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5.4早間(路墨艾談):G7國家加上日韓等國達成全面對付中共國戰略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葉落知秋(文秋)、APPLE(文渺)、freecat、hone_modaosi、熊嘟嘟、蓉兒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5/4/2021路德時評(路墨艾談)G7國家加上日韓等國達成全面對付中共國戰略;澳最高軍事長官說北京已經對澳發動灰色地帶戰爭極可能變成實際衝突意味著什麼?

摘要

1.美國務卿布林肯在G7峰會會見了日韓的外長,日美重申台灣海峽和平穩定重要性,澳洲的最高軍事官說北京已經對澳發動了灰色地帶戰爭,決定地球真正文明力量的7個國家聯合,都要解決新冠疫情而共同努力,G7峰會傳遞一個重要的信號給中共,西方還沒有沒落。

2.在整個外長會議中推行的政策達成全面對付中共國戰略,布林肯非常強烈談到議題的核心問題,世界上唯一有能力改變或打破這個世界秩序的,就是中共;強烈反對中共在東海和南海單邊改變的企圖和造成的威脅,維護台海的穩定以及繼續為實現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努力。

3.中共玩規則以為他們已經控制影響聯合國WHO,美國重新重視WHO所以中共不可能有任何機會,譚德賽被中共說是背叛是中共的叛徒;譚德賽依然尋求連任最重要的必須得揭露中共,在病毒上怎麼幫助中國隱瞞疫情,在即將卸任之前徹查實驗室。

4.五四運動其實跟中共沒有什麼關係,但五四青年節對中共卻有很大的意義,是對青年人洗腦最好的一個日子,盜取了這個概念,特別是習在’人民日報’又發表了,要讓青年人的青春在奉獻中煥發絢麗的光彩;但年輕人要看清推翻共產黨才是真正的愛國行為,中共是搗亂和荼毒中國人民的惡黨和匪軍才是真正的真相。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墨艾談,今天是2021年5月4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今天看看這個布林肯,在G7峰會會見了日韓的外長,日美重申台灣海峽和平穩定重要性。這個絕對啊,這個要戳痛中共的這個戰狼外教啊,台灣海峽、日美重申,你看,可見就是日美之間的一個重要的一個互相之間的承諾。澳洲的最高軍事官說,北京已經對澳發動了灰色地帶戰爭。極可能變成實際衝突。G7峰會上,G7國家傳遞一個重要的信號給中共國說,西方還沒有沒落,然後這裡頭還沒有沒落,那就意味著什麼?G7國家這G7峰會啊,他們達成了很多共識,主要就是針對中共國的這一系列的;這個G7峰會還包括日澳在一起,所以啊我們待會兒繼續來看看G7峰會上,布林肯、整個G7家達成了哪些重要的共識?首先。墨博士跟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墨博士好!

墨博士(00:01:51)

嗯,大家好!這裡先分享幾個,就是香港現在要推進這個叫做政府立法對付假新聞。中共在香港要立法對付假新聞,實際上這個已經全世界都知道,根本不是對付假新聞,是製造假新聞,同時打壓新聞自由,所以說這一點上,中共是在香港上做的是最高超的一點就是李鬼把李逵趕出了家。

還有一點就是說,俄羅斯最近又收到了大單,整個4月份俄羅斯這個管道途經哈薩克斯坦進入中共國的石油漲了9.3%,達到了337萬噸,而且5月份還要達到一個新的高分,也就是說中共國現在急於要俄爹保護他。

還有一個就是說,今天不小心看到有一個信息,就是說突然外媒曝出來,國內媒體也曝出來,就是我們的WHO的譚德賽,譚主席現在要號稱連任。這個問題是比較有意思的。路德先生跟艾麗女士怎麼看這個突然在這個緊急情況下,譚德賽還需要連任?

路德(00:03:05)

艾麗,你怎麼看,你先點評一下。

艾麗(00:03:08)

我先這個談一談,就是說這個譚德賽呢,他要連任啊,大家看到這個譚德賽現在他想尋求連任,但是這個尋求連任呢,我們知道他的上任和陳國富珍是離不開的,那整個這一條線都是培養了很長時間,他在這個埃塞俄比亞當時也是個衛生部長,那上去這也是…。我們知道中共在埃塞俄比亞投資的這個鐵路是整個非洲的非常重要的一段,在裡邊金錢外交和埃塞俄比亞是很深的,因為埃塞俄比亞在吉布提旁邊,所以在北非拉、非洲是非常重要的戰略位置。這樣的話呢,我們看到他被選上來,想尋求連任這一個動作呢,要知道我覺得可能是中共要這個,可以講他在之前的那個想甩鍋的話,就說有可能要WHO要去查這個病毒的來源這件事情,那中共已經引起眾怒了,中共的媒體已經開始在說了,之前不是一個小媒體湖南還是哪兒的,這樣的一個報紙開始登出來,對他的這個打擊,接下來反應很好,全中國的網絡已經開始罵譚德塞是這個背信棄義,背棄共產黨,那這個怎麼弄呢?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又突然間曝出來,要尋求連任,我覺得就是說可能在WHO背後啊,像美國和西方的,它還不只是中國和非洲國家麼,還有很多的這個西方盟國,因為這個WHO它是在聯合國項下的,那就是說向中共追責的這個風向呢,可能真的是西風壓倒東風啊,東風可能現在不見漲勢,所以這個時候譚德塞也變得這個腰桿子硬起來了,接著說我還想尋求連任,所以這個等於是挑起了,我覺得是一定會觸動了這個中共的媒體的嗓子眼兒,一定會不舒服的,鬥他們的咳嗽,他們一定會跳起來反擊。墨博士。

路德(00:05:18)

墨博士,這個譚德塞,你先說你先說。

墨博士(00:05:25)

好的、好的,我這裡面是想到這個,就是說譚德塞實際上在整個去年到今年疫情中,可以說是叫做醜態百出,很多的失職,所以說,其實譚德塞在去年整個過程完全是失職,很多國家其實對他的批評甚至根本不覺於耳,但這種情況下他還要申請連任,說明什麼?用我們中共的話說,就是他的背景太硬了,那麼以前他的背景是中國,那麼現在明顯中共不一定再支持譚德賽了,那我就覺得很奇怪了,難道譚德塞難道又找到了新的主人或者新的背靠勢力?敢硬,表面上硬抗中共的話,這個我覺得背後的話,一定是美國來支持他的。好的,路德先生。

路德(00:06:13)

我覺得這裡頭之所以中共能夠之前控制WHO,是因為美國及其國家沒有重視啊,沒有重視WHO,但是現在重視了,可以說是啊,就是中共想在裡面再繼續攪渾水,他不可能,沒有任何機會,他也不可能控制得了這個WHO的各項選舉。這裡面啊,我們之前說過美國是叫國際秩序,秩序什麼?就相當於在你們家的、在每個美國或者西方國家的這個警察系統一樣,這叫做秩序。你找個黑社會天天幫你家開門,那是引狼入室,你偶爾可以找一下,哎,你的什麼黑社會兄弟啊,什麼黑幫兄弟來那個,是吧,但是真正出事了,你還是得靠這個真警察、警察系統來維持秩序。這個消防系統,警察系統,稅收系統,這個體系,你不可能指望得了這個黑社會幫你擺平啊,這就是最大的區別。中共是什麼呢?就是警察這裡照顧不到你家啊,離這個比較遠,然後稅收有的時候跟不上啊,這個警察稍微懶一點,所以呢,他在這當地發展了一個什麼黑幫,就像當年那個什麼什麼古惑仔一樣,你就以為這個黑幫能取代警察,那不可能,因為最終這個警察系統,他是有源源不斷的稅收,這是第一;第二他是有法律做支撐的。因為你黑幫幫你做事,他所有的是不能依法的,他幫你殺了人,那最終你是要承擔責任;警察是可以合法的,在保護你的時候還可以殺人呢,他可以就開槍,開槍的。所以啊這個巨大的區別就是話語權是在機器國家啊,就整個WHO,整個聯合國,中共以為他們已經控制了、影響了聯合國、WHO,實際上,玩這個、玩規則,他差的遠,差遠了。現在美國重新重視這個WHO,所以中共不可能有任何機會,這也是譚德賽現在為什麼被中共天天批,說他背叛了中共國,背叛中共,是叛徒,但是他依然要尋求連任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當然了,能不能連任,我相信這邊可能還會正在考慮,最少他必須得有幾個聲音要發出來:第一啊,你必須得揭露中共對你怎麼腐敗的;第二,病毒上你怎麼幫助中國隱瞞疫情的;第三他即將卸任之前,有幾個重磅的動作,徹查實驗室,說不定他就可以連任了。如果這幾步不做的話,我告訴你,他不可能連任啊,一定是另外的人上來,那對他,就是一個徹底的調查。這個墨博士。

