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蘭歷史之根基 (十) 道路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十章  道路

古路是史前人類生活和旅行的見證者,它們仍然出現在中世紀的景觀裏。但隨著歷史的發展,又出現了其他的大道。十二世紀期間,人們在農莊之間鋪設了蜿蜒的小巷,許多中間下沈的道路引人進入村莊,在夏日的下午,這些凹陷的路是沈寂的。建造石頭橋的時代是偉大的時代,因為橋的兩岸都要有道路。城鎮的發展需要更多的馬車和馱馬用於貿易和交通。“高夫”(Gough)地圖是1360年的地圖,它標出了倫敦連接其他地區的主要道路網絡。十三世紀時的道路和小路都比二十一世紀的要窄。


十二世紀初期,國王規定了大道的寬度,它允許兩邊各有兩部四輪馬車通行,或者有十六個騎士能並排騎馬。我們可以計算它的寬度,應該是30英尺(9米)。然而,這些道路的狀況實際上並不都是好的,有證據顯示,道路上有壕溝、坑洞甚至路面上還挖有井。當作一種宗教責任,人們被迫出錢去修補這些“煩人”的路,道路兩邊的城鎮居民和地主也有義務保養和維護他們周圍的路。


旅行者住在大路兩邊的小旅館裏,從撒克遜時代開始,沿途就建有旅館了。“inn”這個詞來源於撒克遜語,意思是為勞累和忙碌的老主顧提供的路邊住所。人們通常辨別酒館的辦法是,看門邊是否有一根伸出的懸掛常春藤的長桿子,以及懸掛在酒店外面的花籃,這個傳統一直延續到二十一世紀。

雖然本土的馬被認為不如歐洲大陸的那樣健壯,但最常見的出行方式是騎馬。白馬是最珍貴的,接下來是灰色斑紋馬和栗色馬。由於路上有偷盜和流亡者,所以旅行者都結成小隊或者“馬隊”來相互保護。鄰近大路的騎士和地主甚至都會出來參與搶劫,旅行者通常在過橋或者渡淺灘時,必須要支付很多錢。馬隊成員隨身帶著燧石和鋼制品,以防在找不到住處時,搭建臨時床鋪和準備點火。他們還攜帶著面包、肉和啤酒。


熱情好客的悠久傳統把從家門口驅走客人看作是可恥的。他們的習俗是,旅行者可以在主人家住兩個晚上,在他或者她離開之前,與主人共享食物和床鋪。在這期間,主人要負責陌生人的行為。另一個習俗是,旅行者第一次進門時,要先洗手洗腳。但主人要從這些安排上獲利。他們從哪裏來?有什麽新聞?他們看見了什麽?在一個交通不發達或者無交通的國家裏,陌生人的到達是交通帶來的問題。


交通時常會造成緩慢的行程。坎特伯雷的朝聖者騎馬離開倫敦後,走三、四天才走54英裏半(88公裏)。但也有一些“朝聖大路”,一條從溫切斯特到坎特伯雷的路,成為著名的“朝聖之路”,或者被希萊爾·貝洛克(Hilaire Belloc)稱為“老路”。朝聖者是最多和最容易辨認的徒步旅行者。他們步行或者騎馬前往達勒姆,去瞻仰聖卡斯伯特(St Cuthbert)的墳墓,到威斯敏斯特去拜訪懺悔者愛德華的聖廟,到格拉斯頓伯裏(Glastonbury)去欣賞亞利馬太(Arimathea)的約瑟夫(Joseph)種下的荊棘樹。朝聖者要到格洛斯特郡的黑爾斯修道院(Hailes Abbey)去瞻仰盛著聖血的小瓶以及受難時的遺物。他們要拜訪溫切斯特,到聖斯威森(St Swithin)聖殿去祈禱。聖奧爾本斯(St Albans)大路兩邊的樹林必須清理幹凈,以便讓前往殉難者聖地的朝聖者暫居。

有兩個最著名的朝聖地,一個是位於沃爾辛厄姆(Walsingham)的聖母(Our Lady)聖殿,另一個是位於坎特伯雷大教堂的托馬斯·貝克特(Thomas Becket)聖陵。直到現在,從紐馬克(Newmarket)到沃爾辛厄姆的路仍然被稱為“帕爾默路”(Palmers Way),帕爾默是朝聖的另一個術語。這條路上常常有一隊隊的信徒,路邊有小旅館和小教堂,小城也是遊客爆滿。在坎特伯雷,有許多治愈的病例,有人用一根線測量患者的病腿,再用蠟來做一個復制品,然後把它放進托馬斯·貝克特的墳墓。許多病人乘馬車在貝克特遺骨前祈禱,而這位聖徒由於能給鷹和馬治病而聞名。大教堂的噪音曾經震耳欲聾。


英格蘭的朝聖者很久之前就消失了,但那個世界的某些東西保留了下來。人們現在仍然在大量購買巴克斯頓(Buxton)的瓶裝水,在某種程度上,喝這種水的人沿襲了那些朝聖者的傳統,中世紀的朝聖者用巴克斯頓的聖安妮(St Anne)聖井裏的水洗澡,人們認為這種水有最好的療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