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比爾蓋茨可以離婚,但放不下魔鬼基金的運作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Paul Li

5月3日,比爾·蓋茨和梅琳達宣佈離婚,看來這位叱吒風雲的科技大佬的生活並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樣平和。

隨著蓋茨離婚的消息被世界關註,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又再次吸引著世界的目光。BBC中文網對此的報道標題為,“比爾‧蓋茨與梅琳達宣佈離婚基金會:將運作如常”[1],德國之聲中文網的報道標題為“比爾蓋茲宣佈離婚 震撼慈善界”[2],這種筆法頗令人尋味,暗示這個基金會的分量似乎遠高於比爾蓋茨和梅琳達的婚姻。

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是非常重要的組織,位列美國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會,也是世界最大的基金會之一,該基金會一直專註於公共衛生,其舉措包括支持新冠病毒在內的疫苗研發、診斷測試和醫療。據BBC報道,這一個慈善組織花費大量金錢對抗傳染病和支持兒童接種疫苗,估計每年用上50億美元。

圖源網路

在社會普羅大眾的眼中,比爾蓋茨因為在慈善事業中的突出表現,而成為道德楷模被主流媒體宣傳。然而在一片祥和的贊歌中,有一個人發出了尖利刺耳的哨聲,這個人就是小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小羅伯特·肯尼迪,是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之弟羅伯特·肯尼迪的第三子,是肯尼迪家族的成員。2020年4月9日,小羅伯特·肯尼迪在的Instagram帖子中說:

#比爾蓋茨的#疫苗是一項有戰略野心的慈善事業,疫苗支持了他的許多疫苗相關業務(包括#微軟致力於控制全球疫苗企業的雄心),並賦予他對全球衛生政策的獨裁控制權,這是新跨國企業帝國主義的排頭兵。 蓋茨對疫苗的痴迷似乎源於他要成為救世主的信念,即他有使命以技術來拯救世界,帶著像上帝一樣的意志來用渺小的人類生命做實驗。

蓋茨承諾以12億美元根除小兒麻痹症,為此,蓋茨控制了印度國家咨詢委員會(National Advisory Board,NAB),並向5歲以下的每個孩子強制使用了50種小兒麻痹症疫苗(從5種增加到50種)。印度醫生認為,蓋茨的項目導致疫苗引起的脊髓灰質炎的流行,並在 2000年至 2017年間使 496,000名兒童癱瘓。2017年,印度政府結束了蓋茨的疫苗接種方案,並把蓋茨及其親信從印度國家咨詢委員會驅逐,隨後脊髓灰質炎致殘率急劇下降。 2017年,世界衛生組織無奈地承認,全球脊髓灰質炎爆發主要來自疫苗,這意味著它來自蓋茨的疫苗計劃。剛果、菲律賓和阿富汗最可怕的流行病都與蓋茨的疫苗有關。到 2018年,全球 3/4例小兒麻痹症病例來自蓋茨的疫苗。

2014年,蓋茨基金資助了由葛蘭素史克(GSK)和默克(Merck)開發的實驗性 HPV疫苗測試,疫苗測試接種了偏遠印度各省的 23,000名年輕女孩。大約 1,200人遭受了嚴重的副作用,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生育障礙,並導致七人死亡。印度政府的調查指控蓋茨資助的研究人員犯下了道德違規行為:迫使易受傷害的鄉村女孩參加實驗,欺侮她們的父母,偽造同意書以及拒絕為受傷的女孩提供醫療服務。此案目前在該國最高法院審理。

2010年,蓋茨基金會資助了一項葛蘭素史克實驗性瘧疾疫苗試驗,該試驗害死了 151名非洲嬰兒,並給 5,049名兒童中的 1,048名造成了嚴重的不利影響,包括癱瘓,癲癇發作和高熱驚厥。

2002年,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進行MenAfriVac活動期間,蓋茨的工作人員為數千名非洲兒童接種了預防腦膜炎的疫苗,隨後50-500名兒童出現了癱瘓。南非報紙抱怨說:“我們是毒品生產商的小白鼠”。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前高級經濟學家帕特裡克·邦德(Patrick Bond)教授形容蓋茨的慈善行為“無情”和“不道德”。

