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中共國的經濟奇蹟正在結束

作者:坐看雲起時

習近平出現在CGTN的節目中
蓋蒂圖片社

《福布斯》(Forbes)5月4日發表了比爾-康納利(Bill Conerly)的分析文章指出,中共國的所謂經濟奇蹟正在結束。

文中分析,中共國的經濟增長在最近幾年已經放緩,其中部分原因是因爲極端貧窮的國家有快速增長的潛力,而當它們接近發達國家的水平時,增長就更難了,因此會放緩。但這不是主要問題,問題是人們需要深入研究經濟增長的來源,以評估它是否存在繼續發展的可能。

邁克爾-舒曼在《大西洋》中寫道:”中共國的經濟’奇蹟’並不那麼神奇。這個國家在過去40年裏的高速上升,實際上是基本經濟原則的勝利。隨着國家讓位於市場,私營企業和貿易蓬勃發展,增長加快,收入飆升”。

舒曼認爲,在20世紀80年代初鄧小平的經濟改革之前,大多數中國人生活在貧窮的農村社區,那裏的工作機會僅限於非常低效的農業。這種低效的、小規模的、非機械化的農業產生的收入非常少。貧困是常態,而不是例外。

隨着鄧小平的改革,工廠在城市開花結果。貧困的農村人口轉移到城市工作。收入飆升。早期的成功導致了後續的改革,使經濟進一步增長。 經濟學家們將中共國的進步納入了一個由勞動力、資本和技術組成的基本模型

貧窮的國家每個工人的資本很低,導致生產力低下。下一波對經濟增長的分析也應着眼於政府的表現,研究爲什麼窮國的工人人均資本低,以及爲什麼富國使用的技術在窮國沒有使用。例如,爲什麼中共國農民在美國農民開始使用拖拉機近100年後還未曾使用?其原因是什麼?如果說缺乏資本是問題,那麼爲什麼資本沒有像19世紀從歐洲流向美國那樣流向之前的中共國?

政府治理國家的質量影響到一個國家發揮其潛力的能力。

  • 共產主義國家普遍能看到的是缺乏激勵和反饋機制,無法將資本和勞動力投入到最有價值的用途中。
  • 在貧窮的非共產主義政府中,”裙帶資本主義 “和誤導性監管是常見的限制經濟發展的因素。監管系統將經濟機會輸送給統治精英的朋友和家人。
  • 當腐敗不是問題的時候,錯誤的法規,如保護性關稅,限制了人們利用機會的能力。

當中共將共產主義制度轉變爲一個更加以市場爲導向的制度時,經濟表現得到了改善。國外的經濟學家一直在推測,這個國家何時會達到其治理的極限。近年來,中共國的治理已經朝着反向增長的方向轉變。中共近期政策的主要意圖似乎是在努力加強對中共國生活各個方面的控制。雖然經濟增長變緩並不是中共的主要意圖,但加強控制的結果是經濟機會的惡化。

中國共產黨認爲,它應該對公司的管理決策有着更多控制權。撤銷馬雲對螞蟻金服的IPO就是一個例子。

彼得森研究所的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表示,習近平上臺後,中共國向私營企業的貸款流就崩潰了。相反,資金被輸送到國有企業。國有企業把爲政治領導人服務看得比經濟效率更重要。隨着經濟效率的降低,工人的生產力也降低了,限制了工資增長的可能性。最具生產力的機會被跳過,而選擇最可能受到政治青睞的機會。

舒曼總結說:”通過對國有部門的青睞,習近平將寶貴的資金和人才輸送給了臭名昭著的臃腫和低效的政府企業,而不是更加靈活和富有創造力的私營企業。其負面效應表現爲糟糕的生產力….”。

目前雖然尚未看到中共國經濟的大規模衰退,但它確實意味着經濟快速增長的結束。美國企業將發現他們在中共國銷售機會的增長會比過去幾年更少得多。

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下降 
比尔·康纳里(BILL CONERLY)博士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

評:福布斯的這一篇評論文章點出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中共多年宣稱的“經濟發展奇蹟”根本就不是什麼奇蹟,而是中共幾十年對中共國人民的壓迫稍加放鬆,讓經濟稍微回到正途而釋放出的巨大能量。而這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活躍卻正與中共對人民和企業的變態掌控欲相矛盾,中共不可避免地又要回到完全控制一切的老路上去,因爲只有這樣,它們才能對自己奴役十四億人民的能力懷有自信。

很多中國人把希望寄託在中共的高抬貴手之下,相信中共所說的“不折騰”能夠給自己帶來幸福。殊不知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了其最核心的目標就是永遠地奴役十四億人,乃至全人類,所有政策均是圍繞着這一核心目的服務。中共不滅,中國人會永遠陷入無盡的噩夢輪迴,世界也將永無寧日。

原文鏈接:China’s Economic Miracle Is Ending


排版發佈: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文柯Mile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