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動物傳人”謊言的漏洞:回到D614毒株的原點

作者:Stephen文文

奎伊博士5月1日發佈了一條推文,引用一篇《Nature》文章,其實驗結論擊碎中共病毒來源於”動物”的謊言。 實驗證實D614的SARS-CoV-2幾乎不具備在動物間傳播的可能性,而最早期的武漢人感染SARS-CoV-2病毒卻都是D614毒株。 既然D614毒株不具備動物間傳播能力,怎麼又可能從動物身上「跳到」人身上呢? 在病原體從動物跳躍到人身上之前,應先在動物間傳播,這是病毒自然來源的基礎。 只有SARS-CoV-2具備了D614G突變后,才具備動物間傳播能力。

該篇題目為《SARS-CoV-2 spike D614G change enhances replication and transmission》的論文以水貂作為動物模型,將等比例的D614毒株和G614毒株感染水貂,並將另外一隻正常水貂與其接觸飼養,監測這一對水貂的病毒傳染情況及載量(圖1)。 從實驗數據來看,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1. 當D614毒株佔優勢時,即使其拷貝數達到1000萬/毫升,也不能將病毒傳染給另外一隻水貂(Pair 1);
2. 當G614毒株佔優勢時,即使較低病毒載量情況下(12萬/毫升),也可以將病毒傳染給另外一隻水貂(Pair 3);
3. 僅當G614毒株占絕對優勢時,才會攜帶少量D614毒株傳染給另一隻水貂。

簡單歸納總結就是,如果沒有D614G突變毒株存在,單獨的D614毒株是不太可能在自然動物間傳播的!

而事實是,從2019年底一直到2020年1月中旬,在武漢人際間傳播的毒株都是D614(圖2)!而D614根本不具備動物自然來源的基礎! 換句話說,也就是初始毒株不可能是由動物傳染給人的,必然來源於實驗室,由人工製造。 病毒畢竟是中共軍方實驗室產品,不可能完全做到完全符合自然法則。 而D614毒株不具備動物間傳播能力恰恰就是中共沒有考慮到的一個漏洞!

中共一直叫囂病毒來源問題應遵循科學原則,那麼這篇科學研究論文就恰恰證偽了中共病毒來自自然動物的說法。 在科學證據面前,違反自然規律的病毒設計,讓中共已經很難逃脫實驗室人工製造的真相。

註:
1. D614: 614位氨基酸為天冬氨酸
2. G614: 614位氨基酸為甘氨酸
3. D614G:614位氨基酸由天冬氨酸突變為甘氨酸

援引原文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