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刑警組織:中共扼殺異議的另一個工具

翻譯: 康州盤古農場 – Freeearth
校對: 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格格巫

最近,通過觀察世界衛生組織隨著疫情大流行期間,為中國所扮演的角色的反應,人們對國際組織的中立性提出了許多疑問。事實上,在全球範圍內,擁有經濟和政治權力的國家,確實會在最高級別上影響決策和程序,但是,這些決定和程序始終受制於既定的原則和民主做法。一種令人擔憂的趨勢現在已經開始顯現出結果,那就是中共利用其金融槓桿作用和外交手段,來與國際組織建立牢固的聯繫;在多邊論壇上任命其提名人,並通過這些人員來取得既得的政治利益。

2016年,在巴釐島選舉中,北京將中共的公安部部長孟宏偉推上了國際刑警組織的席位,來自164個國家的830名警察局長和高級執法官員對此進行了投票。這是自1945年以來,中共國提名人員第一次成功當選國際刑刑警組織的主席。中共國官員通過向較小國家的政府及其警察部門提供數十億美元的援助賄賂來遊說選票。

因此,眾所周知,中共系統地利用和操縱了他們在國際組織中的存在。它利用這種操縱不僅提高了中共在全球舞台上的影響力,也獲取了他們的政治目的。刑警組織任命了來自中共國的主席後,中共國開始追繳在國外的知名政治異議人士,這一點顯而易見。

在孟掌權期間,他試圖與他的四位中共國助手,將國際刑警組織的官方文件翻譯成中文,試圖「使國際刑警組織的工作方式變得中共化」。中文不是國際刑警組織的四種官方語言之一,而孟的這些嘗試都顯示該組織「中共國化」的開始。在任期內,孟還向該機構發佈了「紅色角落」通緝令。這些通緝令在政治上針對對中共政權持不同政見者的。

根據規定,紅色通緝令是為了尋求逮捕或臨時逮捕被國際刑警組織系統通緝的人,用於犯有嚴重罪行的人。通常,中共將它用於具有明顯政治傾向的犯罪。僅在2016年,中共就發佈了612份「紅色通緝令」,並要求將紅色通緝令上的人引渡,每年可以確保引渡17個人。在國際刑警組織中,中共增加了對國際刑警組織的資助。 2019年,中共是國際刑警組織的第七大捐助國,參與的資金超過了200萬美元,自過去十年以來翻了一番。

早在2010年,中共就捐贈了超過100萬美元。鑒於這些事態發展,人權觀察在2019年對國際刑警組織表達了尊重人權的擔憂,同時寫了一封信,對孟的領導層表示關切,並強調國際刑警組織應解決中共國濫用紅色通緝令制度的問題。過去,這些紅色通緝令已發給了德國的維權人士多爾肯-伊薩(Dolkun Isa),還有為新疆的維吾爾族權利而工作的美國維權人士王志剛。 

在孟宏偉任職期間,國際刑警組織撤銷了針對多爾肯·伊薩的通知。中共國對孟這一撤銷行為而感到沮喪和嚴重不滿。孟其後因涉嫌腐敗罪被中共政府逮捕,並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由此看來,中共顯然不遺餘力在國內鎮壓,特別是當自己人不遵守規則時。加入國際刑警組織時,中共考慮的主要目標是美國和加拿大,因為這些國家是中共國「逃犯」的主要目的地。

有趣的是,中共國與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引渡條約,這就是為什麼依靠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對中共當局而言變得重要的原因。因此,中共國廣泛利用國際刑警組織作為一種機制,把這些國家的政治異議者帶回中國來面對法律訴訟。 2019年,中共吹噓其前100名逃犯中的58名將自願返回中共國進行「寬嚴懲處」,這證明瞭中共國正在採用法律以外的方式,公開、系統地濫用紅色通緝令網絡來達到政治目的。

人權觀察(HRW)報道說,中共國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騷擾、拘留和針對居住在中共國境外的犯罪嫌疑人的中國親屬,從而迫使他們返回中共國。人權觀察發表的報告中也明確提到,中共利用紅色通緝令系統騷擾名單上的人士他們的家人,通過提供更好的親屬待遇作為誘捕犯罪嫌疑人的動機,中共國確保了這些犯罪嫌疑人中的大多數返回中國並受到懲罰。不用說,那些返回的人受到了中共當局的虐待。誠然,中共國在國內和國外的糟糕的人權保護記錄,一直是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一個原因。

最近有關新疆地區嚴重虐待維吾爾人的辯論和討論,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引起了對中共國的強烈反對。特別是自2021年11月國際刑事警察組織執行委員會將選舉亞洲副主席/代表職位以來,中共國將繼續努力推動選舉中共候選人擔任負責人,並繼續為中共清除持不同異見者的的發展議程。

在關鍵時刻,當新疆對侵犯人權的強烈反對日益強烈,當為西藏問題和中共國的民主運動而奮鬥的活動家組織得更好時,中共國感到有必要以更強有力的方式遏制這些活動。國際社會不能對這一問題視而不見,必須承擔起在困難時期維護多邊組織的公平,透明和問責制的價值觀和原則的責任。過去,威權主義政權也因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的政治目標而受到批評。眾所周知,俄羅斯濫用這一制度來追隨國外的政治敵人,而中共國也不例外。

當時,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被中共官方媒體譽為外交成就。然而,顯而易見的是,它被證明利用組織作為制止其國外對手的機制,是一種系統性的策略。北京聲稱這些人是在中共國面臨指控的逃犯,而鑒於對中國自己的人權和警察工作記錄的懷疑,人權組織則譴責中共有針對性的縱容和濫用權力。現在是時候了,世界上的民主國家攜手捍衛和保障國際社會的基礎結構,不要讓少數既得利益者扼殺其獨立的決定性原則。

原文作者:安德烈亞斯·蒙佐羅利亞斯 (Ανδρέας Μουντζουρούλιας)

原文鏈接: https://www.pentapostagma.gr/kosmos/7007572_interpol-another-chinese-tool-stifle-dissent

康州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