墨博士(00:09:31)

我覺得路德先生說得很好,就是譚德賽敢尋求連任,我覺得他是向美國透露一個要戴罪立功的這個機會,那麼他戴罪立功,中共應該是最害怕的。

好的,最後分享一下,就是今天是中共國的五四青年節。大家知道,我想說的是,五四運動其實跟中共沒有什麼關係,那時候還沒有中國共產黨;第二,世界有一個國際青年日,這個國際青年日是8月12號,是由聯合國定的,所以說中共的五四青年節並沒有一個真正的意義,但是五四青年節在中共,對中共卻有很大的意義,是對青年人洗腦最好的一個日子。特別是習在這個人民日報又發了一個說,讓青年人在青春、在奉獻中煥發絢麗的光彩。大家知道麼,要年輕人不停地奉獻,這就是中共。好的,路德先生。

路德(00;10:32)

艾麗女士,分享一下。

艾麗(00:10:33)

我接著墨博士的先說兩句。這個1919年的5月4號啊,大家知道中國共產黨第1次進入這個中國,歷史上進入也是1921年,再往早了說,那個時候還什麼都沒有呢,才1921年,那還是差了幾年。五四運動當時就是反21條,就是反對當時日本侵略中國,就說中國人民在那個時候,信息還是相對對稱的,就是說信息很清楚的,中國人民很清楚,我們要保衛自己的領土,保衛我們思想的自由,和他這個不合理的,當時要佔了這個德占區麼,日本當時要申請要佔德占區,21條要有很多地方要佔領,那中國人不同意、不答應,特別是在年輕學生中,真正的這是一種愛國的行為。而現在我們的真正的愛國的行為,就是要推翻共產黨才是真正的愛國行為,因為共產黨盜取了這個概念,然後說這是跟共產黨有關係的,這跟共產黨沒有半毛錢關係啊,沒有一點關係。共產黨想偷換這個概念,把當時中國人的這些東西,用來來激勵人們為共產黨服務啊,這個共產黨一定,他就是在以後給這個真正中國人民搗亂和荼毒中國人民的這樣的一個惡黨和匪軍,所以這才是真正的真相啊。我們的青年人一定要看清楚真相,共產黨拿這個來給你洗腦的時候,特別是今天,我還看到有人在這個微信裡發這個五四發一個54手槍啊,同時我也用過54式手槍,胡亂地聯繫,完全是在這個現在的媒體是不講道德,不講歷史,不講原則、不講語言風尚,完全是亂來的,這樣的媒體現在就是說,我覺得真的是需要一股清流啊。好,這是我的一個點評。

另外呢,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说关于,其实昨天已经发生了,就是在菲律宾的外长这件事情是很有意思的,就是他当时在推特上就说让中国滚出黄岩岛,这个地方是我们国家的这个土地,而且用了一些脏话啊这个,那么今天呢,就又开始对这个王毅呢表示道歉,因为他是外长么,他要对他这个表示一些道歉。但是整个的影响已经造出去了,就是菲律宾的外长对中共国不停地在黄岩岛捣乱,因为大家知道黄岩岛这个地方的物产非常丰富,海产品非常的多,是一个传统的非常丰富的渔产业,非常丰富的一个渔业的地区,那不停地在这儿排兵布阵,而且把船排成一串啊,来这儿这个宣示主权,这种动作已经让菲律宾非常地厌恶,他们当时这个外长就讲这是已经让人非常讨厌的这样的一种做法。你不停地在别人国家门口,而且别人长期的一个打渔的区域去进行这个主张,那么这个他外长就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表示,就是说这个让他滚,让中共的这个军队滚开,用这样的词。这个讲到这儿呢,那杜特尔特呢,今天也跳出来了,但菲律宾的这个外长呢,因为中共肯定给施压了,住在马尼拉的大使馆肯定是给杜特尔特办公室打电话了,杜特尔特赶紧说了一句,这个这样说…;然后中国的这个网易等等就开始报道出来。说什么呢?说中国还是菲律宾的这个还是恩人。为什么呢?他说这个我们中菲之间,他说我们与中国之间发生的冲突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变得无礼,不尊重他人,冲突是冲突啊,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感谢中国,特别是疫苗,一些提供的援助,以及之前拿到的一些投资啊等等。这个时候呢,这位外长就开始说,中国,我的朋友,我要怎么有礼貌地说呢?其实对杜特尔特话又表示了这个反问啊。其实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我认为他们是唱了一个双簧啊,一方面非常的通过这种矛盾传播出去了,菲律宾政府的一个态度,特别是外长的一个态度;另外呢,又给中方的一个台阶下。但是事实上,他到底站队在哪呢?我想听一听墨博士的看法。

墨博士(00:15:04)

首先我覺得就是當時我看到這個時候,首先就是第一的話,如果按外交層次的話,這個外長在這個推特上說這個話,但是大家知道,他是在推特上說,他不是在某一個外交的發言會上說,就是他本身做這個事情也就帶有了個人色彩,這是首先。那麼為什麼他要用一個身份有個人色彩呢?我同意艾麗女士的分析,絕對是唱雙簧。大家看到嗎?這個事件到發生到這個中共的外交部出聲的話,很快一天的時間,包括杜特爾特來發聲,都是很快。那很簡單,杜特爾特只是說了一個話,他的外長也只是發了一個推,然後再收回一個推,道個歉,就是對菲律賓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損失。但是大家知道,這個問題中共在裡面肯定是出了大價錢的,你不可能說讓別人收回,你沒有籌碼,中共一定是籌碼和各個東西送到,明顯兩個人只是唱了一個很短的一個雙簧,發個推、發個言,中共就把錢送到位。這個題反響可以,我意思是說菲律賓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國家,自始至終菲律賓就是一個流氓國家。說白了,中共現在被兩個流氓又擺了一刀,我覺得是這樣。好的,艾麗女士。

艾麗(00:16:28)

是啊,這個確實是能看到,在這個時候,東南亞各個國家都在站隊,每個人、每個國家特別像菲律賓,它一定是把它的利益最大化,每個國家都為自己去尋求最大的利益;同時它也是堅決的和美軍在進行軍演啊,前兩週在軍演,那麼就是要對付中共。所以這個就是在一來一去當中撈取的好處啊,就是看出了中共的外交的不得力,以及中共的真正在這個地區不得人心的這樣的一個事實。好了,我就分享這些,路德。

路德(00:17:04)

謝謝艾麗女士。這個剛才說到五四,首先第一,我想趁今天是五四,分享一下我的一些觀點。首先五四,當時的中國作為戰勝國,但是這個戰勝國的實際上還是後期一看風向不對,就宣布參戰,這個屬於投機主義。所以在戰勝國里頭,他沒有什麼樣的,沒有一個很重要的地位。戰勝國,是不是?就可以像二戰一樣那個泰國,之前是支持日本,後來又反日本,又要站在盟國這邊。這個國際社會它是很清楚,你們到底在這個里面起什麼樣的作用,這是很重要的。

這就說到今天。今天如果我們中國人在這場跟中共的這場超限戰中,如果你們一個個覺得,我回頭這個見風使舵,一看中共要輸了,趕緊宣布反共。我告訴你,那基本上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也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真正的尊重。你必須得站在前排,你站在第一排。當時日本為什麼?當時日本是主動出兵,當時和盟軍,就是和英法,它雖然沒有在歐洲戰場,但是主動出兵到山東,把德國給打跑了,把德國的這個權益給拿回來了,拿到日本手上。這是第一,就是它主動參與了。中國據說一戰時就派了一些伙夫,號稱有多少人參加。就是袁世凱這個政權,當時也在玩這個投機倒把,說白了。

第二點,就是五四運動,你看跟什麼,跟青島有關,對不對?咱們現在也跟青島有關,以毒滅共,無論郝董,還是咱們閆博士,還有包括中共的這個王岐山也是青島人,這個孫立軍都是青島人,大家發現沒有,青島這個地方絕對是很重要的,在歷史上,每一次都是很重要的一個地方。並且咱們文貴先生山東人,當時五四運動也是爭奪的是山東的整個權益。

