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二)是誰為臨時立法會搖旗吶喊?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中共所有官員的口吻都是一致的,充滿民族仇恨的,不管是聯合聲明的談判還是臨時立法會的成立都是統一戰線、統一思想,統一口徑,沒有設敢說半句不一樣的話。在沒有確定英方是否願意交還香港之前,鄧小平在一九八二年鄧小平講話的錄音片段,「指中英兩國若談不攏,中國將自行考慮收回香港的時間和方式。鄧小平說﹕要不排除發生意外的事件,香港發生動亂,我們根本談不攏,中國將考慮接收香港的時間和方式」。所有官員也都必須跟著這樣說,戴卓爾夫人承諾歸還後依然這麼說,《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簽署生效,香港已是事實上歸還給中華民族,中共依然在說英方耍陰謀妄圖不想歸還,中共是不自信呢還是故意製造民族仇恨以博取同情呢?我看兩樣都有。現在香港沒有英國殖民地統治了,又把當初對英統治者說的話冠到香港異見人士民主進步人士頭上。周南又指鄧小平在彭定康推出政改方案後,就指示有關部門另起爐灶,推倒重來,成立臨時立法會。

臨時立法會和第一屆行政長官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簡稱推選委員會或推委會)選出,而推委會成員400又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通過第六次全體會議選出而成。我們這些成員都有什麼人?全國人大香港區代表、香港區全國政協委員的代表、香港行政、立法屆人士和各階層代表。這就是中共所説具有廣泛的代表性,這些代表都是誰的代表?

圖片來自史檔

中共提前幾十年在香港滲透的戰利品,現在是大有用處之時。許家屯、張俊生(張五場)這些中共官員以新華社香港分社最大本營在香港長期統戰,中共在《中英聯合聲明》談判前的承諾,是兌現的時候了,給這些戰利品們一官半職,這些奴才們就千恩萬謝鞠躬盡瘁,處處為主子服務。草委會,籌委會,籌預會,推委會,臨時立法會通通安排他們進去。知識份子,教授們,商界,資本家⋯⋯吃人的嘴軟 拿人的手短,這些奴才在主子面前唯唯諾諾,一切聽從主子吩咐,忘記了自己是香港人。

「中大龍門陣」劉兆佳教授是“籌預會”政務小組成員,他和梁振英都支持成立臨時立法會,理由是你不仁我不義,都是港英使壞逼出來的,「沒有辦法之中的最好辦法」,與鄧接見香港自由黨訪京團時說的「下策中的上策」遙相呼應。他介紹為何成立臨時立法會時也在舔共菊:第一,廣泛代表性;第二,非活躍性;第三,任期由三個月至六個月;第四,臨時立法會制訂的法律要由第一屆立法會確認。黃毓民反駁這四項原則並非“籌預會”政務小組的主流意見。首先,由產生特區長官的四百人 “推選委員會“推選六十位臨時立法會成員;這樣的產生方式何來“廣泛代表性”?第二, “非活躍性”是不是說臨時立法會祇能從事“必要之惡”,要限制其“不必要的惡”。

圖片來自蘋果日報

龍門陣是中大學生擺的,本來黃毓民叫陣劉教授就臨時立法會問題進行辯論,對方不接招,沒想到中大竟擺起龍門陣邀請黃毓民前來參與,無疑滿足了他的叫陣。在辯論過程中有中大學生提問劉教授,「劉教授,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花瓶(即政治花瓶)」?龍門陣臨尾時,劉教授有事要提前離席,一位中大同學站起來請劉教授再等十秒鐘再走,他大聲說:「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的請舉手!」會場舉起幾百雙手,「贊成成立臨時立法會的請舉手!」會場祇有一人舉手。

會場少說也有四百人參與,“投票”完畢之後,這位中大同學說:今天在這裏的中大師生,祇有一人贊成成立臨時立法會;劉教授,如果你相信中大的教育成果,這算不算可以代表中大師生的意見呢?劉兆佳沒有回答。 這就是民意,「中大龍門陣」當場打臉劉兆佳教授為中共吹噓的具有廣泛代表性。

圖片來自twitter

黃毓民說如果我們仍然對知識分子的良知有信心的話,則這位同學的提問,顯然是有啟發性的。黃毓民一直有參與關於香港回歸話題,民意等辯論,面對香港知識份子,各界親共人士舔共,為中共遊說,擦鞋,他一直在評擊這些禍害香港的人。「知識分子淪落到做幫閒清客這個地步是很可悲的,也是不可以同情的」,「人不知辱,即是恬不知恥。此間正是充斥恬不知恥的幫間清客。忙,你幫不上,只會幫閒,結果害人害己。“臨時立法會”的提議,不只是幫閒,而且是把香港六百萬人的前途作賭注,圖赢得個人名位的下流、無恥所為」。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臨時立法會」– 清流不做竟做清客!

「臨時立法會」- 從「中大龍門陣」說起 毓民舊文有新義

「臨時立法會」-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花瓶?

維基百科-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公開要求儘早就普選進行討論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

中共超限戰滅港行動(一)臨時立法會成立

審稿:卡西歐 / 校對:文粵 / 上傳:天網灰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