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記閆博士的提醒,關注E蛋白,針對S蛋白的疫苗會有效嗎? 中共疫苗會是啟動劑嗎?

作者:Stephen文文

從目前的研究結果和閆博士的爆料來看,中共製造的SARS-CoV-2病毒至少存在兩種感染人細胞的途徑:1.S蛋白與人ACE2的結合; 2.E蛋白介導的嗜神經性。

對於S蛋白與人ACE2親和,繼而感染人細胞這方面已經研究的非常充分,而目前幾乎所有的疫苗都是針對S蛋白產生中和抗體的,從而阻斷病毒S蛋白與人ACE2的結合,避免病毒感染。

但是,閆博士向公眾揭示了中共SARS-CoV-2另外一種感染人神經細胞的機制,即E蛋白介導的病毒-神經細胞膜融合,E蛋白的特殊性質會使其具備突破血腦屏障,侵染神經細胞的能力。 正是如此,中共軍方王長軍在發現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具備感染乳鼠腦組織能力后才將其作為SARS-CoV-2病毒骨架,並100%保留其E蛋白序列,就是保留人造病毒感染神經系統的能力。

現有輝瑞、Moderna、阿斯利康疫苗都是針對S蛋白設計的,即使產生了針對S蛋白的抗體,也不能阻止病毒E蛋白介導的神經細胞感染,依然無法完全阻斷病毒感染。

我們對SARS-CoV-2病毒E蛋白的功能知之甚少,Sellin博士揭示了其70位氨基酸突變為精氨酸,對功能影響很大,而港大Malik早在2012年就已經知道這個秘密。 在這裏我們鬥膽使用黃病毒的E蛋白做一個類比,推測中共SARS-CoV-2 E蛋白可能具有的功能。 使用黃病毒E蛋白做參考的原因有二:1.黃病毒具有類似的E蛋白介導感染神經細胞的能力; 2.Malik是研究黃病毒E蛋白致病性的先驅,他很有可能將其在黃病毒E蛋白上的發現應用於冠狀病毒。

黃病毒屬(Flavivirus,圖1)是具有包膜的單正鏈RNA病毒,我們熟知的乙腦病毒、登革病毒、西尼羅病毒、寨卡病毒都屬於黃病毒,其一大特點就是路德節目中說到的”嗜神經性”,具備可侵染神經細胞的能力,其侵染神經細胞的能力就來源於E蛋白。

我們都知道SARS-CoV-2疫苗有可能產生S蛋白的ADE效應(抗體依賴增強),但是黃病毒疫苗還會發生針對E蛋白的ADE效應! 無論是之前開發的登革病毒疫苗,還是西尼羅病毒疫苗,都被發現具有很強的ADE效應,即針對E蛋白產生的抗體,會通過抗體的Fc受體結合巨噬細胞,並進入巨噬細胞,從而導致嚴重的細胞因數風暴。 這一ADE效應導致接種過西尼羅病毒疫苗的人反而更容易感染其他黃病毒(登革病毒、寨卡病毒)! Malik早在1979年發表的《Nature》文章中就研究了黃病毒的ADE效應! (Antibody-mediated enhancement of flavivirus replication in macrophage-like cell lines. Nature 1979)。

我們在此基礎上再做進一步推論,中共疫苗是否是下一輪疫情的啟動劑? 中共滅活SARS-CoV-2疫苗如果產生了針對其E蛋白的ADE效應,那麼如果中共再放一輪黃病毒(寨卡、登革、西尼羅),那麼凡事接種過中國滅活疫苗,以及曾感染過SARS-CoV-2病毒的人群,將成為黃病毒的傳播的高危人群! 中共疫苗就起到了路德所說「啟動劑」的作用!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