第三點就是說,你是戰勝國,但是你沒有實力的話,你照樣被別人欺負,就你沒有談判權。談判權這個很關鍵!這個實力剛才說包括幾個:第一你什麼時候站出來。你不能說,在後面見風使舵站出來。沒用!哪怕你是戰勝國都沒意義。第二點就是你真正的你的實力是在哪裡,你的話語權各方面。當然了,在那個年代是以軍事力量,因為畢竟那是工業時代,就是熱武器,誰的槍砲管用,誰就有話語權。但是現在這個時代,因為是美國在二戰以後形成了一套國際秩序,就是全世界最厲害的就是美國的軍事,英國都打不過。那英國的話語權來自於哪裡?就是來自於你在這個國際秩序之下,你怎樣做到既不違法,但是你又通過自己的突破建立這個話語權。這個很關鍵,這可不是咱們中國的什麼之前說什麼義和團,是不是?我直接這個刀槍不入,你就覺得你牛了,那純粹是忽悠人的。

中共國比如說這個火藥這個四大發明,咱們一說這個事,很多人覺得我們好像對中國的文明好像(有意見)…。就是首先不管是不是文明,咱們得有個科學精神,去驗證它。就這個火藥這東西,到底是中國的說,中國在什麼什麼時候就有火藥了,但是你沒有文獻,你沒有考古。美國是什麼?就是英美、就是歐洲他用火藥來造槍,火藥最開始,包括炸藥,它是有科學雜誌一點一點記錄下來的,別人有跡可循的;咱中共國說:早在秦朝的時候,咱這個煉丹就有火藥了。但是你這話是可以說,那叫做什麼,叫做這個文學巨著或者叫小說,但是你真正你沒有科學行動。很多人說,咱們為什麼不能用西遊記、紅樓夢這種東西來做考古?這就是咱中共國,就中國自古以來沒有建立這個科學的論文體係有關係。你如果一早有這個科學論文體系,那火藥那就是驗證是中共國發明的;或者是你現在考古考到3000年前,這裡頭哪個地裡就發現了,那個墳墓裡頭有火藥,那就是你的。

所以這個東西,你必須得什麼?英、美它認證一個東西,它是各個體係來不斷地驗證、不斷地認證、不斷地懷疑、不斷地質疑、不斷地互相之間否定,否定、否定再否定,否定完以後再提升,提升完以後再否定,否定再提升,這樣一個不斷的質的一個循環。循環完以後,最後大家得出一個結論,而這個結論可能以後又有人否定,所以它的這種真理是永遠往前走的,不斷地發展的。他沒說,這個什麼火藥就是一定是誰誰發明的,但是他就告訴你,你如果能找到證據,那這個東西你比他早,那照樣是你的。在中共國就連這個討論的機會都沒有,你去否定它的,你都會被打成,你這個不是愛國,你是漢奸。你誰敢否定四大發明?你質疑都不敢質疑,這就是咱們的問題,這就是最重要的問題。這就是啥?你的一個民族主義,你不能否定,不能質疑,你怎麼能前進,怎麼能夠真正往前?

聖經之所以讓人受到如此尊重,影響幾千年,聖經裡的每一個故事,每一個典籍,每一個遺跡,我告訴你,英國、法國、德國就整個歐洲,可以說是從十幾世紀,那些貴族就開始花錢專門去找這些遺跡。到底有沒有諾亞方舟?到底諾亞方舟的遺跡…,大家去看,就光這方面的文獻巨著特別特別多。別人考察完以後,然後就寫一本論文,就科學論文放在這裡,然後讓別人去質疑,然後去找,然後不斷地質疑,最後都能找到線索。這是為什麼?因為他們所有的貴族,他們都不想被一本書給忽悠了,因為人這一輩子,像那種貴族,錢到了,基本上不用考慮錢,只是一個數字,這個他的地位也到了一個數字,他就覺得他一定在考慮,我這一輩子總不能被一個東西給忽悠這麼多年吧。行!花多少錢都要請人去再考古,這就是最後就形成了科學精神,去驗證到底這個聖經裡說的東西,到底有沒有?花多少錢都值。到底金字塔里的東西是什麼?這都是為了驗證一個真正的東西,你這一輩子的信仰到底對還是錯。很多人這一輩子都在追求這玩意。所以這就是結合起來,就是當你沒有質疑的權力,沒有否定的權力的時候,我告訴你,你這個國家離文明差得太遠了。這個墨博士要不要分享一下。

墨博士(00:26:29)

對的,這裡我就說一個,四大發明中的一點,就是四大發明首先這個概念不是中國人提出的,最早是歐美人提出來的,最後中國人在翻譯歐美的書的時候,才把中國的四大發明的概念拿回來用,那基本上到清朝了。

還有一點就是說四大發明,其實裡面有很多東西其實值得討論。大家小時候,我相信很多人稍微年紀大的都看過這個地雷戰,你知道嗎?地雷戰的時候,他們當時沒有炸藥,他們找了一個老石匠,一硫二磺三木炭,這個黑火藥來做炸藥,實際上這是個編的。大家放過鞭炮就知道,你把鞭炮的黑火藥放得再多,基本上不可能把這石頭炸開、炸裂,更不可能把石頭炸出來砸人,這是很難的,因為它的這個炸藥強度不夠。現代社會唯一改變的這個火藥,實際上應該是諾貝爾先生髮明的這個硝化甘油,就是黃火藥,真正的黃火藥才是現代炸藥之父。現在所有的兵器的其實是黃火藥,跟黑火藥其實沒有多大的關係,因為黑火藥基本上無法用在軍事和開礦的上面。所以說這個上面你的黑火藥早,但是並沒有對現代社會有任何的大貢獻,這點上我覺得這個東西,但是中國人習慣了,要用這種黑火藥,就是什麼東西先沖世界第一,先給你老祖宗安上,你老祖宗厲害你就厲害。

還有一點就是路德先生說的,中國一直只有發明,沒有科學,就是中國的東西,技術東西從來都最後變成只是一種技術,沒有變成一種科學,其實是中國這麼多年發展到幾千年是最可悲的一件事情。即使到了就是清朝滅絕以後,大家可以看到麼,中國沒有科學,全部是技術,造紙什麼東西全是經驗主義,它沒有成為一個系統的學科,沒有變成一個真正可以研發和教導人的東西。就像那個道士煉丹,他都不知道他練的是裡面是什麼元素,只知道這些東西混合出來顏色會金光閃閃。這個東西不是科學,他沒有去真正分析和記錄研究,沒辦法傳承。中醫也是,為什麼這邊疼,扎了那裡就不疼了,是因為神經節點東西、血液流通的問題,還是肌肉的東西,他沒有學問,這個其實就是中國這麼多年…。

還有一點,五四運動提出一個德先生和賽先生的概念,科學和道德。大家知道沒有,中共國現在還有科學和道德精神嗎?沒有。那憑什麼說五四今日,憑什麼要求青年人為中共做貢獻?好的路德。

路德(00:29:27)

德先生和賽先生是科學和民主,德是DEMACRACY民主,賽先生是SCIENCE科學,不是道德啊,這個一定要清楚。

我們現在來看看我們這個話題,我們待會一點一點跟大家來談,這裡頭因為牽扯到很多。你看這個G7國家,這次G7絕對了不得。為什麼呢?因為這次G7有日本、還有韓國、

還有文萊啊,東盟主席國文萊外長,舉行了會談。看見沒有?G7國家,拉誰,誰都是有面子的,你要知道,拉文萊的一個小國的外長,文萊很小很小啊,日本、韓國,更重要的,你看布林肯跟日、韓的外長坐在一起,繼續開小會,呵呵,按中國話就是開小會啊,繼續為實現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努力,強烈反對中國改變東海、南海現狀的單邊企圖,並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的共識。這是美、日外長,兩國外長以後,會後表示,具體的會談是保密的,但是會後得出,依然說這三個結論。

這什麼意思?大家想想啊,日本前一段時間一系列的舉動,2+2雙邊會談和美國;然後日本的這個相應的安全長官和韓國的安全長官來到了美國;之後又一步的美、日之間各種聯合軍演,美、日、英、澳,還有美、日、印和在這個印太地區的,還有美、日之間的這種聯合軍演。然後接下來是什麼?中共威脅日本,無論是戰狼外交還是實際的行動,實際行動就是要挾日本,中國的市場不會給你們開放了等等,甚至現在日本的病毒數量都在增加。就是中共給印度的一個版本來嚇唬,下一個是誰啊?美、印、日、澳,印度、日、澳啊,輪著來,輪著來,就這個意思。因為戰狼外交說得很清楚,下一個啊任何啊,這個印度就是因為你反中國、反華,所以這樣,回頭誰繼續反的話,還會成為這個,所以他們的這個會談,這個會談是非常有意義的。第一會談之後,很多人想看看日本經歷了啊,這麼多一段的風波,被中共天天這樣虐啊,各種心理上的虐,然後身體上的虐,然後媒體上的虐,會不會受影響?你看印度現在這個莫迪,中共開始對莫迪下手了各方面,放毒啊,說不定都可能,包括現在的大選,讓印度的這個黨,在某個邦又輸了。這就是中共在出招,出了這些招以後,美國就跟日本的外相聊,聊完以後,具體的,一樣的,日本堅定地強烈反對,以及強烈地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這個墨博士你怎麼看?因為經歷了這些事以後啊。

