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亞裔美國人基金會和當中的華人面孔

撰稿:臍橙君

據美通社5月4日報道,亞裔美國人基金會(“TAAF”)今天宣布正式成立,並成為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AAPI”)社區的召集人、孵化器和出資人。

根據TAAF官網信息顯示,亞裔美國人基金會( TAAF)是致力於加速AAPI社區機會和繁榮的召集人、孵化器和出資人。 TAAF支持致力於AAPI事業的倡導者和組織,以便能夠一起更有效地采取行動來反仇恨和暴力,並建立必要的基礎設施,以提高AAPI在美國社會中的被接納度、影響力和代表性。其創立目的是為了解決長期以來向AAPI社區提供投資和資源不足的問題,努力成為促進力量,為生活在美國的2300萬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創造永久性和不可磨滅的歸屬感。在TAAF成立之時,其董事會籌集了1.25億美元,以支持AAPI組織及其未來五年的事業,這是亞裔美國人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完全專註於支持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的慈善行動。

可見,TAAF的突然降生,是有組織、有目的、有計劃的,從工作重點來看,TAAF的官網信息將主要內容歸為三個方面:

  • 1、 反仇恨和暴力: TAAF將聯手AAPI,一起更有效地采取行動來反仇恨和暴力,並建立必要的基礎設施。
  • 2、 數據與研究:TAAF將致力於制定共同的數據標準,以更好地跟蹤針對AAPI社區的仇恨和暴力事件,同時投資數據驅動型研究,以發現AAPI社區的需求,為未來的政治決策、宣傳和慈善事業提供信息。
  • 3、 教育:TAAF將幫助創建K-12和高等教育課程,以反映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歷史也是美國故事的一部分。TAAF還將資助各種藝術、媒體和電影的敘事表演,將AAPI的經歷和貢獻融入美國豐富的歷史。

“我們創建TAAF的目的是支持生活在這個國家的2300萬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並幫助我們團結一致,為我們自己的繁榮而奮鬥。TAAF希望加強和營造AAPI的力量,特別是在我們面臨快速增長的仇恨和暴力指數的情況下,”TAAF總裁Sonal Shah表示。“AAPI社區需要系統性變革,以確保我們在美國生活的各個方面得到更好的支持、代表和表彰。TAAF計劃開啟這一系統性變革,並幫助從根本上轉變AAPI賦能,為未來提供長久支持。” Shah曾擔任奧巴馬總統的副助理,並創立了白宮社會創新和公民參與辦公室。

從5月4日晚間的路德社報道透露,針對病毒真相的被揭露,中共將發起新一輪的行動,作為最後瘋狂的反抗。在病毒真相面前,中共的一切辯駁都是蒼白無力的,因為美國軍情界的層層深挖,每一層都打到中共的七寸,就已表明,美國對於中共病毒的全盤計劃都已全面掌握。而且對於之前為中共站臺,與邪惡沆瀣一氣的國外專家(特別是美國專家),也進行了點對點的揭露和打擊。中共自覺離死期不遠,但也不會束手就擒,最後時刻,一定會在其他方面,再一次掀起一股全民浪潮,以求逃避對於他們的追責。路德在節目中透露,最有可能的武器就是“種族主義”。無獨有偶,5月4日,就有一個背景和實力相當強大的“亞裔美國人基金會”高調宣布成立,而此基金會的目的就是打著反仇恨和暴力的旗幟,聯合在美的2300萬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形成一股掀動民意,帶動輿論的力量。

這波操作,不免聯想到在美國大選期間的ANTIFA組織,也是用種族主義的牌,導演一場疑似高度去中心化的左派反法西斯主義、反種族主義的政治運動。這場運動成功地將大選舞弊的焦點轉移出去,時至今日,也沒有任何公開的證據指控其背後的實際操縱者,但從蛛絲馬跡可以預見,這絕非一次偶然的政治事件,背後一定有未被披露的操縱者和密謀者。

那麽我們先根據TAAF的官網信息,深扒一下董事會中的幾張亞洲面孔。

Li Lu 李錄,喜馬拉雅資本創始人、主席。

李錄在中國出生和成長。大學生時期,他於1989年參加了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運動,最高調的事件之一是在天安門前結婚,因此被迫離開該國,並於當年晚些時候來到美國。1990年到1996,就讀於哥倫比亞大學,成為該大學歷史上第一位同時獲得三個學位的學生之一。他於1997年下半年創立了喜馬拉雅資本,此後一直經營基金。


李錄在中共被大家熟知是因為查理芒格是他的老師。而他本人與巴菲特、芒格的私交非常好。大學時代至今一直在美國的生活,以及其所在金融領域的特殊性,已經讓他成為為數不多,可以代表華人在美國資本界內的翹楚之一。近年來,李錄頻繁回國,一邊宣傳他的投資理念,一邊幫中共國唱多紅色經濟。試問一個高調在六四期間大鬧天安門的“造反派”,是如何能在中美兩國遊刃有余的?而且其在資本圈內的影響,與中共的紅色資本又有沒有關系?

Joe Tsai 蔡崇信,阿裏巴巴集團聯合創始人兼執行副董事長。他於1999年與馬雲共同創立了阿裏巴巴集團,並擔任該公司的執行副董事長。蔡出生於臺灣,父母是來自上海的祖先,祖籍中國。蔡先生和他的妻子克拉拉(Clara)發揮了積極作用,支持社會正義和與COVID-19相關的人道主義救濟。除了蔡對亞裔美國人基金會的承諾外,這對夫婦還承諾提供5000萬美元,通過其體育所有權平臺來倡導黑人社區的社會正義和經濟流動,包括支持運動員擴大對平等的呼聲,解決收入,教育和有色社區中的健康差距。

可見,蔡崇信在美國對於體育領域特別是廣受歡迎的NBA有著深遠的影響。而NBA與好萊塢一樣,作為“文”和“體”的兩面,用資本控制著兩個領域的精英。在美國,文和體分別象征美國精神,特別對於青年一代有著十分大的影響。

Peng Zhao 趙鵬,是全球金融服務公司Citadel Securities(城堡證券)的首席執行官,該公司在美國,亞太地區和歐洲設有辦事處。他是直接從研究生院畢業後加入Citadel Securities,擔任高級定量研究員。曾被《財富》雜誌評為40位40歲以下的青年才俊之一。而從維基百科上的詞條顯示,趙鵬的個人信息十分有限,唯一“出生北京”很顯眼,他的神秘比前兩位大咖更顯眼,他會否承載著哪條紅色血脈的基因呢?

該基金會強大的背景、成員的權威、基金會的服務的目的、成立的時間,都讓不免讓我們心生疑惑,究竟是幫助亞裔還是利用亞裔,相信日後定會有結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新聞來源:
1、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ya-yi-mei-guo-ren-ji-jin-hui-cheng-li–864960344.html

2、https://www.taaf.org/our-team

校對發布:文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