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超限戰淺析(六):疫苗與解藥

MyWay

對抗傳統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除了采取必要的防護措施外,研究對抗的解藥(antidote)是唯一有效的解決方案。對於核武器所造成的輻射,國際上唯一可行的解藥方案是通過化學藥物或者生物制劑減少暴露於高劑量輻射對機體造成的致命影響,例如胃腸道損傷等。目前的研究結果表明,受害者可在24小時內的暴露中增加生存率並延遲死亡,可給受害者在到達醫院之前一定的生命時間。核武器由於其特殊性,只能作為國家間戰略威懾武器,實際應用的可能性並不大。

雖然國際上早就有了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合約締約國已經銷毀了約90%的化學武器,但化學武器襲擊一直沒有停止,例如1995年發生的東京地鐵上的沙林毒氣襲擊事件, 2018年1月俄羅斯杜馬多次發生化學武器事件和2017年金正恩的哥哥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刺身亡事件。對化學武器襲擊的防護,美國、俄羅斯和中國等國家都已研制成功某些化學藥物,能在一定程度上對抗神經毒劑所導致的死亡。

傳統生物武器襲擊也沒有完全被禁止,在2001年美國就遭受到了為期數周的生物恐怖襲擊。隨著分子生物學等技術的發展,對已有生物進行改造和基因重組,增加致病細菌和病毒毒性和傳染性,並使普通疫苗或藥物失效和感染者難以治愈等新型生物戰劑的出現,令人類戰爭史被重新書寫。

通常來講,生物戰劑和與之對抗的疫苗或解藥的研制是同步進行的,甚至後者進行的更早,因為很多解藥和疫苗具有廣譜性,可以針對一種或一系列生物戰劑進行防護。

中共軍方很早就開始了戰略儲備藥物和解藥的研究,軍事醫學科學院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原為放射醫學研究所從1950年代就開始了對抗核輻射的研究,毒物藥物研究所針對化學武器中的VX、沙林和梭曼等神經毒劑也開發了相對應的解毒藥物並裝配部隊。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一直從事微生物和傳染病的研究,早期由於生物技術不發達,所研究的還只是停留在尋找新的微生物增強其毒性以及增加傳播途徑等領域,近年來隨著生物科技發展,戰備所需的疫苗和生物制品有了長足發展。

2002年爆發的SARS病毒,在北京疫情爆發一兩個月後,陳薇就從戰略儲備藥物中找到了ω幹擾素來對抗SARS冠狀病毒,並且很快制作成功鼻噴劑進行臨床實驗。雖然由於SARS病毒不耐熱,在2003年夏天突然消失,沒有對該藥進行進一步臨床藥效研究,但其超快得反應速度也從一個方面說明藥物儲備庫的強大實力。軍方自從SARS事件後開始大幅增加對生物武器和解藥領域的資金和技術投入,派遣大量科研人員到NIH和歐美一些高校研究所進修,學習先進技術,另一方面在國內生物領域,對各科研院所資金和技術投入也大大增加。

2016年10月底,廣東爆發仔豬致死,造成幾萬頭豬的死亡,經研究發現,該疾病的病原是一種冠狀病毒,科研人員將其命名為豬急性腹瀉綜合征冠狀病毒,簡稱SADS冠狀病毒,研究表明SADS病毒和SARS病毒同源,都由新發冠狀病毒引起,源頭都是菊頭蝠,很快在2018年研制除了針對該病毒的疫苗,並在官媒中央電視臺進行了報道。值得註意的是該項目是中科院戰略性先導科技專項B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並且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資助。武漢病毒所研究員周鵬、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範航、華南農業大學副教授藍天為文章並列第一作者,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教授童貽剛、華南農業大學教授馬靜雲、新加坡DUKE-NUS新發傳染病研究所教授王林發和美國生態聯盟研究員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為共同通訊作者。