墨博士(00:33:07)

昨天正好說到這個布林肯出訪的時候,發表了一個比較強硬的東西,看來布林肯說完這個話絕對是付諸實施。首先來的話,第1件事就是跟日、韓。這裡面我覺得在日、韓有一個比較厲害的,就是大家知道,韓國前一段並不是很強烈地表現出站在美國一端,有一點叫做縮手縮腳,因為這個北朝鮮、還有中共的威脅,其實讓韓國是最害怕的;但是這個G7峰會上第1天就是跟美國布林肯談的話,而且是跟日本坐在一起。大家知道日、韓坐在一起談論共同對外,這個是很難的,因為韓國跟日本之間的衝突由來已久,就是這兩國很少能同心協力做一件事情,但是在美國的想法,雙方能坐下來,甚至加了一個文萊的外長,這裡面就很有意思,就是說這三個國家坐在一起不可能談論別人,只可能談論如何對付中共。這裡面台灣的話就非常非常的重要,就是說特別是最近台灣跟日本的關係,這個上升這個非常非常的快,可見是日本對台灣的東西已經開始當做是為己任來做的話。韓國出來的話,我覺得這個問題就非常的微妙,我覺得有可能意味著朝鮮那邊有巨大的進展。如果朝鮮那邊有進展的話,那幾本上就把中共的小指頭給他剁掉了,整個中共在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勢力會大大的壓縮,特別是最近他的海軍又那麼的不給力。好多路德。

路德(00:34:56)

艾莉女士,你怎麼看?

艾莉(00:34:5*)

這個外長會議呢,它這個整個的G7的外長會議,我們說他還邀請了這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文萊這幾個國家,還要一起共進晚餐,這件事兒呢,這個中共聽了肯定這個後槽牙都咬碎了啊,還有印度啊,還有印度,所以整個的看到,在這個G7的外長會議是邀請的旁聽囯,印度、澳大利亞、日本、韓國、文萊。這代表了什麼?代表了整個小亞約,代表了東盟的這個國家里文萊,文萊就在菲律賓旁邊,就在它的曾母暗沙的這個下邊啊,就是離他這個最近的,最不吭聲的一個小國,都能讓他請來,所以我覺得這個意味非常的深遠啊。這一次的這個外長會議達成的這個一致,首先布林肯應該是領頭的,可見他是領頭的,在整個這個會議中推行的這個政策,從布林肯和楊潔篪上任以後的第1次會談去了日、韓,然後回來的阿拉斯加廁所外交,加油站外交又見了這個楊潔篪,楊潔篪又說了不吃他這一套。這個事情回來以後呢,布林肯說了幾次的這個強調發言,非常明確地講了,這個新疆的種族滅絕事情,反人類罪的事情,病毒要追查到底的事情,對這個中共的政策不會改變,會延續上一屆政府的這個外交政策的問題,全部都已經重申了,而且會制定相應的政策,可不簡簡單單是當時彭佩奧先生說我們只是給一個政策定義,他現在是要把定義定成法律、文件,然後定成行政命令,最後來執行的。

他現在做的是這些動作,所以中共這事接下來真是馬不停蹄,到了這個G7的外長會議上,他現在又開始在談怎麼樣…。而且,今天這個外長會議裡面,布林肯非常強烈地講到了一點,就是目前在世界上唯一有能力改變或者打破這個世界秩序的,就是中共國,就是說現在那這個就是整個的議題的一個核心問題,怎麼樣能夠強烈反對…。他現在就是在東海改變東海和南海的這個單邊的企圖,怎麼在台海的問題維護重要的穩定的情況,以及要繼續維持印度洋的這個印太地區的穩定、自由開放,要把這個開放…。就是你看中共造成的威脅,全部都是他們要討論的,怎麼樣維護穩定,同時要加強開放,而這個開放不是對中共的開放,而是對其他國家的開放,你看一看邀請來的人,就已經知道他在對什麼人開放。所以這一次的外長的會議,我覺得就是,他當然不是軍方的這個會議,但是說等於繼續在這個國家政策方面要形成更大的這個統一,而且這一次應該講德國也是非常認同這個觀點,也表示了要在這個問題上加強與美國和歐洲的這種這個合作吧,或者共同對抗的這一方面的這個信息。所以我覺得這一次的這個外長會議呢,確實是他在他在外交領域裡還加強盟友的這個協作,以及三個群體東盟、亞約、還有G7,就是歐盟和美國的合作三個群啊。

路德(00:38:39)

所以你看啊,這裡頭就是日、韓一起,現在就是美國已經把韓國,就除了日本之外,韓國作為一個主要的,對於整個亞太地區的一個重要的一個支點,韓國也是重要的支點。日本、韓國,這就是之前日、韓的就是國家安全顧問來到美國之後,應該是韓國現在徹底也願意站在前面。

然後文萊是叫做東盟啊,說白了文萊是主席國麼,現在讓它來參與一下,就讓他們看看這個G7,就是決定這個地球真正的文明力量的這個7個國家,中間有沒有間隙,有沒有隔閡,相互之間會不會像中共一樣,中間可以離間的,做不到。讓你來看看,這邊到底是怎麼做事的,是什麼樣一種談話的方式?是像中共國那樣對你們進行控制,要么就是控制你,要么就是各種方面藍金黃;這G7國家,他們開會是怎麼樣的,是什麼樣的一種環境、一種氛圍、一種生態,這些讓他們去體會、體驗一下。之前他們肯定沒體驗過,沒資格去參加G7峰會,因為G7峰會可以說是討論的都是全世界啊,可以說是最最重要的,那基本上這G7一旦定了,那剩下的整個地球,接下來的基本上就敲定了。

G7,我們之前說這個G7之後,還有什麼G20,G20是G7之後。就相當於一個公司啊,董事會就7個人,之後可能20個人,這叫什麼外圍的,外圍的之外再有一個,所以所謂的聯合國都是基於G7這種幾個國家共同探討完,商量好以後。他們一看7個國家峰會聯合,都要解決新冠疫情,要共同努力,氣候危機以及朝鮮半島無核化,這三方面都跟中共國有關係啊,都是針對中共國;還有這裡頭,G7它裡面,大家知道啊,不僅僅是外長,不僅是外長參加,它還有一些像發展部部長,還有哪些呢?可能就是有些這個安全方面的,國家安全顧問的安全方面的,也會跟他們一起。給你看點東西,反正就明白了,你的國家政策該怎麼調整,你到底該怎麼站邊。雖然現在沒有具體什麼定什麼,只要看幾個東西,iPad一看,咱們這個對中共國,整個的它的這個具體這個疫情,怎麼怎麼製造的,我們已經確定了接下來會對他怎麼動手,所有的大概看一下,回去就知道怎麼站隊了。所以這個會啊,這些國家為什麼讓他們來參加,讓他們旁聽,說白了就是就是交換意見。所謂的交換意見,就是告訴你,接下來,你們自己看著辦,回去趕緊…,別被中共的這種藍金黃或者是一點點小利給那個了。離G7國家的差距,就中共無論各方面離G7國家的差距,還太遠太遠太遠,可以說是以一光年來計算啊。這個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42:41)

