斯林總人數是15.7億,分布在204個國家和地區,占全世界的23%。歐洲最重要的三個國家中,法國約500萬人口中穆斯林占7%;德國400萬人口中,穆斯林占5%; 英國200萬人中,穆斯林比例爲3%。 歐洲目前正面臨著史上最嚴重的移民危機,歐盟在做什麽?近幾年歐盟只忙于兩件事:一是移民政策,而是氣候協議。(見【世事解評】共産主義蠶食世界(五)——共産主義的圈套:文化與環保 – GNEWS

當國家走向大政府,人民將逐漸失去個體的自由意志,實質上這是比戰爭更可怕的毀滅。

(待續)

下集:歐洲危機(四):滅“白“計劃(歐洲)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