2010年,蓋茨向世衛組織承諾提供100億美元,通過新疫苗減少人口。一個月後,蓋茨在一次Ted Talk上說,新疫苗“可以減少人口”。2014年,肯尼亞天主教醫生協會指責世界衛生組織(WHO)通過偽裝的“破傷風”疫苗註射活動對數百萬不自願的肯尼亞婦女進行了化學絕育。獨立實驗室在每種測試的疫苗中均發現了不育配方。世衛組織最終承認,他們已經開發絕育疫苗十多年了。

坦尚尼亞,尼加拉瓜,墨西哥和菲律賓也有類似的指控。

2017年的一項研究(Morgensen等人)表明,世衛組織流行的DTP疫苗所造成的非洲死亡人數多於其所輓救的人數。接種疫苗的女孩的死亡率是未接種疫苗的兒童的10倍。

蓋茨和世界衛生組織拒絕召回世界衛生組織每年向數百萬非洲兒童提供的致命疫苗。

世界各地的全球公共衛生倡導者指責蓋茨綁架了世衛組織的議程,使那些受到疾病困擾的人遠離已被證實可以遏制傳染病的項目,比如清潔水,衛生營養的改善和經濟發展。他們說,蓋茨挪用了機構的資源來服務於他的個人怪癖——身體健康只能通過註射器來實現。

蓋茨除了利用慈善事業控制世衛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全球疫苗免疫聯盟和PATH之外,還資助生產疫苗的私營制藥公司以及龐大的制藥行業,進行欺騙性宣傳,開展欺詐性研究,對使用疫苗猶豫不決的人群進行監視和心理操作,並利用蓋茨的能力和金錢來壓制異議並強迫遵守合規。

在最近Pharmedia(法米迪亞醫學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的醫療營銷服務提供商,專門為全球制藥和醫療設備行業提供咨詢和創新的數字解決方案。)的演講中,蓋茨似乎很高興COVID-19病毒危機將使他有機會將他的第三世界疫苗計劃強加給美國兒童。

小羅伯特·肯尼迪Instagram(現已被刪除)

然而,除了網際網路的存檔,公眾很難在小羅伯特·肯尼迪的Instagram看到上述內容。在2021年2月,Ins.的母公司Facebook表示,Instagram下架了反疫苗活動家小羅伯特·肯尼迪的賬號,原因是他分享了有關冠狀病毒的虛假說法。中共的媒體搜狐網亦報道了小羅伯特·肯尼迪被封號的事件[3]。

郭文貴先生作為最初警告世界病毒危機的吹哨人,根據他在中共內部的情報,最早並多次示警世界,小心疫苗的副作用,“小心疫苗經濟變成疫苗災難”。現在看來,疫苗災難早就在比爾蓋茨這樣的精英操縱之下開始了,只是從貧窮的第三世界來到了全世界,特別是發達國家。雖然主流媒體沒有報道COVID-19疫苗對人類的副作用,但是前車之鑒告訴我們,必須以懷疑的眼光審視任何一種疫苗。

世界衛生組織、醫藥大財團及比爾蓋茨這樣的精英,還有中國共產黨已經形成密切的合作網路,按照他們的邪惡計劃試圖綁架全人類,殺戮人類。像郭文貴先生和小羅伯特·肯尼迪、閆麗夢博士這樣的吹哨人都被他們禁聲封號。這場正義和邪惡的終極之戰,牽連的不僅是你我的車子、房子、票子,更關繫到我們的生命和下一代人類的未來,您選好站在哪一邊了嗎?

參考閱讀:

  1. 比爾‧蓋茨與梅琳達宣佈離婚 基金會:將運作如常
  2. 比爾蓋茲宣佈離婚 震撼慈善界
  3. 小羅伯特·F·肯尼迪的Instagram賬戶因傳播COVID-19假信息而被封號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更多關註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