這個文萊,我看了一下,他其實也是英聯邦國家之一,所以說他是這個東盟主席國,它以前也是英屬的。那現在這裡面就會有一個問題,文萊得到這個信息,那其他的…。大家知道,當時英國,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還有這些國家,就以前跟中共非常友好的東盟國家,一定會看到這個信息的,對吧?東南亞,特別是中共國現在在南海如此的囂張,菲律賓現在可忽近忽遠的,都會讓大家看到一個信息,如何面對中共在南海的這種囂張。一方面,幫你、給你自由,還給你以後的利益和新的形式;另一方面是咄咄逼人。這個時候很多國家特別是小國家,以前絕對是不敢吭聲的,我相信以前的話,像文萊這種會議絕對不敢參加,怕得罪中共,但現在絕對會參加。為什麼?這是它再次一個獲得這個新生的一個機會,那其他的各個亞洲小國,以前在中共,絕對是不敢吭聲也不敢反抗,那麼現在會不會都站出來?因為一個人站出來會槍打出頭鳥,但是當所有人都站出來的時候,就不會有人害怕了,我覺得慢慢的整個東亞的形勢都會改變。大家看麼,東亞最量大的幾個國家,韓國跟日本已經現在站出來了,台灣也明確了,後面的澳大利亞有強力的支持,菲律賓也不站在中共,那再往南走一點點,大家可以看到中共的勢力也會越來越弱。那麼整個中共在東南亞的形勢如果被美國逆轉的話,這個第一島鏈基本上就可以推到中共國的外海,這樣的話,中共是非常非常害怕的,說白了真的就成了一個孤家寡人了。好的,路德。

路德(00:44:40)

你知道這種峰會對這個人的震撼,震撼力是很大的。美國為什麼老搞峰會?就像那種展會一樣,當我在我的行業裡頭,我沒有參加展會的時候,我就覺得,你看這個誰的排場大誰牛,這個吃飯的排場大,車子排場大,排場,那在北京啊,都講排場,覺得太牛了。當你參加一下展會,你看看那些從來不講排場的,什麼這些美國的科技公司,它的展台,它的科技能力,它的整個的這種職業素養,你就知道,中共國的那種排場純粹扯淡,根本沒法競爭。

這就是很多人說,路德為什麼說,很清楚地知道中共國這種,根本都不是實力,因為你多參加參加國際各種各樣的展會,你就知道中國太落後了,這種什麼來料加工的這種水平,真的太low了。你隨便哪個行業,中共國任何一個引以自豪的一個行業,任何一個展會啊,你去參加一下,你看最牛的一定是美國、日本、德國,這些國家無論產品還是他的展台的製作,還是他整個的這種人員素質,還包括它的這種創新能力,就是這一個最老最老最傳統,就是咱們普通人怎麼想都想不出來,還會這樣玩的一個東西,你會進他們展台一看,哇,原來這個行業還可以這樣玩,原來這個傳統行業還可以這樣玩,這就是區別,知道嗎?

中共國啊,你到中國讓你震撼的無非就是唱歌,多少小姐一排;吃飯,什麼酒,一人一瓶茅台算牛逼,一看50年的、60年的,這算那個啊,這就覺得我好有實力、太有實力了。別人都是這樣,你要搞定一個人,一看酒,一般點菜,他不在乎,就看你喝啥酒,一看有面子、有實力;第二出去看車,這個車有實力,有實力才接下來談。美國從來…,你看,美國所有的麥當勞,絕對麥當勞,SUBWAY就這東西,放在中共國沒實力。美國的所有的,你看最近啊,美國的紐約紐交所,什麼還包括納斯達克上市的,我一看上市公司註冊地拉斯維加斯,員工數三人,只有三個人,然後它的市值股票現在60多、70多,後來我仔細一看,雖然別人只有十幾個人,但是他創造的一個,不需要人多,一年營業額我一看,幾十億美金,市值都過百億,別人才幾個人!估計他們在吃飯,天天肯定不是麥當勞,就是肯德基或者是SUBWAY,不可能吃很多東西;在中共國,隨便一個3000、5000市值,幾億美金還是吹水吹上去的,3000、5000人,重大區別。所以這種峰會,你想想文萊這種天天過慣了奢侈的,文萊絕對有錢啊,超級有錢,跑到這種峰會一看,就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當然不是進大觀園去看,怎麼把這個漱口水儅茶喝了,說很好喝,不是這個概念;而是看了,原來還有這種技術,還有這種科技,這就是文明。這個艾麗女士。

艾麗(00:48:54)

嗯,確實是。我覺得在這一次峰會上,第一先說這種峰會應該真的是就像路德講的,他是董事會裡面的核心成員,這個世界的大董事會,地球村里面的核心成員,然後他們在開外圍的各種的群啊,大群小群在外圍區,譬如G20等等這樣的。那事實上它的這個延續的就是一種協商制,就是包括像歐盟,它也是輪值,現在這個東盟也是輪值到文萊,來進行這個輪值國主席。文萊,當東盟開會的時候,它是有三家,中、日、韓三家來作為列席的,那麼這個等於10+3還是11+3這樣的;現在呢,他就等於這一次的G7會的時候,把文萊的這個盟主給叫來,這現在的輪值國主叫來,把日、韓叫來,把中國甩出去,就是說他們這種拉群方法,絕對是放在桌面上來談的,沒有像中共似的私底下搞什麼小群、小動作,沒有,完全就是大,直接給你東盟的這個輪值國主席叫來。我覺得這是非常不一般的一個動作,以往的慣例是沒有的,一般東盟是不會列席。這次列席當然還有一個南非,那整個的這個過程中,就是一個圍堵中共的,這樣的一個群的包圍圈的一個感覺。

另外你看開會的時候,為什麼把東盟輪值國主席叫來,像文萊?那這個東盟一開會,東盟就會開很多其他的相關的會議,東盟10+3會議,以及東盟的這個專門和中、日、韓的會議,等等等等,那這些其實就是變著相的,跟東盟的這個輪值國主席講,我們現在要對你打開,我們這個北約也好,我們近期要對東盟開放,東盟要和我們進行合作,我們密切地加大我們的盟友的範圍,而最後你東盟作為輪值國主席,最後你和你的盟友之間,這10個國家的這個整個東盟的幾個國家來開會的時候,你作為輪值國主席,這時候你怎麼拿捏住這個關係,怎麼保持好和中共的關係,同時又要加入到這個G7這樣的是西方的盟友的團隊,來真正地擴大盟友,來圍堵中共在你們這個地區。那當他開會真的是參與到了裡邊的談判的時候,我相信他們會更多的這個情況的分享,以及私底下的交流,真正地看清楚,中共在東盟所用的這些這個最大的,應該講非常大力度的這個滲透啊,在東盟各個國家,它的目的是什麼?那最終因為向你敞開了這個大門,那麼東盟的這些國家會看到,他們的誠意和歐盟之間的合作怎麼樣加強。特別是像剛才講到這個文萊它是英聯邦國家啊,整個在東南亞就三個英聯邦的國家,除了香港以外,就是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文萊啊,然後呢是菲律賓是跟美國的這個體系站在一起的。我們看到它的這個文化是以一貫之的,它是非常受法律體系,還有它的標準體系,全部都是延續了英國的,所以像文萊參與這樣的會議,絕對是沒有隔閡的,它從這個文明體系上,它也是這個追隨著歐洲的這樣的一個體系。特別這次又是在倫敦開會,所以我覺得這一次應該真正的是擴大範圍圈的,增加盟友的這樣的一個會議。路德。

路德(00:52:34)

是啊,大家想想啊,這個這種會,說實話因為任何…,前兩天這個拜登麼,他在國會說現在面臨的挑戰,就是對民主這個體制的挑戰。中共國他就想這個挑戰是吧,這對於很多,你像文萊,這都是權貴啊,就說白了,像沙特啊這種,有錢,傻有錢,錢多的就這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繼承下來;但是你想讓他們隨便看的東西,估計就把他的世界觀給徹底改變,人生觀給徹底改變,對財富觀也徹底改變。就比如說就像那天那個電影叫哥斯拉,那個叫這個金剛啊,然後給他去個實驗室一看,我們正在做這玩意,所有人一看美國的科技都到這地步了,我這再多的錢有啥用啊?然後給他隨便看個啥東西,日本說哎呦,天哪,這美國都到這地步了,我們差距太大,你再怎麼折騰沒用。

中共國現在就是井底之蛙,這種井底之蛙,然後到這個中南坑,主要是中南坑都是井底之蛙,從來沒參與過這種真正的科技型的展會,讓他看看,他就知道。他肯定也說我也參與過,他看不懂啊,是不是啊?“薩格爾王”他都說這本書都讀過,天哪,我不知道他咋讀的,“格薩爾王”他都說成“薩格爾王”這本書讀過。這就是他看不懂,他沒參與過,如果真正的讓他們去看看,美國的真正的啊,不是電影裡頭,說白了,就是美國現實中比電影中還厲害多少倍。他看完以後他就知道,他會知道,這個人類什麼叫文明?什麼叫科技?什麼叫人類文明的未來?未來是什麼?絕對不是你中共現在這種顛覆國際秩序的這種方式,這種假騗偷,這種藍金黃,這種到處亂搞這種方式,不可能!差遠了我告訴你。

