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窮苦的中國草根人民

作者:紐約香草山健身部  魘蟻蟻蟻

中國草根人民為什麼這麼窮苦?

是因為他們懶惰和不勤勞嗎?

筆者在這里說說我們自己真實的故事。

60年代末期,我丈夫出生在中國中部一個偏北的小鄉村。丈夫的父母從結婚開始就在農村的生產大隊乾活,兩人起早貪黑一天工都不敢缺。到了年底,生產隊按工分結算所得口糧,分給二人紅薯(紅薯是高產)和其他糧食。這些糧食只夠一家人每天吃一頓,每頓吃半飽,吃三個月——如果光喝稀的能維持到半年。後半年,一家人全靠吃紅薯充飢——他家如此,全村大部分人也如此(只有村長、隊長、會計除外,因為他們除了是乾部,就是有權的人)。在丈夫出生時,他母親因挨餓而沒有奶水。丈夫靠著喝稀麵糊長到兩歲時,家中又添了一個弟弟——情況更是艱難。丈夫四歲的時候,他的父親因吃已經餿了的食物得了痢疾,又由於缺醫少藥,沒有及時得到醫治,兩天后,只有24歲的父親就過世了。如此,本就困苦的日子壓在母親一人身上,整個家庭雪上加霜。丈夫追憶,他一直長到16歲都從沒吃飽過。

丈夫17歲時初中畢業,到縣城打工,工作的內容是拉帶大圍欄的架子車。丈夫一個人拉了三個月,掙了一點錢,用來給母親的一個遠房親戚送禮:買了兩條煙和家裡的一隻雞。因為親戚在負責招兵工作,丈夫通過親戚就當上兵了。當兵後,丈夫被分到了偏遠的西北某山上的步兵團。在部隊里,丈夫第一次吃了頓飽飯——粘面饅頭加鹹菜。然而,部隊按份例的夥食費都被排長、連長以及他們的家屬(乾部是可以帶家屬的)買了其他更好的食物,單獨享用。

西北的冬天很冷,零下二十多度,部隊的取暖期規定是五個月(11月 – 3月)。但是,上頭派發的冬煤被團、營、連、排的家人親屬們層層盤剝。他們把好的煤挑完,剩下些不好的渣子,卻只夠燒兩個月的暖氣。於是,五個月的取暖期兩頭一掐,改為三個月(12月—2月)。就這樣,還是有一個月沒有煤燒,部隊里的兵凍得不行了,班長就在半夜帶領一個班的人去山下偷老百姓家門口堆放的冬煤——一人一家,偷一大塊,這樣再湊和著燒一個月,取暖就算過去了(而這些都是軍事秘密不能說)。部隊冬天不發棉鞋,只有單膠鞋;冬天的被子很薄,可還要給被子澆水——只有這樣才能夠將被子疊出整齊劃一的、軍隊特色的內務豆腐塊。所以,丈夫在當新兵的三年一直在挨凍。

到了第四年,鄧小平裁軍,步兵團解散,丈夫被分到軍區後勤處站崗看倉庫,除了站崗,還額外負責後勤處的農場養豬和種菜、種瓜。因此,丈夫得知,每當分豬肉和菜的時候,軍隊會嚴格按照官級排名分——官越大發的越多,等級制度非常嚴格。丈夫一年養了五六頭豬,但只分到了兩斤豬肉。

在當兵第七個年頭的時候,軍隊評比志願兵,如果評不上就需退伍回原籍農村去。當兵前母親告訴丈夫,人一定要勤快,不能偷懶。因此,在倉庫的這四年,丈夫每天早上都比所有人都起的早,天天義務打掃整個倉庫大院,沒有一天空缺過。但殊不知,在部隊,凡事都要送禮,丈夫窮,送不起禮,眼看就要退伍回家時,一個有良知的老主任替丈夫說了一句話,說他勤快了四年就留下吧。這樣,丈夫就成了一個“鯉魚跳龍門”的拿國家工資的志願兵了。

後來,丈夫志願兵又當了五年。軍隊規定,這五年中如果沒有提乾,丈夫就要轉業退伍回家。提乾和轉志願兵是一樣的,不是評能力,而是憑關系和金錢——提乾又比轉志願兵更難,因為倉庫主任說了不算,是軍區組織部說了算,任你再好的表現也沒用。說到底,有關系的人,當一年兵就可以轉乾;沒關系但有錢的人,錢送到位,同樣可以轉乾——這都是領導一句話的事。然而丈夫一介草根,要啥沒啥,在當兵的第13年時轉業到了地方。此時,我們已經結婚,丈夫就按政策隨了女方。雖然隨女方,可我在甲地,他卻被分配到一個偏遠的小站,學檢修、維修車間和開叉車。後來,我們兩地分居了一年多才被調到了一起。實際上,丈夫在等待分配的六個月中,沒拿過一分工資。可是,但凡有關系、有錢的人,卻可以工作任意挑。丈夫當兵13年,最終只得到了7000元人民幣的轉業費——他們根本不管你一個普通兵的生存和死活。

由此細想,在中共國,軍隊都這樣,那其他行業的底層老百姓就更苦了。試想,這樣一個被共產黨領導的軍隊,他是人民的軍隊嗎?他是窮苦老百姓的軍隊嗎?不是,他是集權統治者的軍隊,他從不為底層人民著想,也從不為當炮灰的底層士兵著想。這個邪惡的共產黨統治者,他連保衛他們統治集團的軍人都如此對待,他能愛別人嗎?什麼軍隊愛人民,人民愛軍隊,全部都是騙人的!底層士兵和平民百姓在他們眼裡都是狗屁!

所以,中國人民都要站起來,一起來推翻這個邪惡的共產黨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