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澤東為大饑荒元兇,數千萬中華亡靈怎能安息?

翻譯:小紅帽
校對/編輯:七彩光

圖片來源:網絡

很多東西都會被歷史遺忘,即使是發生在不太遙遠的過去。一些大規模悲劇也可能沒有得到公眾應有的了解。1958-1962年期間發生在中國的大饑荒,就是這樣一個事件。

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麽,數千萬中國人是如何死的。這個(大饑荒)事件被描述為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造成的災難性經濟和社會運動 “大躍進。

英國作家賈斯帕-貝克爾(Jasper Becker)在其1996年出版的《饑餓的幽靈》一書中寫道:毛澤東大饑荒的秘密。大饑荒最引人註目的地方是,20多年來,沒有人確定它是否發生過。直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美國人口學家掌握了中國的人口統計數據,才披露當時確實發生了令人驚駭可怕的事情。

貝克爾寫道:“他們的結論令人吃驚:至少有3千萬人被餓死,遠遠超過任何人的想象,包括中國共產黨最激進的批評者。”

我直到2008年才意識到饑荒的規模。當時我讀了貝克爾的書,這本書部分是基於對大饑荒幸存者的數百次采訪。被采訪的人來自受大躍進政策影響最嚴重的農村地區。書中充滿了關於吃人、腐敗、絕望和暴行的描述。

中國大饑荒時期的一個村莊

1994年與貝克爾交談的人之一,是一位名叫劉曉華(譯名)的65歲婦女。劉曉華向貝克爾講述了在她的河南小村莊所發生的事情。

“在通往她村莊的泥濘小路上,有幾十具屍體沒有埋葬。在貧瘠的田地裏,還有其他屍體;在死者中間,幸存者手腳並用地慢慢爬行,尋找可以吃的野草種子。在池塘和溝渠裏,人們蹲在泥巴裏尋找青蛙,並試圖找點野草。”貝克爾寫到劉曉華的經歷。

 “當時是冬天,天氣很冷。但她說,每個人都只穿著又薄又骯臟的破布,用稭稈綁在一起,裏面塞滿稻草。一些幸存者看起來很健康,他們的臉被打腫了,四肢因水腫而腫脹,但其余的人都瘦得像骷髏一樣。有時她看到她的鄰居和親戚在路過村莊時直接倒下,無聲無息地死去。當她早上醒來時,其他人已經死在他們的土炕上。”貝克爾寫道:“死者被留在他們死去的地方,因為她說,沒有人有氣力埋葬他們”。

劉曉華告訴貝克爾,首先死掉的是那些被黨員幹部稱為富農的人,他們得到的口糧較少。她說,下一批死亡且獲得較少食物的人,是那些被認為身體太弱而無法工作的人。同時也會適時選定其他組別的人。

很快,幹部們沒收了剩余的糧食供應。村民發現,連在收割季節拿麥粒,都會遭到殘酷的對待。

“一個人被反綁著雙手,吊在樹上。另一個人是富農的寡婦,她和孩子一起被活埋了。還有一些人被拽著頭發在村子裏走來走去,而其他人則被命令對他們拳打腳踢。”貝克爾寫到了村子裏發生的事情。

劉曉華還向貝克爾講述了人吃人的情況。

“她也知道,晚上她的一些鄰居到田裏去,從屍體上割肉吃。她指著鄰近的一個村子,那是田野對面的另一排小屋,一個女人在那裏殺了自己的孩子。她和她的丈夫把孩子吃掉了。後來,那個女人瘋了,這個秘密被揭露出來。劉曉華說,在那個冬天,人變成了狼,”貝克爾寫道。

在劉家村的300人中,貝克爾說只有80人幸存下來。其他一百萬個中國村莊也發生類似經歷。

在我讀完貝克爾的書後不久,2010年出版了另一本關於大饑荒的作品,作者是教授和歷史學家弗蘭克-迪科特(Frank Dikötter)。迪科特的書《毛澤東的大饑荒:。1958-1962年中國最具破壞性的災難歷史》被《毛澤東:不為人知的故事》一書的作者鄭昌(譯名)稱為 “對歷史上最大和最致命饑荒所做的最權威和全面的研究”。