你看這澳洲最高軍事長官說,北京已對澳發動灰色地帶戰爭,極可能變成實際衝突。這是5月4號澳洲晨鋒報報導的,澳洲最高軍事長官之一的Findiay,告知部隊,北京已開始對澳洲發動灰色地帶戰爭,這在未來極有可能變成實際衝突,他們必須為此做好準備。灰色地帶戰爭,什麼叫灰色地帶戰爭?不就是超限生物武器戰嗎,看見沒有?所以我告訴大家,告訴大家,在歐美的這個體系裡頭,情報系統是一個級別。情報系統是CIA,比情報系統更高的是軍情系統。政治是一個水平,政治叫政客,政客分兩個,議員也屬於政客,政府官都叫政客,事務官是事務官,只要牽著競選的都叫政客,事務官屬於公務員體係不叫政客,但是,軍隊的體系,軍事體系裡頭它是區別的,和那個是區別的。CIA是服務於政客的,CIA裡頭,雖然裡面也有政務官,也有各種公務員在裡面勤勤懇懇的專業技術人員幹幾十年,但是畢竟他CIA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是政客說了算;但是美國的軍情,軍事方面,他是獨立一個體系的,他不是按照CIA的情報系統來做決定,他是自己有單獨的情報系統做決定,當然,他肯定可以共享,有些方面可以參考,單獨的、獨立的一個軍級系統。他不會啊,就是說啊,具體的這個真正的熱戰啊,可能是需要這個政府或者總統去那個,但是說這種衝突性的,就是灰色地帶的這種,是自己可以直接解決的,自己直接解決的,不宣戰之戰,是軍方自己說了算。中共現在幹的叫啥?不宣戰之戰。就跟當年那個希特勒一樣,也是不宣而戰、閃電戰,他一直都沒宣戰,大家知道啊。當時是哪個國家和哪個國家,後來一直都沒宣戰,所以就把中共國和越南之間都是沒有宣戰的啊。北京對澳洲已經發動了灰色地帶戰爭,這是澳洲最高軍事長官說的。墨博士怎麼看?

墨博士(00:58:12)

首先我們說過這個澳洲是五眼聯盟,而且美國跟五眼聯盟的信息很早就通用了,那麼這個他又是澳洲特種作戰部隊指揮官,應該是說他的軍情級別也非常的高,那他都説灰色地帶戰爭,這裡面其實一直說的灰色地帶和我們說的超限戰,其實有異曲同工。因為如果是灰色,比如說是其他的經濟啊,其他的方面文化這種戰爭的話,或者輕視,不需要出動特種部隊,那是國家外交啊政府的,只有一種戰爭也就是說牽扯到人命甚至生化,這裡面的灰色戰爭明顯不是這個熱帶,也不是冷戰,只能是這種生化之類或者其他的超限網絡之類,但是網絡也不需要這種特種部隊的指揮官,那很可能就是生化物器。全世界說中共對全世界有生化戰爭的,只有我們最早的爆料革命說的。那麼這裡面就有一個問題,現在澳大利亞仍然出現了這種疫情期間,然後他又說出了北京已經對澳大利亞進行的灰色戰爭,基本上…。而且這是個據報導是內部信息,也就是說澳洲的軍方內部也認同了中共發動了這種超限生物武器戰。記得我們以前說過,捷克很多國家的軍隊,其實高層都已經得到了信息,那麽現在就是軍隊已經做好準備了。因為軍隊最強有力的保衛方式,包括封鎖、包括其他的偵探,那麼現在澳洲已經敵對中共了,其實說白了,澳洲軍方已經認可,只是沒有宣戰;沒有宣戰不表示澳洲沒有在這個灰色地帶上進行反擊,這個是一個動機啊。路德先生說,你可以進行特種作戰,對方國家也可以用這種特種作戰方式回應。我相信五眼聯盟的各個國家都有這種特戰指揮和特戰部隊在等待著,或者已經對中共回應了,包括我們賽林博士。賽林博士也是特種部隊的指揮官,以前是,現在也是高級指揮,那他做的事情是不是對這種灰色地帶戰爭的一個回應,他是不是在做一個諮詢甚至這個參謀的工作,對吧?這都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說五眼聯盟雖然政府沒有吭聲,但不表示軍隊沒有工作,沒有準備,甚至沒有還擊。好的路德。

路德(01:00:58)

大家看,這裡面他說澳洲的內政部秘書長Pezzullo也警告稱“戰鼓正在敲響”。戰鼓,你看啊“戰鼓正在敲響”,然後他還說“我們還要確保自己不會失去回到該地區的動力,包括在東南亞和西南太平洋地區的存在感,發揮自己第一等級的作用;還描述了軍方是如何發現中共國正在利用澳洲在所在地區缺席的這一消息” 。這裡頭並且強調了這裡頭他是有情報,否則他不可能隨便亂說,因為澳洲前總理陸克文表示:不斷升級的言論對國家安全毫無益處,並可能進一步惡化澳中關係。你看這就是…,因為英、美這種國家的體系它都是言論自由啊,你作為最高軍事長官,他不是國防部長,國防部長可是…,如果國防部長他是叫做政客,政務官,就是他不是真正掌管軍隊的,他是建體系的。這可是最高軍事指揮官直接說的啊,說白了就相當於類似這個美國這個國防部長之外之下,真正掌管軍隊的前線的印太地區司令部,類似於這種,他直接說的,這個你國防部長都控制不了。你看陸克文開始攻擊他,說你這種言論的升級是有問題的啊,會惡化澳中關係。但是你想這種軍事指揮官他說這個,他是要承擔責任的,他一定是有依據的,他不可能沒有依據的情況下隨便亂說。這個艾麗女士你怎麼看?

艾麗(01:02:59)

我覺得他Findlay ,他當時這個講的這段話裡面有很多重要的信息啊。第一,他指出了這個灰色地帶和這個現在中共跟這個灰色地帶和它的這個競爭呢,他用的是一個政治戰,但其實我們看一下他提到這個詞,那其實就是超限戰。他說中共避免跨越傳統的軍事紅線,而是發動一種更微妙的攻擊,就是他說它一直躲在我們的門檻下玩一玩,讓我們在不發生戰爭的情況下,實現戰略上,它的這個中共對它的全局的控制和影響。他說政治戰裡面,涉及一個國家通過一系列部署,與實際戰爭的隱蔽和公開的首段時期,以實現其利益,包括貿易槓桿、情報行動、外國干涉、外交和網絡行動,而運動戰爭是一個軍事術語,指的是這個軍事衝突,涉及的這個致命武器,就是說,它現在就是避免產生實際的這個不是運動戰爭,應該叫火戰,也就是說真正的產生這種避免發生火戰,而是讓它在這種超限戰中對這個澳大利亞實施實質的打擊。然後這個軍事長官就說為了阻止戰爭的爆發,現在他要做的是兩個動作:第一,他要進行在阿富汗戰爭之後,這個澳大利亞的特種部隊必須進行這個改革,要應對現在的,就是對現在的這種超限戰,中共的超限戰做出相應的改革,所以他在這個跟他的特種部隊裡邊就講到,就是說你們認為這個中國,現在這個世界上誰是我們最大的威脅?所有的特戰部隊的人都說是中國。他說你要知道中國有26,000名特種作戰部隊人員,這種特種作戰部隊可能就是各種各樣的行業,各種手段都可以使用的,那可能你是一個外交官,可能你這是一個商業談判的一個企業經理,你完全不知道他是在做什麼,可能他是一個科研人員,但他就是這種特種兵,是完全中共培養出來的。所以他就講到了,他說現在的壓力對他來講是非常艱難的,就是艱鉅的雙重任務,就是應對中共帶來的威脅,同時進行重大的改革,就是要面對超限戰進行法治的改革,軍隊的軍制的改革。

