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顯示中共軍方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合作關係

作者:坐看雲起時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零對沖》5月4日報道,雖然中共一再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WIV)與軍方無關,但如今有證據表明,該研究所與軍方的一個政府資助項目合作了近十年。

文中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從2012年到2018年參加了一個由中(共)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NSFC)–一個由政權資助的科研機構–贊助的項目。該項目由五名軍事和民事專家組成,他們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軍事實驗室和其他民事實驗室研究導致 “發現野生動物中的動物病原體[導致疾病的生物製劑]”。

武漢病毒研究所擁有亞洲最大的蝙蝠冠狀病毒庫。中共國研究人員在2020年2月發表的一篇研究文章中寫道,中共病毒”在全基因組水平上與蝙蝠冠狀病毒有96%的一致性。“ 中共外交部和石正麗多次否認武毒所與軍方的關聯以及有武毒所的研究人員感染中共病毒。

然而,根據美國國務院進行的調查,”WIV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即第一個被確認的疫情病例之前,就已經生病,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的季節性疾病一致。” “至少從2017年開始,WIV代表中國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國務院的一份概況介紹說。

3月下旬,有海外中文媒體報道說,早在2019年11月,WIV的三名工作人員就開始出現與中共病毒感染類似的症狀。此後不久,中共官媒《中國新聞》報道說,該消息是基於謠言。

石正麗在3月23日的公開網絡研討會上說道:”我不知道WIV有任何軍事工作。這一信息是不正確的,” 但她沒有提到WIV在2020年初被一箇中共軍方醫療小組用於開發中共病毒疫苗。 她還在2020年7月告訴《科學》雜誌,沒有發生病原體泄漏或人員感染的情況。

Ng Han Guan/AP Photo

武毒所的軍民合作項目

2018年2月1日,NSFC將有關動物病原體的研究結果放在其網站上。它還表示,該項目 “通過使用元基因組學技術發現了超過1640種新病毒”,該研究由一個民事和軍事團隊完成。 58歲的曹務春是該項目軍事小組的成員,是中共軍方的上校和頂級流行病學家。他自2017年9月起擔任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員,但在過去21年裏一直在那裏工作。根據他的官方簡歷,他從2007年到2017年擔任該學院的院長。曹在團隊中擔任中共國頂級生物戰專家陳薇少將的第二把手。

2020年1月26日,曹務春陪同陳薇來到武漢,他們接管了武毒所的指揮權。中共國營媒體當時報道說,軍事接管的主要目的是開發針對中共病毒的疫苗。曹務春與石正麗共同領導了NSFC項目, 當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爆發時,陳-曹團隊接管了武毒所。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NSFC項目的其他三位組長是梁國棟、張永珍和徐建國,他們是來自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的研究員。其中,徐建國是項目負責人或其他四個團隊成員的負責人。

69歲的徐建國是中共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和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共國工程院院士,南開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徐的簡歷中說,他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獲得了987,820美元的項目資金。 作爲中共國頂尖的病毒專家之一,徐建國於2020年初前往武漢擔任團隊負責人。

2020年1月14日,徐建國告訴中共國《科學》雜誌:”所有763名密切接觸者都沒有被感染。大流行並不嚴重,如果不再有新的感染,它可能在下週停止”。 而事實上,當時武漢的疫情已經極其嚴重。

中共政權在2020年1月20日之前始終拒絕承認中共病毒可以人傳人,導致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

原文鏈接:Evidence Reveals That Military Team Collaborated With Lab Where COVID-19 Pandemic Originated


排版發佈: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文柯Mile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