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土豪分田地再度來臨

撰稿:童媚

(圖片來自於RFA)

無論你是否經歷過“打土豪分田地”,但對於大多數的中國人來說,都不想歷史的車輪又重新碾壓那段暗無天日的歲月。只是,即使我們內心再抗拒和不願意,但從種種跡象都表明,似乎一切又重新回到歷史之中。

據《觀察者》報道,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發現,安徽黃山太平湖流域違規開發項目整改工作推進不力,局部生態破壞問題依然突出,面對中央環保督察整改任,2019年省生態環保督察發現的11個違規項目,僅完成整改5個,4年裏,黃山區整改打折扣、急銷號,有的公共岸線成了開發項目“私家領地”,甚至一些違規項目直接建在湖面上。

本次排查發現,溼地範圍(涵蓋風景名勝區規劃紅線範圍)內存在30個違規項目,涉及建築面積達63.5萬平方米。

寥寥數字,不知你是否覺得往日重現,既然披露了違規,那接下去就是所謂的“整改”,至於整改力度,要看上級對這些項目背後的利益有多迫切,有多大的決心。

2020年底,北京香堂的強拆事件,造成了很大範圍內的影響,其中有一位中國政法大學的教授也是北京香堂地區小產權房的擁有者。他作爲一名法律工作者,對北京政府的強拆行爲提出有理有據邏輯縝密的質疑和抗議,甚至在正常抗議無效之後,選擇“絕食”來引起圍觀,希望得到公平的對待。

之所以“香堂事件”會引起那麼大的波瀾,根本原因是香堂文化新村是目前北京最大的小產權房集中地,有 3800多戶家庭,人口上萬,許多人來自北京市各界精英層,其中不乏蜚聲中外的文化名人和繼承了“紅色基因”的“紅二代”或“紅三代”,還有一些外籍人士,具有廣泛的社會活動能力和影響力。而這樣一羣有點身份地位的“違章建築財產擁有者”遭遇的還是“強拆”的命運,那麼可想而知,普羅大衆就算有天大冤屈,最終還是徒勞。

其中一位業主對憲法中的一條法條所作的解釋,一語道破天機。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關於“國家保護公民的合法財產”這幾個簡短的文字,可謂爲日後“私人財產”的命運,留下了可供官方隨意解釋的彈性空間。什麼是“合法”,就是國家不惦記着的時候,就是合法,當國家惦記你的財產了,那它就是“非法”。

所以這次安徽黃山太平湖的事件,是吸取了“陝西秦嶺違建別墅”和“北京香堂文化新村違建”的教訓,不用強取豪奪的方式,因爲害怕對民衆造成的直面衝擊太大,從而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不穩定因素。而這次行動主打“環保”概念,你的“違建”有悖於“環境保護和治理”,如果不拆,涉及到未來子孫後臺的福祉,涉及到這塊土地今後的生態環境,這樣一個上升的高度,不僅把“你”置於衆矢之的,還給了他們的“強拆”一個再高尚不過的理由。

因此,針對此次黃山太平湖問題,政府的處理方式是:安徽省成立由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任組長的整改工作領導小組,派駐省級指導組進駐黃山區,展開全方位、深層次排查並依規嚴肅處理,制定實施整改總體方案和問題清單、標準清單、時限清單、責任清單。

換句話說,就是用最快的速度確定“強拆範圍”擬定“強拆名單”限定“強拆時間”規定“不願強拆的後果”,一旦上述四方面萬事俱備,就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動手了。

那我不禁要問:生態保護是今天才開始的嗎?爲什麼明知是國家級溼地園區,還依然讓開發商進駐大肆進行商業住宅地產建造?每個樓盤在售賣的時候有沒有打着“自然環境優越”的旗號?業主的損失向誰追索?業主的權利誰來保護?業主無家可歸政府有無後續承接計劃?那麼多公民,誰又能保證今天居住的場所明天不會成爲“破壞環境”的元兇?

到這一步了,你還能否認“打土豪分田地”不是換了層馬甲,捲土重來了嗎?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審稿:Gradient Boost 編輯:8 Mile

新聞來源:

全面排查! | 每经网 (nbd.com.cn)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