這個其實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之前路德社就講過,就是整個超限戰在西方沒有對這個超限戰進行定義,它對你實施了打擊,但是它沒有宣戰,而且它用的手段非常的隱蔽,這個時候你要不要把它定義為是一種戰爭行為?這個時候我覺得像美國、澳大利亞現在已經全面認識到這個問題,而且在軍方進行重新的定義,而且針對這個中共的超限戰在做自己的內部軍隊的改制,應對這個。那麼這個時候,我覺得接下來就是超限生物武器等等這些都會做出定義,都會做出定義,那這個時候就是全面開打之前,它的法律上的、程序上的這個走過這個過場,是一定要做的。而這個Findlay 在這個新聞報告裡邊講的,我覺得這一段話真的是非常重要,他已經完全認為了這就是二戰前的這樣的一個動員的動作,跟他國家的軍隊來動員說“丘吉爾說” ,“丘吉爾說如果你正在經歷地獄,請繼續往前行”,講到的這句話就是你不能夠停止,你看到他們在對你做出這種攻擊,而且你沒有辦法把他抓住的時候,你現在要做出改革,要重新進行定義,然後要把他們打趴下,就繼續前進吧。他說我們有一個專業的,要會做一個文化和專業的轉型,我覺得文化應該是法條上的,就是專業的轉型,那麼它會比澳大利亞國防軍要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要重要,他在裡邊把它放到了第一頭等重要的位置,就是對新型戰爭的定義和新型戰爭下它的軍隊怎麼樣進行改制,放在了第一等一的這個位置。所以我覺得它就像前陣子,就兩個星期前吧,就是達爾文港,一個星期前達爾文港已經要停止了,因為中共在達爾文港做了很多的這個超限戰,這個情報收集是違法的,違反它的協議的,這個時候要把達爾文港給收回來。然後他在這篇文章裡講“我們要和印尼形成深度的合作,密切的關係,加強軍事方面的合作,來共同對抗中共在這個地區的這個滲透”。

我覺得他整個這一篇文章裡邊其實這個意義很重大,這個就是像現在應該講五眼聯盟都應該是聯動的,這個時候他也講了嘛,是對俄羅斯、朝鮮、伊朗還有這些國家在灰色地帶裡進行競爭的時候,他就是不說清楚灰色地帶是什麼,或者他只是說了這是一個政治戰,政治戰,其實他就是一個超限戰,在這個灰色地帶裡怎麼樣去與他們進行競爭。我相信這就是五眼聯盟以及所有的這些軍事聯盟國家現在形成的這個共享信息,和各個國家分別的在自己的國家的軍隊體系內、法律體系內進行重新定義新型戰爭的一個過程。那麼這個文字、文件的內容一定過,馬上接下來這種打擊、反擊就會到來。我覺得這個反擊應該是非常快的,因為從技術上絕對不是問題,只是要認清定義,所以我覺得這就是他做的一個大的動員啊。路德。

路德(01:08:40)

對,絕對是大動員啊。你看福克斯啊,咱們又回到福克斯:Jack Keane 將軍啊,這是一個上將,這個Keane將軍本來當時川普總統是要讓他做國家安全顧問,做國防部長的,沒做,因為年紀大了。但是採訪這個Keane將軍,他說習超越了毛澤東,更具侵略性、更有野心,習比毛更有具有國際視野,他想取代美國在世界的力量,想支配整個印太。拜登入主白宮後,習的侵略性更加擴大,習向美國的盟友傳遞信號:拜登政府也保護不了你們,所以這G7峰會拉他們進來,就這個意思啊。作為最先從疫情中恢復的中共國軍力在印太比美國強,Keane將軍接受采訪說,台灣最可能是擦槍走火的地方,美國需要建立有效的軍事阻擊力:1. 具有讓敵人知道美國會勝利的力量(路德:你看見沒有,讓敵人知道美國會勝利的力量);2. 讓敵人明白美國會用這種力量;第8,需要在那個地區集結美國的實力;需要加裝更先進的武器,抗衡中共國的科技優勢…。墨博士,你怎麼看這個採訪啊。

墨博士(01:10:02)

這個里面我覺得真的是,以前我相信再過個可能一年多以前的美國的將軍估計很少能說出這種話來,就是說對中共、對習的這種這個了解程度和定義,絕對沒有現在這麼清晰。那說明是美國的這些將軍,大家知道他年紀很大了,他其實可以養老不需要關心這件事情,但是他能出來,說明他的信息源和他周圍的人都有相同的意思,就是說白了,中共現在對美國的攻擊和中共的狀態,現在美國軍界非常的清楚,就知道為什麼中共會發動…。我們以前說爆料革命有一個困難,就是當你跟美國人解釋中共發動了超限戰,中共要搞弱美國,美國人不相信,因為什麼?他根本不了解中共的這個體制,和中共的這個結構和架構,還有他的目的。但是現在你可以看到美國的一些將軍,還有賽林博士對中共的行事作風、還是說定義,如此清晰、如此有邏輯,說明什麼?他們研究了很久,現在懂了。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現在說的很多事情,習為什麼要主動出擊?因為習要比毛超越,要超越毛,所以說他比毛有更大的政績。更大的政績無非是什麼?稱霸世界,搞掉台灣,搞掉香港,那現在這個事情理順了。因為習要做這些事情,那麼習的動機就很明顯。你說中共為什麼要發動這個病毒戰,對它沒有好處啊,外國人都想不通,現在軍界想通了,那麼這個下來的時候,那發動超限戰的這個東西自然而然地也應該想通了。好的路德。

路德(01:11:58)

好,艾麗女士,你怎麼看?

艾麗(01:12:02)

對,這個我們看著這位將軍他是4星上將,一直在接受這個採訪,福克斯採訪時,一直來評論的,就是談到了習,我覺得這個現在真的是已經把習和希特勒,“習特勒” 已經真的是畫了等號,就是全世界人民把焦點,讓大家全美國人民都來看一看習到底是誰?就是他對習的這一番分析,可見就是真正的把中共變成了一個黨衛軍來分析,中共的這個黨衛軍搶了中國人民的這個權利,然後殖民中國,然後現在全球要殖民全球來推行習的這個四個自信,對全球要來把一把脈,對於這樣的這種人,現在大家開始關注。所以我覺得這個關注點已經變味兒了,之前還是說,像川普總統的時候,還說現在你不是我的談判對手,我還尊重你是一個政權,那我現在不尊重你是一個政權了,你一直不遵守協議,到了今年就是剛剛的這個就是4月份,那不是剛出來的這個美國的貿易談判對手已經說了,在過去的第一階段協議裡,中共沒有完成它對美國偷竊技術的這一方面的承諾,沒有達成,那就又是給這個政府畫了一個叉子。就是你離合法性越來越遠,離非法性,基本上已經全部都塗滿了你的非法性了,這個時候大家開始討論討論,這一個黨衛軍,到底它的頭頭是什麼樣的一個德行。這個時候開始討論的時候,大家想一想是對整個中共的這個政權,和這個中國共產黨已經蔑視到何等程度了,然後開始來談論他。這個時候他就說習超越了毛澤東,更具有侵略性,比毛更有國際視野;然後呢,到底這個拜登入主白宮以後呢,習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境況。我覺得這些信息都和爆料革命爆出來的非常的吻合,就是跟我們戰友們給世界透露的這些各種各樣的,通過英文媒體等等這個傳遞的這個信號,就是這樣回事兒,習其實他的所有的戰略已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然後呢他就說,最後也講到說這個拜登政府也保護不了你們,我們的習特勒領導下的黨衛軍—中共,一定就是最厲害的,一定是東方崛起,東方太陽升西方太陽落,你們在西方,太陽一定要落了,但是我們東方太陽升,毛澤東的那個太陽升起來了,我習,我是西方的太陽,我在現在這個社會我依然是最亮的等等等等。

這種信號,他要向全世界傳遞,他現在這個軍事專家來分析這件事情,我覺得就是已經說明這個中共和中共的這個黨衛軍所有的這些合法性,已經徹底被咔嚓掉了,就是在西方的這些盟友的心裡,他徹底其實已經是非法了,尤其是放了病毒到現在。那麼對於這個非法的黨衛軍的這個心理的了解,和他到底想入侵什麼,他的思想、他的戰略、他在幹什麼,對他進行進一步的分析,而且是在媒體上進行宣講。我覺得這個意圖非常明顯,就是把你習特勒的這個一切都要播出來給人民看,讓更多的盟友,更多的民眾來覺醒。路德。

路德(1:15:34)