根據對中國檔案的罕見訪問,迪克特估計大饑荒造成4500萬人死亡,其中多達200-300萬人在混亂中被暴力殺害。他的書在2011年獲得了塞繆爾-約翰遜獎,這使人們更加關註這場災難。

在這之後不久,另一本關於饑荒的書《墓碑》在2012年以英文出版。作者是一位名叫楊繼繩(譯名)的中國人。該書在中國境內被禁,但在2008年早些時候在香港以中文出版。

楊繼繩曾是中國新華社的記者,這使他有機會接觸到有關大饑荒期間發生的消息來源和信息。楊繼繩的父親就是在這次事件中被餓死的。

“當時我才18歲,我只知道共產黨告訴我的事實。所有人都被愚弄了。”楊繼繩在2013年接受《衛報》采訪時說。”我當時是個紅人。我當時在一個宣傳隊裏,我相信我父親的死屬於個人的不幸。我從未想過這是政府問題。”

在楊繼繩了解到其他關於大饑荒的描述,包括大範圍的饑荒。他開始了自己的研究。這一研究一直持續了約20年。

“我只是有一個非常強烈的願望,想找出事實真相。我被騙了,我不想再被騙了,”楊繼繩說。

“我沒想到它會這麽嚴重,這麽殘酷,這麽血腥,”他說。”我不知道有成千上萬的人吃人事件。我不知道有農民被毆打致死的情況。”

楊繼繩利用自己新華社記者的特權,研究大躍進中的饑荒和饑餓。這個項目成為他的書《墓碑》,並於2008年在香港出版。

秘密與大饑荒

在中國,饑荒最初被中共稱為 “三年自然災害”,後來又被稱為 “三年困難時期”,但它仍然是一個禁忌話題,饑荒的真實傷亡人數被否認。在饑荒期間,毛澤東甚至還確保中國仍然向海外出口糧食,以此來掩蓋饑荒的現實。

由於保密是獨裁政權的一個特點,在毛澤東統治期間,關於大饑荒規模的細節很少傳到國外,甚至在中國國內也很難得知。貝克爾在他的書中提出,保密本身也是饑荒能夠變得如此可怕的一個原因。

貝克爾寫道:“如果不是被保密,如此大規模的饑荒是不會發生的。正如經濟學家阿瑪蒂亞-森最先指出的那樣,饑荒是由審查制度造成的,是政治決策的結果。”他寫道:”如果毛澤東如此大費周章地否認存在危機,那麽無論糧食短缺多麽嚴重,饑荒都會被避免。”

他說:“然而,自1949年以來,中國已成為一個封閉和嚴格控制的國家,黨對信息擁有絕對壟斷權。”

貝克爾的書講述了魏京生(譯名),一位知名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在大饑荒發生多年後,當時作為年輕的紅衛兵,前往他在安徽省的祖居村莊時,了解到的大饑荒情況。

魏京生的感受是:“每當農民談到大躍進的日子,就好像他們在重溫’末日’”。

他說:“漸漸地,我明白了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並不是真的由自然原因造成,而是由錯誤的(政治)政策造成的。”

魏京生接著描述了人們在一次聚會上談論大饑荒時所說的話,包括村民們交換嬰兒吃的恐怖故事。

“是毛澤東的犯罪制度和政策,使這些被饑餓逼得失去理智的父母,為了生存而做出這樣的行為。”魏京生說,他後來因 “反革命 “而被關押了共18年。

《墓碑》的作者楊繼繩也將饑荒以及相關的暴行,完全歸咎於中國共產黨政權。

“根本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制度的問題。中國共產黨不敢承認制度的問題……這可能會影響到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楊繼繩說。

原文鏈接:Will China Remember the Tens of Millions Who Died in Mao’s Secret Famine? – Nspirement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