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說再見 我们是超越血缘的兄弟姐妹——记录华盛顿DC抗议SEC活动的点点滴滴

作者:英國喜莊園 AN

Fig01

爲抗議美國SEC對GTV投資者的歧視、資金凍結,以及SEC與CCP勾結,泄露GTV投資者的個人信息,導致國內許多GTV的投資者被抓被消失甚至死亡,還有九個月巨大的資金損失,GTV的投資者集結了。從開始抗議到現在,GTV投資者們的抗議活動已持續四周,期間有傳出SEC內部人員的辭職,近來更有高層人士辭職。

我去SEC總部現場抗議兩週多,也慢慢地與GTV投資者熟悉起來了,我們每天共進退,一起到達現場,一起拉起橫幅,一起擺好凳子。從最初的幾隻喇叭到最多22支大喇叭,從幾十人到上百人,大家一起衝SEC大樓大喊,聲音可謂是震天怒吼了,再加上吶喊之外用高音喇叭放着郭先生的滅共歌曲,聲音持續傳出好遠好遠,打擾到了周圍鄰居。所以後來吶喊抗議改爲了無聲抗議,雖缺少了聲勢,但抗議不止,傳單照發。

每天的抗議活動,等一切準備就緒後,戰友們會相互聊天,知道了彼此來自哪個農場,網名是什麼,大家談的不亦樂乎。名字和真人對上了號,戰友們本來就是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目標、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利益,一致的價值觀,所以交談起來沒有任何的障礙,而且倍感親切,就像有天生的親切感,一打開話匣子就如滔滔江水收不住了。與衆多戰友交流,我收穫了滿滿的友誼。就像郭先生每次做直播時所說的: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是的,戰友們就如我的兄弟姐妹,超越了血緣的兄弟姐妹!

Fig02

我們一起聊爆料革命,一起聊挺郭心路歷程,一起聊被特務羣毆的經歷,一起聊抓特務反被特務踢的經歷,慢慢地所有以前疑惑不解的信息都對上了,那些僞類也一個個被大家的共識對上號了。看來真戰友的眼睛都是雪亮雪亮的,只是以前苦於單兵作戰,因爲你一旦在羣裏很活躍,就會被特務盯上和羣毆,特務會用莫須有或者顛倒黑白等方式,先把戰友打成五毛、特務接着踢出羣。所以,真戰友怕被踢出羣,大多不敢發聲,慢慢地開始對所有人不敢信任,誰知道對方是真戰友還是僞類?

來抗議的戰友們,好多是曾經輾轉美國幾地懲賊的英雄們,他們曾經歷德州懲賊時的膽戰心驚,戰友之間充滿了恐怖、緊張的氣氛,有人時時處處散佈謠言,私下把真戰友說成是特務,讓大家小心,讓戰友們互不信任、互相提防,甚至同住一屋的戰友之間都不敢說話,更談不上交流信息。

這次的SEC抗議活動不同以往了,真戰友相互認識、交流信息並且團結起來了,大家普遍反應這是自遊行以來最好的氛圍,沒有了恐懼沒有了緊張,有的只是戰友的團結一心抗議SEC。這次,真的是西風徹底壓倒了東風,僞類們想用那老一套來挑撥離間,再想混淆是非胡攪蠻纏,這次包括以後,再也行不通了。

Fig03

與僞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真戰友之間,處處在爲戰友着想,處處爲爆料革命着想,爲新中國聯邦人的形象着想。在抗議的現場,戰友們配合默契地拉起條幅,熟練地用膠帶固定好;等結束時,又默契地一起收拾好,揭掉柱子上的每一塊膠布,不留一點痕跡,甚至連地上被大風颳來的紙片,我們都會撿起來,裝在垃圾袋裏帶走。我們離開後,抗議現場乾乾淨淨,就像我們不曾來過。這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人的素質!

抗議的日子裏,負責大家飲食和後勤保障的春風戰友,可謂是起早貪黑,盡心盡力貼心服務。還有文康戰友,時不時貼心地給抗議的戰友送上水或者飲料,噓寒問暖。抗議的日子,天氣多變,戰友們彷彿一起經歷了春夏秋冬,華盛頓的天氣熱起來能讓人窒息,冷起來寒風刺骨,晴朗的日子如果不做防曬措施,半天時間太陽光線能把人的皮膚灼傷。那個最冷的一天,戰友小燕跑到附近的聯合車站裏,把那裏所有的雨披買斷了送給大家保暖;雪山戰友從家裏帶來了自己的衣服,送給女戰友保暖,有的衣服還帶着標籤……這是怎樣的戰友情啊,這是超越了血緣的兄弟姊妹情!

Fig04

我也曾在早晨,在臨去抗議現場前,看見有要乘坐晚上7點多飛機的兩個女戰友,爲了節省酒店房間的費用,一大早就退房了,並把行李箱寄存在前臺。她們完全有理由下午再退房,這樣中午還有休息的地方。那天她們倆一直在抗議現場,直到下午的抗議活動結束。

每天戰友領到的飯的量都足足的,吃了幾天後,太多的戰友選擇了把喫剩的飯菜放冰箱裏冷藏,晚上繼續喫,這樣就不用定晚餐了。能節省一點就節省一點,真戰友都是這麼想的,絕不浪費。

讓人難忘的還有在不抗議的時間裏大家一起去河邊燒烤,每次春風和男戰友會從河岸邊用肩膀扛出來十幾根整棵的大木頭,那是在岸邊擱淺的浮木。他們架起了我平生第一次親眼看到的巨大的篝火,火旺的都不能靠近,想近前拍照都烤的不行。新疆小哥一家每次都上陣充當廚師,有時親自串羊肉、烤羊肉串,還燉上了羊肉湯,烤起了大餅,我想這應該是正宗的新疆燒烤吧!每個人都滿懷感激喫的不亦樂乎,喫的盡興,聊的開心。伴隨燒烤的過程中,是七哥的滅共歌曲,從始至終。大火、大肉、大歌、大笑,戰友們友愛、團結、激動,真的是親如弟兄姐妹!就讓我們相約,等革命成功了,就去七哥家裏點起大火,支起大鍋,放起音樂,就讓我們大碗喝酒,大口喫肉,唱歌跳舞,不醉不休……

Fig05

每次的活動,我都會認識好室友,並結下深厚友誼,就像我們早已認識一樣,有說不完的共同話題,不說到口乾舌燥絕不停止。這次的抗議活動,我同樣認識了來自遙遠外州的好室友,同樣是說不完的話,嘮不完的嗑。我們彼此推薦最好的東西給對方,養生的、美容的、健康的,恨不得立刻把對方變得美美的更健康。我們相互拍照留念,抗議結束後相伴去公園看花花草草,看春天嫩綠、黃綠、鵝黃的新芽。週六週日我們結伴出去購物,互相參謀,互相推薦。即使是在外面一整天的時間,也不覺得累,雖然腳底磨得疼了,但回去一休息馬上又恢復了精力。我要提前走了,室友是那麼的不捨,在我們要分離的那一刻,那天早晨,當我們最後擁抱說再見的那一剎那,我們都哭了,我們不約而同止不住淚水!這是十幾天來我們結下的深厚友誼,剎那間湧出的淚水,已說明了一切!這就是超越血緣的戰友情!

戰友,再見,讓我們期待着下一次的再見!


責任編輯: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編輯/校對:首爾喜韓農場 文跡~見證神蹟
發佈:波士頓五月花農場 霹靂鼠年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