2020年武漢疫情爆發, 陳薇於1月26日被派往武漢接管P4實驗室,2月26日就宣布她領銜的團隊研制的第一批重組新冠疫苗從生產線上下線。這只存在一種可能,就是陳薇團隊從戰略儲備藥物中找到了可以專門針對冠狀病毒有效的藥物。同一時間,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和流行病學研究所的研究員周育森(已故)在2020年2月24日申請專利,專利內容為利用融合蛋白技術開發了另外之中針對冠狀病毒預防和治療的疫苗。這和陳薇所宣布的重組腺病毒載體疫苗截然不同。

2020年2月4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學研究中心與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國家應急防控藥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開展聯合研究,在抑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發現瑞德西韋和磷酸氯喹能在體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狀病毒並在Cell Research上發表。

知名病毒學家,復旦大學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長姜世勃教授和周育森的夫人杜蘭英在2019年發表文章,采用來自人類冠狀病毒OC43的七肽重復域(HR2)的一段多肽,優化成名為EK1的脂肽,來抑制冠狀病毒的融合,說明這個團隊也一直在進行對抗冠狀病毒藥物的研究。

以上幾個事例說明,中共軍方對冠狀病毒疫苗的研究,可以說是多頭並進,假如沒有早期的規劃和全局設計是不可能做到的。


迄今為止,根據各國統計數據表明,所有國內外發布的疫苗都不能對抗已有的冠狀病毒,對變種病毒更是無能為力,但各國依舊強推疫苗註射以達到群體免疫,個人認為是由於一下幾個原因:


一、 通過疫苗經濟收割財富。眾所周知,藥物和疫苗的研發是一項耗時耗財的工程,一般來講一款新產品的研發需要十年十億美金才有可能成功,而此次疫苗研發,制藥企業和政府管理機構相勾結,首先禁止對預防和治療冠狀病毒非常有效的羥氯喹等藥物的使用,其次通過FDA,EMA等衛生部門的緊急授權使用,把一款沒有進行動物實驗和安全性實驗的疫苗推向市場,采用強制、誘騙等各種方式推動民眾進行疫苗註射,其背後龐大的經濟利益是不言而喻的。
二、 推行疫苗護照,加強對人的大數據收集和管控。疫苗護照目的不是為了控制病毒,而是為了控制民眾。作為大重啟的一部分,疫苗護照一方面可以收集所有人的重要信息,建立龐大的數據庫,另一方面可以對不服從疫苗註射的人進行另類管理,加劇社會分化,進一步剝奪本已不多的公民權利和自由。
三、 通過疫苗減少地球人口,從2017年川普總統上任之初,福齊博士就公開宣稱在川普任期內會有大的疫情爆發,微軟(Microsoft)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2018年也曾警告說,下一次大流行病可能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傳染病。他建議我們像應對一場戰爭一樣,為其出現做好準備。結合2011年別人蓋茨提出的通過疫苗減少人類人口的計劃,以及近年來其在非洲印度等地區推行的疫苗計劃都存在巨大的陰謀。

在沒有詳細了解病毒是如何制造的技術背景下,任何研究機構和藥廠都不可能研究出真正有效的疫苗的,而且人類也沒有任何可以在短短幾個月內生產出疫苗的歷史,反觀中共那幾個核心領導人,在開會時候可以不戴口罩,而且疫情爆發一年多來無一人感染,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中共制造病毒生物武器時一並制造了解藥,並且只有金字塔頂尖的幾個人才能使用,中共想以此為手段掌控著全人類的命運,所以人類要想存活下去必須去找中共要解藥!

二戰以後人類度過了少有的幾十年的和平,但其間共產主義等極左思想也慢慢對西方進行侵蝕,以致現在積重難返,全球的人都變得更加貪婪、自私,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了宗教信仰,隨之而來的是資本主義的優越性在逐步縮小,人類的劣根性在無限放大。在如此嚴酷的時代背景下,唯有新中國聯邦所代表的正道主義才可以挽救人類!


發稿、編輯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5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