你看這就是,這個福克斯媒體找這個前的將軍,上將,這就是其實就是做鋪墊,民意的鋪墊,現在全面的開啟,左右,民主黨、共和黨,這就是昨天布林肯說的,唯一達成共識的就是共同來滅共,共同來對抗中共。美國,記住他們永遠的宣傳,他一定不是一種很強勢的,他都是說我們都迫不得已,永遠是你逼我打你的。這個因為美國太強了,告訴你,主要是太強了,所以他一定不能說我強,一看就要來打你,不會用這種話,一定是說,你看布林肯說:我們不是說要控制中國,控制什麼什麼,就是說白了,我們只是為了什麼什麼國際秩序等等。這就是宣傳上的,就是他們在這口徑上已經達成了一個統一,這個統一就說,因為中國太弱了,並且這裡面中共綁架十四億老百姓。美國現在這種,我告訴大家,這個真正的話說到這個時候,其實你就知道中共已經很慘了,我們說的慘就是綁架老百姓。他已經話都說的,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一個泰森,一個拳王很厲害的,跟一個小學生,我不要打你,我不打你,我絕對不是來打你的,但是輕輕碰一下,那小學生估計就倒地上了,可能就摔破兩個肋骨都有可能,但是他一定也要講,一定說,你這個是你自己不小心那個的。這就是什麼?其實你像布林肯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傳遞出是已經要對中共動手了,因為他太強了,所以他動手的時候一定是要示弱,越弱的,我告你,動手,最怕別人,所以他要打口炮,嘴巴上一定佔理,要強,這是典型的。

你看這個歐盟議員誓言阻止歐中投資協議落地。歐中的投資協議,超過30名議員發言,他們抨擊中方的製裁行動,並且警告歐中投資協定已被擱置。全面在行動啊。這裡頭還有左翼的議員,看到沒有,要採取行動,要徹底把這個歐中投資協定徹底給它廢掉。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1:18:34)

這個我覺得跟美國這個表態絕對有關係,就是說美國在向自己的,他不可能為了打中共而是不告訴盟友,他一定是按美國的現在以群毆的架勢,他一定會拉這些盟友一起做。那麼一定會把自己一些這個包括G7峰會上,美國的策略告訴這些國家。那麼這些國家議員,特別是歐盟就會遇到一個東西,如果你還跟中國搞投資,美國現在還要打,還要收拾中共,那麼你面臨這個問題,如果你搞投資,你可能會血本無歸,甚至還要跟美國搞差關係,這個時候那你做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明顯知道美國要打的時候,你做的事情應該是趕快拿錢跑路,而不是再把錢投進去。這也說明了歐洲也認識到,未來美國會動手,那麼歐洲在這種情況下,很可能會跟美國一起動手。因為美國已經表示出來了,是中共太強了,連美國都示弱的時候,你歐洲不可能站在,我比你強,不可能的,歐洲也會示弱的,歐洲說我們的經濟也不好了,我們也是被中共欺負了,歐洲也會加入到對中共動手的行列。其實大家都在心照不宣的。我覺得這現在歐美這些政客們都比較陰,就是大家都叫什麼,表面上示弱,實地裡慢慢地都在籌劃著怎麼聯合起來收拾中共。好的,路德。

路德(1:20:06)

艾麗女士,你怎麼看?

艾麗(1:20:09)

這個歐中的協議都談了很久了,主要是默克爾主導,她一直到現在都是希望還會帶來雙邊的這個關係,還是往中共的這個大市場14億人口的大市場,這是一個進一步開放。她希望呢,總是希望通過像以前的套路一樣,通過不停的簽協議,然後,這個協議最後套住的是歐盟啊,但是現在的歐盟呢,因為歐盟的這個議會就很難通過,因為中國呢,這個中共限制了5名,制裁5名這個議員,當時提這個新疆反人類罪的這些提議的這些各個國家的議員,要把他進行限制入境,然後對他進行所謂的製裁。但即便是口頭上這種制裁,也讓歐盟非常的不爽。因為歐盟這是一個盟國,各個國家形成的大國、小國之間,形成的一個聯邦式的這樣的一個做法,那最後能不能同意,一定是大家投票的。那現在的聲音就是這樣,那你就是很好的一個理由了,我覺得這就是非常好的一個理由,就是中共,他在這個新疆制裁這個問題上不但不認錯,還進一步變本加厲,而且還要打算繼續威脅歐盟各個國家。大家要知道這個被威脅的這個滋味是非常難受的,那這些國家就會投反對票,在這個議會裡。那最後可能就是這個不可能往前再走了,那不可能往前走的最終就導致了歐中之間的投資,就是市場就不在你那裡投資了,然後技術不跟你分享了,然後我們所有之間的這個脫鉤就開始,情願也好,不情願也好,大家就開始往兩個方向走了。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出現,這個也真的是這個天意,就在這個所有的投資,默克爾想往前走,那默克爾已經走到最後的一個時刻,馬上就要退休了,她也沒有什麼更多的這個決定權和影響力了,接下來的德國的新的總理可能完全跟她的這個主張是不一樣的。那現在就是說歐盟在慢慢慢慢地在想辦法,利用各種理由,利用他的這個,因為他有非常嚴謹的法律系統,我覺得最糟糕就是他不像我們中國人想的,我一拍腦袋,咱們就決定了,集中力量辦大事。歐盟是非常典型的,二十幾個國家,他就集中不了力量,辦不了大事,一定是一個協商的結果,所以我覺得這就是他的力量所在,基督文明的,包括幾千年傳承下來的這些土地,這一塊小小的國家你都還繼續有他的這個合法性,他就沒有被別人吞併掉,一直都是延續的貴族 的這樣的一個精神,然後皇權沒有一權獨大,而是和貴族各個之間形成分治,然後通過協商,然後最後形成這種輪值。輪值,這個歐盟的輪值也是從歐盟開始,很多盟現在都開始輪值,就是從歐盟開始的,就是大家要共同來協商做成一件事情,而這個東西是中共想利用他的政策來打倒歐盟的,可是恰恰相反,這個事情也是歐盟最終可能有幾票反對,他就不能夠通過這個歐中的投資協議。這也就是我們要說的這個協商的製度,在對付中共的過程中,雖然慢,但是非常的緊密,就是說這個法律程序上是非常嚴謹的,所以他能夠一直延續、一直延續。而中共就是一腦袋打死,然後說搶來就搶來,然後馬上說改政策就改政策,拍著腦袋就改政策了,5年一換,3年一換的政策,這就是中共的特點,所以他即便是對歐洲,對美國,他也沒有一個延續的政策,都是習近平拍腦袋,就看他的天線今天是兩根起作用,還是一根起作用,那麼他的政策就會發生不同的變化。就像剛才那個將軍分析的,他現在是在做什麼?那他的政策有延續性嗎?沒有延續性,他自己都是來回變的,更何況換屆,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就可以看出歐洲以及美國他的這個對中共的政策的嚴謹,他一旦形成了,絕對不會掉頭的,只是慢一點,但是絕對會一步踏著一步往前走。路德。天是兩根起作用,還是一根起作用,那麼他的政策就會發生不同的變化。就像剛才那個將軍分析的,他現在是在做什麼?那他的政策有延續性嗎?沒有延續性,他自己都是來回變的,更何況換屆,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就可以看出歐洲以及美國他的這個對中共的政策的嚴謹,他一旦形成了,絕對不會掉頭的,只是慢一點,但是絕對會一步踏著一步往前走。路德。天是兩根起作用,還是一根起作用,那麼他的政策就會發生不同的變化。就像剛才那個將軍分析的,他現在是在做什麼?那他的政策有延續性嗎?沒有延續性,他自己都是來回變的,更何況換屆,所以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就可以看出歐洲以及美國他的這個對中共的政策的嚴謹,他一旦形成了,絕對不會掉頭的,只是慢一點,但是絕對會一步踏著一步往前走。路德。

路德(1:24:38)

好的,最後墨博士總結分享一下。

墨博士(1:24:41)

今天我們大家回顧一下就是在G7峰會上,美國跟各個國家,就是差不多是整個世界,這個頂級的這些民主和先進國家之間的會談,其實主題很簡單就是如何反共和這個抵制中共。但是我相信為什麼西方國家仍然要不停的這種會談和交流,這個東西就是反共絕對是主題,而且是明確的,但是每個國家有不同的做法和認知,這個就需要溝通。這就是也是民主國家,艾麗女士說的,就是很難同一時間大家行動統一,因為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形式不同,有些國家可能以經濟制裁為主,有些國家是以軍事為主,有些國家可能性以地緣和全方位為主,這個時候就需要美國的這個盟主來調停和這個統一。我相信隨著G7峰會的這種統一的進展的話,中共國面對的這個全世界脫鉤和圍剿的壓力會越來越大,我相信這個習總加速師在這個內憂外困的情況下,一定會有新的這個出招的,但是很可能會落在歐美的這個把柄裡。就像我們說的,澳大利亞都已經開始特種部隊都開始防範了,其他五眼聯盟北約的特種部隊會沒有準備嗎?好的,路德。

路德(1:26:09)好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墨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